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医院内感染控制与合理应用抗生素治疗医院细菌感染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05 11:43:31 阅读: 64 次

论文发表过程中论文是核心,一篇好的论文决定着期刊发表成功与否。下文就是本站为职称论文发表提供的范文。

医院内感染控制与合理应用抗生素治疗医院细菌感染

 

摘要:目的:以细菌感染患者为例,分析联合应用抗生素治疗和感染控制方法的应用效果。方法:随机选取76例细菌感染患者入组研究,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对照组单纯采用抗生素治疗,观察组联合应用感染控制和抗生素治疗方法。结果:观察组患者的细菌感染发生率较低,满意度较高。结论:为了从根本上阻断细菌感染的发生,应促进医院感染防控和抗生素治疗的联合使用,从而降低患者的痛苦程度。

关键词:细菌感染;抗生素;感染控制

 

前言:伴随着现代医学的迅速发展,细菌感染的发生率逐年增加,患者一旦合并医院感染,不仅容易导致医疗费用增加,还会加剧其病死率。本研究主要分析了感染防控和抗生素治疗对细菌感染的干预价值,现总结如下:

1.一般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随机选取76例细菌感染患者入组研究,将其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观察组38例:男/女=1:1,年龄:19--69岁,平均年龄:56.93±0.77岁。对照组38例:男/女=10:9,年龄:17--70岁,平均年龄:57.06±0.21岁。

1.2方法

对照组:做好日常饮食、用药等基础性护理工作。

观察组:在常规医院感染防控的基础上,采用抗生素治疗。

1.3观察指标

    观察两组患者的细菌感染发生率和满意度。

2.结果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患者的细菌感染发生率较低,满意度较高。

1 两组患者的细菌感染发生率和满意度对比

组别

n

细菌感染发生率

满意度

对照组

38

15.79(6/38)

65.79(25/38)

观察组

38

0.00(0/38)

94.74(36/38)

p

-

<0.05

<0.05

3.讨论

现阶段,我国颁布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已经逐渐对医院感染作出了明确定义:医院感染是指在住院期间发生的感染或者在住院期间携带病毒但出院后才发生的医院感染。细菌是诱发医院感染的主要病原体,调查结果显示,在不同区域、不同类型和不同级别的医院中,引发医院感染的细菌种类存在较大的差异性,感染部位也明显不同。有学者在对欧洲14个的24个医院中提取了15704种细菌,结果显示,导致医院感染的细菌类型主要为15种,且大肠杆菌和葡萄球菌的所占的比重更大。由以上两种细菌引发的肺炎患者人数占据总发病患者人数的30%以上,由大肠杆菌引发的泌尿系统感染患者人数还在那巨49.3%的比例[1]。而葡萄球菌诱发的感染大多集中于皮肤感染和肺部感染。在对引发感染的细菌类型进行探索的过程中发现,革兰阴性杆菌和革兰阳性杆菌是主要的细菌类型,其中格兰阴性杆菌包括铜绿假单细胞菌、枸橼酸杆菌和克雷伯菌等,革兰阳性球菌主要包括肠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2]。随着抗生素在临床治疗过程中的大量应用,使得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显著增加,不利于实现对医院感染的有效控制。

上个世纪40年代中期,青霉素已经被应用于临床治疗过程中,这也导致了细菌对抗生素耐药性的增加。随着时间的推移,医药学的研究进程不断深入,大量的新型抗生素不断被研发出来,这也使得细菌耐药问题日渐严峻。到上个世纪末期,细菌抗药问题已经成为危及公共卫生安全的主要问题,由细菌耐药性诱发的细菌感染患者呈现逐年激增的发展趋势,研究人员对多重耐药菌株的重视程度也日渐提升[3]。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菌对新生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时间明显缩短,针对不同的菌种,临床医学界已经建立了相应的菌谱,有学者认为,伴随着奶万古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奶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产生,细菌感染防控工作的难度进一步增加[4]

