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培训问题调查研究——以红桥区大胡同街道为例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6-01 11:23:57 阅读: 70 次

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培训问题调查研究——以红桥区大胡同街道为例

 

摘要:街道人员在不同的时间任务重点不同只有其经过全面合理的培训,并且个人素质可以满足各项工作需求的基础上才可以更好应对工作挑战本文以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培训问题的研究为基准,以红桥区胡同街道为例通过多种专业化的研究手段,确定当前社会工作者培训阶段存在的普遍性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针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法让社会工作者的个人素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可以更好完成所需要完成的工作任务

关键词:社会工作者;培训方法;红桥区大胡同街道

 

Abstract: street workers in different period task focus is different, only the after a comprehensive and reasonable training, and personal qualities can meet the demand of each work, on the basis of can better cope with the challenge of working in tianjin social workers training problem research as a benchmark, to big hutong street hongqiao district as an example, through a variety of specialized research method, determine the universal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current stage of social workers training, on the basis of this puts forward solutions to solve these problems, make social workers so as to protect the personal qualities in the basis of above, can better complete required tasks.

Key words: social worker; Training methods; Dahutong street, hongqiao district

 

 

 

 

 

 

 

引言:在社会工作者的实际工作阶段不同的工作内容和工作人员需要具备的自身素质存在一定差异包括服务工作者记录工作者以及维持工作者多种。工作内容包括对于街道管理规范的落实各类突发性问题的解决等本文通过调查问卷法个人素质考核法等多种形式研究了当前培训过程中存在的普遍性问题从而让最终建立的工作制度可以满足专项需要

一、天津市社会工作者的构成

(一)服务型工作者

社会工作者又可称为社工,他们通常在社会医疗保障、卫生服务、慈善救助等福利类机构工作。事实上,虽然他们所参与的社会活动具有一定的公益性,但并不代表任何人都可成为社工。以红桥区大胡同街道社会工作者为例,在该城市内担任社会服务职责的人员既要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如政治学、心理学等,又要具有较强的灵活力与协调能力,这样可保证他们在社会服务工作中能为救助对象妥善解决棘手问题。社会工作者大体上可分为三种类型。其中较为常见的是服务型工作者。社会工作作为一种能够直观体现社会价值观的工作种类,在实际工作中需始终秉承着“以人为本”、“按需服务”的原则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以此突显出社会工作者的具体价值。
    由于该街道的居委会数量较多,包括10段社区居委会、12段社区居委会、东大楼社区居委会等,为降低调查难度,同时发现服务型社会工作者在居委会中的占比达到85%以上,所以以10段社区居委会和12段社区居委会为研究对象,确定社会工作者的类型。最终参调人员204人,男性占比45%,女性占比55%,综合学历相对较低,男性工作者大专以上学历人数占比仅有21%,中专文凭人数占比为36%,其他人员多为初中肄业。女性大专以上学历人员占比32%,中专文凭人数为34%,剩下人员多为初中肄业。通过年龄调查发现,男性服务者的平均年龄为48周岁,女性平均年龄为45周岁。调查结果标识,居委会中集中的服务型社会工作者整体年龄偏高,说明年轻群体对到该区域中工作的主观意愿较低,同时居委会中的人员学历相对较低,可能会导致上级意见领会和主动学习能力较低。

(二)记录型工作者

记录型工作者作为社会工作者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一类社工在落实工作内容时需要准确及时的记录社会矛盾及当下最紧急的社会发展问题,以此为相关部门领导决策工作提供参考依据从虹桥区大胡同街道的记录性消费者集中机构为依据,确定这类工作者的工作场景包括各类结构的窗口服务岗、信息查询岗、硬件设施和当地居民的涌入调查岗等。其中参调人员152人,男性占比32%,女性占比68%,男性群体中大专以上学历者占比72%,中专及以下学历者占比28%,女性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占比64%,中专及以下学历者占比36%,男性群体的平均年龄为31周岁,女性群体平均年龄为28周岁。说明该街道中对于记录性工作者的年龄、学历和学历控制较为严格,以确保数据的精度。

(三)维持型工作者

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在具体工作过程中还需做好社会秩序的维持与隐私保护等工作。其工作岗位包括协警、城市管理人员等,参调人员数量215人,男性占比86%,其中男性成员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占比26%,中专文凭占比58%,其他为初中肄业人员,女性人员大专及以上学历者占比76%,剩余人员90%以上具有中专学历。年龄分析上发现,男性群体平均年龄35周岁,然而年龄断层明显,68%人员的年龄不超过30周岁,女性群体的平均年龄为46周岁,年龄断层不明显。说明该街道中女性维持性工作者多处于管理层,当然男性群体的年龄较大者也处于该层级,男性年轻群体的工作任务多属于外勤类,女性群体多为办公室文员。

