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浅谈子宫内膜炎的诊疗方法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1:28:14 阅读: 61 次

【摘 要】本文总结国内子宫内膜炎诊断及治疗的常用方法。通过对临床常用诊断方法和治疗方案的分析,以期为子宫内膜炎的治疗和预防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  

【关键词】子宫内膜炎;诊断;治疗

子宫内膜炎(endometritis)是妇科常见疾病。包括急性子宫内膜炎和慢性子宫内膜炎两种类型,发生子宫内膜炎之后,常发生水肿、渗出,急性期还会导致全身症状,出现发热(3840℃)、寒战、白细胞增高、脉搏加快(120140/)、全身无力、出汗、下腹痛、白带增多、有时为血性或有恶臭,有时子宫略大,子宫有触痛,若治疗不及时、不彻底就会转变成慢性子宫内膜[1]。慢性者常发烧、月经过多、下腹痛或坠胀感、白带增多、子宫增大、有触痛[2]。若不能得到有效地控制,可发展成为子宫肌炎[3]。其病因有宫内节育器、宫腔操作、阴道炎症的逆行性感染等。现总结子宫内膜炎诊断及治疗的相关经验如下。  

1 诊断方法

1.1病理检查

镜下检查所见内膜间质内出现大量浆细胞及淋巴细胞浸润的现象,而较多的浆细胞出现对诊断极为重要,这是值得特别指出的。对于流产后患者,其常发现有宫内蜕膜和出现绒毛的特征存在,对于流产时间较长的患者,甚至找不到绒毛,这是由于绒毛高度退化后的结果。

1.2诊断性刮宫

诊刮是为了取得子宫内膜以便送往病理室进行宫内膜活检,急性子宫内膜炎时,周围血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白细胞均增多。疑为慢性子宫内膜炎时,可经抗生素控制炎症三天后,行诊断性刮宫,术后继续给予消炎,应仔细全面刮取进行检查,以明确诊断,同时结合活检,具有重要的临床诊断意义。

1.3实验室检查

为了找到相应的病原体,需要进行常规的血液、宫颈分泌物等的涂片检查,还可进一步结合细菌培养及药物敏感试验做最后确诊。子宫内膜炎常见周围血白细胞总数在10.0×109/L以上,中性粒细胞超过0.80,宫颈分泌物培养有致病菌生长,血沉增快和或 C反应蛋白增高。

1.4影像学检查

子宫内膜炎利用B超检查,可有如下表现:子宫内膜肿胀、苍白、增厚、中等回声。内膜间质内有很多浆细胞及淋巴细胞浸润。炎症时间较久者可见纤维母细胞及毛细血管增生。老年性呈现血管壁厚、硬化,有时有钙化。严重时局部有溃疡。表面上皮可有鳞状化生,流产后子宫内膜炎应注意有否绒毛、蜕膜等存在,特别是流产较久[4]

2治疗方法

2.1抗感染治疗

  史永梅的研究表明抗生素配合阴道冲洗上药治疗子宫内膜炎效果较好,试验组60例患者痊愈41例,显效14例,有效5例,总有效率达,而对照组60例患者痊愈29例,显效13例,有效13例,总有效率91.67%。两组相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5) [3]。目前对子宫内膜炎的治疗普遍使用抗生素药物治疗,根据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结果选择最有效的抗生素,在致病菌尚未明确之前,可选用庆大霉素及甲硝唑适用,临床研究还发现,在应用抗生素的同时再配合阴道冲洗上药的治疗方法,更有利于炎症的治疗,对子宫内膜炎有较好的疗效。

2.2宫腔内给药

  宫腔内给药是是已婚患者子宫内膜炎治疗的常用方法之一,首先,做双合诊,以确定子宫的大小和位置,进行外阴阴道消毒,探测宫腔深度,然后把灭菌导尿管放入宫腔,把选定的抗生素经导尿管缓慢注入宫腔,注入药物,拔出导尿管,平卧或者臀高l-2小时,该方法在生理期不能使用。

2.3 清除异物

  子宫内膜炎的存在往往是由于子宫内存在异物,而抗生素治疗不能很好的消除疾病,其原因就在于没能从根本上消除病因,所以在应用抗生素的基础上,要首先清除宫内异物,以去除这些诱因。否则,一味消炎、疗效也不会显著。产后或流产所致的慢性子宫内膜炎,应予以清除可能残留的胎盘组织,疑有子宫内膜息肉者,可行宫腔镜检查,并在镜下电灼切除[5]

2.4中西医结合疗法

近年来,随着祖国中医的发展,中西医结合治疗子宫内膜炎取得了显著成效,郭亚芳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组中,24 例痊愈,5例有效,治愈率80%,总有效率96.67%;对照组中,l7例痊愈,9例有效,治愈率为5667%,总有效率为86.67%,中西医结合组的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6]

3 讨论

子宫内膜炎主要由细菌感染引起的炎症反应,西医主要是采用广谱抗生素联合抗炎治疗,或清除官腔残留物及其他异物以控制炎症的扩散[7]。由于人体容易对药物产生耐药性,所以彻底治愈的机率不大,中医疗法则首先辨别寒热与虚实,属热属实者,当清热解毒、利湿止带、化瘀止痛,以利扶正祛邪[8]。总之临床在治疗子宫内膜炎患者时,应根据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等结果选择最有效的抗生素;对于病情较重者,可采取联合用药和局部给药对症治疗;对于伴有官腔残留物的患者,待炎症得以控制后方可进行刮宫术,以防炎症扩散。

参考文献

[1] 乐杰.妇产科学,第6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21334.

[2] 徐增祥,史常旭.现代妇产科治疗学.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 200214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