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威尼斯商人》两中译本翻译策略的对比研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0:44:37 阅读: 46 次

   

【摘要】《威尼斯商人》是莎士比亚的著作之一,本文通过对朱生豪、梁实秋译本的对比,从直译/意译、归化/异化、语义翻译/交际翻译三方面探究不同翻译策略的使用情况及效果。

【关键词】威尼斯商人;直译/意译;归化/异化;语义翻译/交际翻译

一、引言

《威尼斯商人》是莎士比亚早期的重要作品,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不朽著作,迄今为止,其中译本已有数十个。目前,汉语散文或白话形式的译本最受读者欢迎,其中以朱生豪、梁实秋译本为代表。朱、梁两位翻译家虽属同一时代,又同为翻译莎翁作品的权威,但二者的翻译策略不同,其译本各具特色。本文通过对《威尼斯商人》朱、梁译本的对比,从直译/意译、归化/异化、语义翻译/交际翻译三方面探究不同翻译策略的使用情况及效果。

二、直译与意译

所谓直译,就是在译文语言条件许可时,在译文中既保持原文的内容,又保持原文的形式——特别指保持原文的比喻、形象和民族、地方色彩等。[1]而意译则从意义出发,只要求将原文大意表达出来,不注意细节,译文自然流畅即可。[2]梁译本多用直译,朱译本多用意译,以下举例说明。

1

You have too much respect upon the world;

They lose it that do buy it with much care;

Believe me, you are marvellously changd.

梁译:你对于人生也太认真了;用过多的烦恼去购买人生,是反倒要丧失了人生的;相信我,你变得很厉害。

朱译:您把世间的事情看得太认真了;一个人思虑太多,就会失却做人的乐趣。相信我,您近来真是变的太厉害了。

对于分句,两位译者都采用了意译法,相比较而言,朱译版本更忠实于原文;对于第二分句,梁实秋采用了直译法,将buy it with much care”直接译成“用过多的烦恼去购买人生”,将“lose it”译为“丧失了人生”,而朱生豪采用了意译法,只求通顺流畅,意思明了易懂。二者相比,各有利弊,梁译版本保持了原文的修辞,但读起来略显生涩,朱译版本读来清晰自然,但未能完整地传达原作的韵味。对于第三分句,两位译者的译文基本一致,都用了直译法,笔者赞同直译法的使用,但对于“厉害”这一措辞有些疑问,根据原文“you are marvellously changd”可知,作者在此处想表达“变化很大”的意思,但译文“变得厉害”有多重意思,有可能被读者误解,依笔者拙见,可将此分句译为“相信我,您近来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2

Such a hare is madness the youth, to skip oer the meshes of good counsel the cripple.

梁译:青春的狂妄就像一只兔子,能跳过跛脚的格言的网子。

朱译:年轻人是一头不受拘束的野兔,会跳过老年人所设立的理智的藩篱。

两位译者都对hare”这一意象进行了直译,但对后半句的处理大有不同。梁实秋将“the cripple”直译为“跛脚的”,笔者认为不太妥当,“the cripple”与前半句中的“the youth”相对应,朱生豪译本将其译为“老年人”更好。对于 “the meshes of good counsel”,梁将直译为“格言的网子”,而朱则将其意译为“理智的藩篱”,笔者认为后者的译法更胜一筹,因为此处若采用直译则易使读者惑解。

三、归化与异化

这对翻译术语是由美国翻译理论学家劳伦斯·韦努蒂于1995年在《译者的隐身》中提出来的。概况而言,异化法要求译者向作者靠拢,采取相应于作者所使用的源语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的内容;而归化法则要求译者向目的语读者靠拢,采取目的语读者所习惯的目的语表达方式,来传达原文的内容。[3]梁译本多用异化,朱译本多用归化,以下举例说明。

3

Whiles we shut the gate upon one wooer, another knocks at the door.

梁译:才把一个送走,又来一个敲门。

朱译:正是——垂翅狂蜂方出户,寻芳浪蝶又登门。

两种译法都很好地反映了原文对偶的修辞手法,前一种为异化,简洁易懂,后一种为归化,文采斐然。两位译者的译文各具特色,就此项翻译工作的历史背景来看,笔者更倾向于后者,当时,中华民族正遭受列强瓜分之苦,受尽欺凌,灾难深重,亟需向西方学习强国之道以寻求变革,译者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吸引更多的中国读者来关注外来文化,因此在对译文遣词造句的过程中必然会考虑读者的口味,显而易见,朱生豪此处在措辞上下了更多的功夫,以迎合读者大众的喜好。

4

If I live to be as old as Sibylla,

梁译:如其我活到西逼拉那样老,……

朱译:即使我活到一千岁,……

梁译版本采用了异化的方法,并在书后附加了注释:西逼拉,老态龙钟的女预言家。朱译版本采用了归化的方法,略去了不为中国读者所了解的人物典故。笔者认为此处用异化的方法更好,如上例中所说,既要引入外来文化,就应保留外来文化中独具特色的成分,激发中国读者更加深入地去挖掘、品味、学习。

四、语义翻译与交际翻译

语义翻译的目的是“在目的语语言结构和语义许可的范围内,把原作者在原文中表达的意思准确地再现出来”;交际翻译的目的是“努力使译文对目的语读者所产生的效果与原文对源语读者所产生的效果相同”。 [4]梁译本多用语义翻译,朱译本多用交际翻译,以下举例说明。

5

Rest you fair, good signior;

Your worship was the last man in our mouths.

梁译:上帝保佑你,先生,我们正在谈到你。

朱译:您好,好先生,哪一阵好风把尊驾吹了来啦?

在莎翁的作品中,与Rest you fair”类似的还有“God rest you merry”、“rest you happy”等,此处的“rest”相当于“repose”,源于日耳曼语的“Ruhe”。“上帝保佑你”为忠实原作的语义翻译,同样,“我们正在谈到你”也准确地再现了原文的含义。而朱译版本则致力于使译文对目的语读者所产生的效果等同于原文对源语读者所产生的效果,为交际翻译,用口语化的形式,将夏洛克对安东尼奥阴腔怪调的奉承话表现得惟妙惟肖。

五、结语

    本文通过对对《威尼斯商人》朱、梁译本文本内容的对比,发现梁实秋多用直译、异化、语义翻译,朱生豪多用意译、归化、交际翻译。二者翻译策略不同,译文的形式及其达到的效果就各具特色。直译法一方面有助于保存原著的格调,另一方面又有助于不断从外国引进一些新鲜、生动的词语、句法结构和表达方法,使我们的祖国语言变得日益丰富、完善、精密。[1]但当译文不通顺甚至引起读者困惑时,则应使用意译法,正如朱生豪所说,“在求于更大可能之范围内,保持原作神韵;必不得已而求其次,亦必以明白晓畅之字句,忠实传达原文之意趣;而于逐字逐句封照式之硬译,则未敢赞同。”[5]译者对于归化与异化的选择反映了文化需求,是引入外来文化还是抵制外来文化的侵入,决定着翻译外国文学作品时译法的选用。而语义翻译或是交际翻译则取决于译文主要是忠实作者意图还是为读者服务。

 

参考文献:

[1] 张培基等. 英汉翻译教程 [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80.

[2] 范仲英. 实用翻译教程 [M].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4.

[3] 孙致礼. 中国的文学翻译: 从归化趋向异化 [J]. 中国翻译, 2002, 23(1).

[4] Newmark, Peter. Approach to Translation. Oxford: Pergamon Press, 1981.

[5] 莎士比亚, 朱生豪. 威尼斯商人 [M]. 北京: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