二、天津市社会工作者的工作任务

(一)维持街道管理规范

天津市社会工作者担负着重要职责,他们需要有效维持街道管理规范,进而确保社会环境及风气处于良好状态。比如在天津市某安置小区内,由于当地住户大多数属于动迁人员,其经济实力照比以往有所提升,故而有许多住户购买了轿车用于代步,这就导致车辆停放问题成为了社区管理的重中之重。为了妥善解决住户私自停车、占用公众空间等不良问题,社会工作者可联合社区居委会以及原村委会人员对此类违背街道管理规范的行为予以制止,并积极研究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确保住户车辆有一个适合的停放位置,这样才能有利于维持街道规范的高效管理。

(二)削弱街道矛盾程度

社会工作者最为重要的工作任务即削弱缓解街道矛盾程度。比如在天津市西青区某街道,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升,造成许多新的街道矛盾得以展现,不但对街道安全带来了威胁,而且也限制了街道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所以,当地为了避免日益加深的街道矛盾影响整个天津市的社会稳定,按照上级要求,调配了大量的社会工作者到此进行走访调查,并在街道处设置了专门的“心理疏导工作站”,对民众遇到的难题予以解决。比如在该街道居住的某位李姓老人因儿女赡养不到位而与之发生纠纷,进而造成老人长期郁闷恼火。为了重拾对生活的信心,于2019年6月份到社工站点进行了心理疏导,并在其协助下最终签订了让老人与儿女双方都满意的赡养协议,从而为街道和谐稳定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三)完成上级委派任务

社会发展过程中自然会出现许多不可预料的问题。而社会工作者作为维持社会稳定秩序的主要成员,他们需时刻准备着接受上级委派的任务。比如2020年全面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了保障社会民众生活的安定。天津市东丽区华新街社工在积极响应疫情防控实施战区制的号召下在周边市场、社区等进出口处设置了“测温点”。同时还张贴了许多有关疫情防控知识的海报,既缓解了民众不安情绪,又阻止了病毒的大面积扩散,在社工努力下实现了疫情的有效防控。

(四)解决街道突发问题

社工在解决街道突发问题时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街道突发问题常包括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等。一旦发生突发问题,若处理不当将导致天津人民承担较大的经济损失,甚至会危及其人身安全。因此,社工需按照上级指示做好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的管理与执行工作。比如发生猪肉制品质量缺陷时,需配合质检部门对猪肉生产厂等单位的生猪来源加以调查,从而为当地食品安全带来重要保障。

三、针对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培训问题的调查方法

(一)工作数据分析法

工作数据分析法是指通过对于社会工作者工作绩效水平和工作内容全面合理分析,研究该人员是否能够解决当前存在的社会矛盾以及更好处理突发性问题通过该方法让最终获得的工作数据可被纳入实际素养的研究和分析阶段就实际的分析方法上来看工作数据可以体现该人员的从业素养包括对某项工作内容的遵守社区和街道管理规范的遵守、具体工作方法的采用等,同时分析存在的矛盾以及社会问题是否在社会工作者工作阶段得到激化,当出现该问题时,则可确定实际参与工作人员素质存在严重缺陷今后要做好针对这些问题的全面合理分析为工作问题的解决阶段提供便利

(二)问卷数据研究法

问卷调查法是获得数据以及研究阶段的核心方法之一在实际的研究过程中,通过向本文研究街道工作人员发放调查问卷,研究其接受的培训内容培训体系以及培训的合理程度并且将不同的调查内容纳入不同的理论研究框架内从而获得当前培养和工作阶段存在的严重问题

首先要研究当前社会工作者工作内容和培训阶段的全部数据包括是否参与专业化的培训培训方法类型培训的时间以及是否存在后续跟踪体系工作人员只需要在相应的选项之上设置标号即可其次是研究不同工作人员针对某一问题的处理思路和处理方法该调查内容具有更高的主观性需要建立专业化的分析工作体系本文在调查问卷的设置阶段和后续的分析阶段与专家评测组取得关联研究针对不同问题的更佳处置方法并确保针对工作人员实际提交方案的精准合理研究同时对于不同的处置方案和处理思想设置专业化的工作指标以此为标准研究后续的多个项目最后是现行管理和培训规范的使用时间,由不同类型的社会服务者专门描绘这一信息同时也要研究个人数据参数从而让取得的结果能够更好的应用于后续的问题查找过程

