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影响因素及提升策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6-01 15:11:23 阅读: 114 次

“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影响因素及提升策略

 

摘要:“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显著增加了我国幼儿园就读幼儿的数量,大大增加了幼儿教师队伍的工作压力。基于此,本文从“全面二孩”政策解读入手,阐述了“全面二孩”政策对幼儿教师产生的影响,并对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最后阐述了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策略,以期提升幼儿教育水平。

关键词:“全面二孩”;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

 

Abstract: The implementation of "all-round two-child" policy has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the number of children enrolled in kindergartens in China, and greatly increased the working pressure of preschool teachers. Based on this, this paper starts with the "all-round two-child" policy, expounds the impact of the "all-round two-child" policy on preschool teachers, and analyzes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of preschool teachers' professional well-being. Finally, this paper expounds the strategies to improve the professional well-being of preschool teachers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level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Key words: "all-round two children"; preschool teachers; occupational well-being

 

一、“全面二孩”政策解读

“全面二孩”政策主要是指我国所有地区和民族的夫妇均能够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该政策是党中央根据我国人口和经济发展现状,在单独二孩政策之后提出了全新生育政策,可以有效解决老龄化社会发展问题。“全面二孩”政策于2016年1月1日正式实施,相关数据统计表明,我国2016年出生人口为1786万人;2017年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人口出生率有很大的提升,说明“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我国人口增长效果良好。“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增加了出生人口的数量,为幼儿教育机构提供了更多的生源,对我国幼儿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生源逐渐增多的状况相反,幼儿园的师资力量呈现出显著的匮乏问题。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有些幼儿教师也会选择生“二孩”,幼儿教师的数量逐渐减少,和幼儿的增长趋势相反,对幼儿教育的开展产生影响。

二、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内涵分析

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主要是指幼儿教师开展幼儿教育相关工作的过程中,实现自身职业理想的程度,是衡量幼儿教师工作生活质量的关键指标。在幼儿教育领域,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不仅会对幼儿教师的自身发展和心理健康产生影响,还会对幼儿教师的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产生影响,从而对幼儿的发展造成影响。因此,在开展幼儿教育的过程中,教育部门及幼儿园的管理人员需要提高对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重视,明确幼儿教师在职业幸福感方面的问题,改进幼儿教师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态度,有助于幼儿教师的健康发展及幼儿教育的可持续发展[1]通过上述分析可知,“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会对幼儿教育产生影响,也会对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

三、“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影响因素

(一)“全面二孩”政策对幼儿教师产生的影响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我国幼儿的数量逐渐增多,大大增加了幼儿教师的工作负担。另外,很多女性幼儿教师选择生二胎,变相加重了其他幼儿教师的工作任务,不利于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

从幼儿教师工作负担增加角度而言,幼儿园生源的剧增提高了幼儿教育的要求,幼儿教师不仅要具备专业素养,更要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有效改进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适应新时期的幼儿教育需求。从女性幼儿教师生二胎角度而言,在幼儿教育中,女性幼儿教师占据的比例高达90%。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下,女性幼儿教师休产假和辞职的成为普遍现象,大大降低了幼儿园的师资力量,进一步降低了幼儿园的师幼比例,提升了幼儿教育的开展难度。

(二)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影响因素分析

通过上述分析,“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影响因素包括以下方面:

工作压力,目前幼儿教育中存在的师幼比例不均衡问题,大大增加了幼儿教师的工作负担和工作压力,幼儿教师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工作占据,缺乏放松休闲的时间,在工作中始终保持精神紧张和高度集中的心理状态,对幼儿教师的心理健康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对其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同时,幼儿园生源的剧增提高了幼儿教育的要求,幼儿教师不仅要具备专业素养,更要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有效改进教育方法和教育理念,适应新时期的幼儿教育需求

第二,薪资待遇在幼儿教师开展相关工作的过程中,其获得的薪酬、福利及工作环境等因素,会对其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其中,薪酬福利的获得与教师的工作动力联系密切,如果教师认为付出的辛劳与获得的薪酬福利不相符,将会产生教育倦怠感,从而影响其职业幸福感,“全面二孩”政策的推出增加了教师的工作负担,但是在薪酬方面并没有提升,将会使幼儿教师的工作负担与薪酬不相符;工作环境会对幼儿教师的工作体验产生直接的影响,如果幼儿园的工作环境较为恶劣,幼儿缺乏安全清洁的活动场所和学习场所,将会加大幼儿教师的教学难度,使幼儿教师产生不好的教学体验,影响其职业幸福感。反之,如果幼儿园的工作环境相对完善,为幼儿提供安全多样化的活动场所,幼儿教师只需要花费较少精力引导幼儿完成游戏或教学活动即可,有助于幼儿教师良好教学体验的产生,从而提升其职业幸福感。