针对细菌感染所诱发疾病的治疗,抗生素的治疗效用已经得到了临床医学界人士的充分肯定,但抗生素在临床中的广泛应用也为医院感染的频繁发生埋下了祸根。一项调查研究表明,美国医院每年因细菌感染而发生死亡的患者例数将近四万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抗生素的大量应用也是诱导细菌耐药性产生的重要原因。例如,耐药绿脓杆菌感染的发生是抗菌药物亚胺培南大量应用的产物,耐药肺炎克雷伯菌感染的发生是头孢类抗生素大量应用的结果。现阶段,β-内酰胺类抗生素是临床诊疗过程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抗生素类型,而β-内酰胺类抗生素则是导致格兰阴性杆菌产生耐药性的罪魁祸首[5]。随着三代头孢菌素的广泛应用,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药理药性发生了显著改变。超广谱β-内酰胺类抗生素能够实现对青霉素类药物的水解,也能够实现对头孢菌素有效成分的破坏[6]

临床研究结果显示,为了促进细菌对药物敏感性的提升,限制抗生素的使用已经成为一种重要途径。Louis在研究中指出,在将头孢他啶作为主要治疗抗生素类型的病房中,患者发生肺炎克雷伯杆菌感染的几率相对较高,而将患者所应用的抗生素类型改为哌拉西林后,患者发生肺炎克雷伯杆菌感染的几率得到了显著下降[7]Seppala在研究中报道,通过将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的应用数量增加到3倍,A族链球菌的耐药性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8]。调查实践显示,若限制头孢类抗生素在临床治疗过程中的使用,则MRSA和VRE感染的发生率会出现明显的下降,同时,也有助于降低克雷伯菌的分离率。因此,笔者认为,各大医院对提升对抗生素使用的重视程度,促进抗生素的合理使用,并对抗生素的应用类型和数量进行合理安排,实现对细菌感染的有效防控。

目前,广大医务人员纷纷认识到合理应用抗生素对细菌感染的防控价值,并能够在临床治疗过程中,充分考虑到患者的疾病类型,严重程度、为患者做好药敏试验工作,并进行细菌培养,以实现对细菌感染发生的有效阻断。在为患者使用抗生素的过程中应注意,严格剔除不适用抗生素的患者,主要包括发热原因不明、病毒性感染患者,避免局部对患者皮肤黏膜用药。针对发生细菌感染的患者,医务人员应结合病原菌类型,对病原菌进行病原学培养,并为患者选择合理的抗生素类型和科学的给药途径。

但在应用抗菌药物防控细菌感染的过程中应注意,抗菌药物的局部应用宜尽量避免:皮肤黏膜局部应用抗菌药物后,很少被吸收,在感染部位不能达到有效浓度,反易引起过敏反应或导致耐药菌产生,因此治疗全身性感染或脏器感染时应避免局部应用抗菌药物。抗菌药物的局部应用只限于少数情况,例如,某些皮肤表层及口腔、阴道等黏膜表面的感染可采用抗菌药物局部应用或外用,但应避免将主要供全身应用的品种作局部用药[9]。局部用药宜采用刺激性小、不易吸收、不易导致耐药性和不易致过敏反应的杀菌剂,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等易产生过敏反应的药物不可局部应用,氨基糖苷类等耳毒性药不可局部滴耳[10],以此来确保治疗的安全性

结论:综上所述,在临床治疗细菌感染患者的过程中,应注重在对院内感染进行控制的基础上,合理选用抗生素的类型和应用剂量,促进细菌感染发病人数的充分降低。

参考文献:

[1]杨香玉,刘筱韵.医护协同管理在脑外伤多重耐药菌医院感染控制中的应用[J/OL].全科护理,2018(25):3152-3154.

[2]王默燕.细节护理管理模式用于手术室医院内感染控制效果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2018(25):31-32.

[3]罗书兰,王爱琳,庞玉玲,贺永,曹婷,杜君.细节管理在重症监护室医院感染控制管理中的应用效果[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68):259-260.

[4]朱永红.医院消毒供应室护理质量控制在预防院内感染中的作用研究[J].中外医学研究,2018,16(23):171-172.

[5]张静.手卫生的护理干预对降低儿科病区医院感染效果的探讨[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8,18(08):1463-1464.

[6]郑红芳.医院感染控制运用在门诊护理管理中的临床价值分析[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8,38(07):976-977.

[7]陈尚懿.精细化管理在眼科病房医院感染控制管理中的应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8,26(12):113-115.

[8]王顺彩,王凯.实施医院感染强化管理对院内感染控制效果的评价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2018,15(18):92-94.

[9]李虹,黄家遂,王洁,兰玉.碳青霉烯类耐药肠杆菌科细菌的耐药机制研究及其在医院感染控制中的应用[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23):3503-3505.

[10]姜敏.普外科病房细菌检测与医院感染控制体会[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16,33(03):25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