(三)人员素质考核法

对于人员素质的考核可通过专业化的考核方式和对于日常工作绩效的参数获取两个层面,研究不同工作人员的实际工作成效对于专业化的考核方法建设阶段可以通过模拟调解社会问题的方式、实际处置违规人员过程采用的方法协调邻里关系采取的手段等多个方式共同分析并且模拟阶段要根据专家组提供的问题和具体的分析形式,获得该人员实际取得的分数[1]

对于工作人员的绩效分析阶段,需要研究工作人员获取在日常工作过程中出现激化社会矛盾无法在规定期限内解决问题工作过程采取方法等多个信息并且把这类信息都纳入集中性的考核与管理体系当发现某人员的素质无法达到设置标准时,可确定其实际的培养过程存在严重的漏洞同时要针对该漏洞提出专业化的问题解决方法才可以更大程度让该人员的实际从业水准提高

(四)工作追踪调查法

在工作追踪调查法的使用阶段如果某人员在实际的工作过程,确定其培训制度存在后续的监管和监督体系则通过对数据的研究和获得,可以了解该工作人员是否在现有的工作和管理框架内主动提高个人素质。此外也可以研究在经过了培养和知识讲解工作之后,某人员是否按照专业化的知识解决问题。新型工作的标准是通过长效分析记录表格获得所有信息并且形成定量化描述模型该模型可以更好地保证已经建立的培养制度体系可满足人员管理需求后项工作主要是分析在经过一段的培养工作之后,该工作人员实际工作阶段是否存在严重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针对不同问题的解决方法同时研究采取的手段能否达到预期目的当发现不能达到需求时可确定该人员并未参与到持续性的追踪制度内显然不利于工作水平的升级

四、天津市社会工作者培训问题的分析

(一)培养体系含有漏洞

在培养体系的研究阶段,发现当前存在严重的漏洞主要体现在培养框架的建设不到位管理方法的使用不科学等。从调查问卷分析的结果可以确定对于服务型的社会工作者参与培训的频率仅为30%而对于调查型以及维持的专业人员,通常小区以及街道中的保安类人员完成工作任务,这类人员通常不具备对于突发性问题以及调查类任务的科学解决思路并且其参与培训的几率仅为26%

获得的结果上可以发现,目前的培训体系最主要漏洞是大量的培训人员未经过培训就参与各类工作显然不利于个人素质的全面升级此外从培训方法上来看,参与调查人员50%以上说明其调查方法只是研读上级部门发放的工作资料和实际案例并未参与到模拟化的问题解决过程,同时通过对各类人员实际问题解决过程和工作绩效数据的分析可以发现大量人员并不主动参与到邻里矛盾的协调处理以及突发问题的解决阶段甚至存在工作责任的推诿现象这说明当前对工作人员的责任感培养工作存在严重的缺陷

(二)培养方法过于陈旧

从多个数据获取体系可以发现目前主要的培训方法为理论学习方式该方法过于陈旧,同时由于社会工作需要工作人员具备极高的实践能力和问题的发现与解决能力只通过理论研究的方法显然不利于其个人素质的提高此外从专业化的记录表格中可以发现,对于大量突发性问题,社会工作人员只是采用旧有的工作方式完成任务[2]比如对于我国当前的疫情控制工作,社会工作者针对未佩戴口罩人员进入街道的处理协调方式是采用说教性语言防止违规人员进入到防疫地区这一方式虽然具有全面性的法律依据,但是采取的方法容易激化社会矛盾此外存在一些管理人员的违规操作行为,比如其不注重对防疫工作的相关制度全面落实甚至工作中出现推搡以及辱骂问题该方法自然不具备科学性

(三)素质考核不予重视

通过所有社会工作者工作绩效记录和工作方法取得数据的分析发现当前的素质考核阶段并不注重其后续素质的分析和提升工作只是让工作者采用已经建立的工作要求和管理模式完成任务另外大量工作人员也并未参与到素质的考核过程所以其当前存在的素质缺陷和工作内容并未经过深度的研究比如在街道运行中发现某居民存在扰民现象但是其邻居在提交该信息之后,街道办事处的人员并未时间投入工作也并不主动和该扰民人员取得联系采用的方法只是单纯的让物业人员到该居民家中收集数据,并向其说明扰民行为的发生事实从后续的管理成效上来看该方式并未取得较好的效果社区工作者的后续工作方法是让被干扰的人员报警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