第三,专业素养,幼儿教师的专业素养包括幼儿教师的职业道德、教学能力、沟通能力和专业知识等多个方面,上述内容会对幼儿教师正常工作的开展产生直接的影响,从而对幼儿教师的工作体验产生影响,即对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下,幼儿教师需要与家长进行更密切的沟通,了解“二孩”对幼儿产生的影响,并及时将幼儿的思想变化反馈给家长,从而保障幼儿的身心健康发展,丰富幼儿教师的工作体验,使其产生职业幸福感。

第四,专业信念,在幼儿教育过程中,幼儿教师具备的专业信念不仅会对幼儿教育的水平产生影响,还会对自身的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比如,“全面二孩”政策下,很多家庭都选择生二胎,而二孩的到来将会对家庭的“大孩”产生一定的心理影响,幼儿教师需要承担“大孩”心理辅导工作,引导“大孩”合理看待二孩”,而这项工作的开展需要幼儿教师具备科学的幼儿观[2]如果幼儿教师能够科学引导“大孩”看待“二孩”,将会显著提升幼儿教育水平,提升其教育成就感,从而产生职业幸福感;反之,则会产生挫败感,降低其职业幸福感。

四、“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策略

(一)减轻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幼儿教师面临更高的工作要求,其工作压力是导致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降低的主要因素。具体而言,幼儿教师工作压力较大的根本原因在于“师幼比例”严重失衡,幼儿教师的缺乏及幼儿数量的增多,大大增加了幼儿教师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负担,幼儿教师需要在日常教学和工作中承担多个角色,繁忙的工作会显著降低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因此,要想实现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幼儿园需要重点减轻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加强对“师幼比例”的控制,提升幼儿园幼儿教师的数量,缓解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提升其职业幸福感。针对这一内容,本文主要给出以下三种策略建议。

首先,增加公办幼儿园的编制。在公办幼儿园中增加编制,可以根据幼儿园的实际状况进行职务和人员的分配,实现幼儿园幼儿教师的合理配置及教育经费的足额到账,为幼儿园的发展提供充足的人力资源和财力资源,对幼儿园的发展和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有重要作用。特别是对于农村幼儿园来说,师幼比例的提升可以有效缓解“全面二孩”政策下的工作压力。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部门可以采用免费师范生或者实施特岗计划等手段,吸引更多的人才从事幼儿教师行业,为提升幼儿教师数量提供政策支持[3]

然后,加大民办幼儿园的管理力度。大部分民办幼儿园为了节约成本,会大量招收幼儿,收取学费,而幼儿园的幼儿教师数量不变。因此,对于大部分民办幼儿园存在的师幼比例偏低,不符合标准的情况,当地教育部门需要加大对民办幼儿园的管理,给予一定的缓冲期,令其提升自身的师幼比例。如果在教育部门给出的缓冲期过后,民办幼儿园的师幼比例仍旧不符合标准,教育部门可以在责令该民办幼儿园停业整改。

最后,促进幼儿园高校的合作。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幼儿教师生二孩休产假,会加大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幼儿园需要加强与师范院校的合作,与师范院校共同开展订单式培养模式,使高校生在学习期间去到合作幼儿园进行实习,安排实习生顶岗实习,缓解幼儿教师生二孩带来的紧张局面,保障幼儿园的师幼比例,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二)改善幼儿教师的工作环境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工作环境会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产生影响,幼儿园需要为幼儿教师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有助于幼儿教师社会地位的提升,使幼儿教师感受更多的理解和关怀,丰富幼儿教师的工作体验,从而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因此,幼儿园需要改善幼儿教师的工作环境,调动幼儿教师参与幼儿教育的积极性。

宏观工作环境的改善。目前我国幼儿教师中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为了缓解“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数量增多及幼儿教师生二孩休产假造成的影响,政府部门需要通过宏观政策的实施,鼓励男性从事幼儿教育,不仅能够调整幼儿教师的男女比例,还可以促进幼儿教师和谐工作氛围的构建,有助于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具体而言,政府部门需要做好政策宣传工作,引导社会大众正确看待男性幼儿教师,降低男性从事幼儿教育面临的压力。与此同时,政府部门需要制定完善的政策法规,在职位晋升、工作福利和职称评等方面,适当放宽男性幼儿教师的标准,提升男性幼儿教师对职业的认同感,有助于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

第二,微观工作环境的改善。在宏观政策的基础上,幼儿园需要提升幼儿教师的薪酬奖金和福利待遇,以此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对于公办幼儿园来说,管理人员需要根据政府部门的财政补贴政策,合理规划教育经费的使用,为幼儿教师营造更为舒适的工作环境,为幼儿教师提供更优厚的待遇福利。对民办幼儿园来说,需要加强与社会企业的合作,为幼儿园的发展筹集更多的资金,在放假期间组织幼儿教师进行团建、旅游等休闲娱乐活动,缓解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提升其职业幸福感。

(三)培养幼儿教师的合作意识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背景下,幼儿园的生源逐渐增多,需要多名幼儿教师配合开展幼儿教育,保障幼儿的安全和教学的有效性。因此,在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提升方面,幼儿园需要注重幼儿教师合作意识的培养,通过幼儿教师间的团结协作,降低幼儿教育的工作难度及强度,实现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提升的目标。首先,幼儿园的管理人员需要在提升幼儿教师数量的基础上,合理安排幼儿教师的工作,根据幼儿园课程的开展状况,明确幼儿教师的具体工作职责和工作任务,通过多名幼儿教师的协调配合,共同开展高质量的幼儿教育。比如,某幼儿园的管理人员在班级内安排了主班、配班和保育教师等多个岗位,分别由不同的幼儿教师负责,有效提升了幼儿管理及幼儿教育的水平,有助于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

然后,幼儿园的管理人员定期举办团建活动及经验交流活动,为幼儿教师提供合作和经验交流的机会,加深幼儿教师间的认识,有助于幼儿教师合作意识的提升,从而实现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有效提升[4]。比如,某幼儿园管理人员组织幼儿教师参与了“台儿庄”旅游活动,活动中进行了《听指令做动作》、《认识新朋友》、《气球接力赛》等多项游戏和比赛,有效加深了幼儿教师对彼此的认识, 提升了幼儿教师队伍的凝聚力,有助于幼儿教师合作意识的提升。

(四)加强幼儿教师的职业培训

“全面二孩”政策下,幼儿园的幼儿数量逐渐增多,幼儿园需要加强对幼儿教师的职业培训,提升幼儿教师的专业素养,使幼儿教师可以妥善应对“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带来的挑战,提升幼儿教师的工作成就感,辅以合理的考核奖评制度,调动幼儿教师参与幼儿教育的积极性,实现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有效提升。一般来说,幼儿园可以从以下两方面加强幼儿教师的培训。

首先,从职前幼儿教师培训来说,大部分新入职的幼儿教师都是应届毕业生,少部分幼儿教师为转岗教师。针对这两类新入职的幼儿教师,幼儿园需要采用不同的培训方式,提升职前培训的有效性,为幼儿教师职业性幸福感的提升提供保障。在进行应届毕业生的培训时,师范院校需要从幼儿教育的发展现状入手,结合幼儿教育要求和幼儿教师职业素养要求,有针对性地设置幼师专业的课程,培养专业知识和职业素养兼备的幼儿教师;在进行转岗教师的培训时,培训机构需要重点进行幼儿教育特征等相关知识的培训,确保转岗教师的专业水平符合幼儿就教育的要求,并为转岗教师提供实习机会,加深其对幼儿教育的认识,有助于幼儿教师职业认同感及职业幸福感的提升。

然后,从职后幼儿教师培训来说,幼儿园不仅要注重幼儿教师专业素养的培养,还需要注重幼儿教师心理素质的培养,引导幼儿教师正确看待“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影响,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认同感,从而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比如,某幼儿园邀请心理学家专家开展心理讲座,向幼儿教师介绍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引导幼儿教师将自身的发展和幼儿园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培养幼儿教师的“主人翁意识”, 有效激发了幼儿教师的工作热情,有助于幼儿 教师职业幸福感的提升[5]

结论:综上所述,“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会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需要幼儿园及幼儿教师本身进行理念转变。通过本文的分析可知,幼儿园需要减轻幼儿教师的工作压力,改善幼儿教师的工作环境,培养幼儿教师的合作意识,并加强幼儿教师的职业培训,切实提升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为幼儿教育的开展提供优质的师资力量。

参考文献:

[1]陈淑敏.幼儿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与心理健康[J].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8,38(10):162-163+173.

[2]董山山,刘洋.“全面二孩”政策下学前儿童体育教育资源供给侧改革研究[J].青少年体育,2018(06):139-140.

[3]张秀珍.试析幼儿教师职业倦怠的缓解及职业幸福感的提升[J].中国农村教育,2018(02):19-20.

[4]阳德华,惠雪莉.“全面二孩”政策对幼儿教师专业素养的挑战及对策[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7,31(09):50-55+102.

[5]胡月霞.二孩政策背景下幼儿教师队伍建设的策略探析[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6(12):18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