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春的礼赞——以图像学方法分析波提切利的《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2:13:57 阅读: 61 次

      

   【摘要】图像学现已成为艺术史和艺术学领域的重要研究方法。本文使用了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方法,分三个层次剖析了文艺复兴时期波提切利的画作《春》,分析时更加深入贴近画家的内心境遇,在波提切利的绘画研究上展开了新的视野。

 【关键词】图像学,潘诺夫斯基,文艺复兴,波提切利,春

图像学是研究艺术史和艺术学的一个重要方法,源于十九世纪欧洲美术史研究领域中的图像志研究,侧重于研究绘画主题的意义及与其他文化的联系。德国艺术史学家潘诺夫斯基[   潘诺夫斯基(Erwin Panofsky)(1892330日—1968314日),美国德裔犹太学者,艺术史家。]在《图像学研究》的导论中系统地阐述了图像学和图像志的研究方法与区别,把整个研究过程分成三个步骤。个步骤是“前图像志描述”,首要目标是确定作品所描绘的内容。研究者仅仅就作品本身的视觉效果来分析图像,也就是“所见即所思”。第二个阶段进入“图像志分析”,要追索艺术家所使用的直接或间接材料,深入探究画面的象征意义。第三个阶段是“图像学解释”,其任务是破译图像的本质含义,即它的政治、社会、文化的背景。就如潘诺夫斯基所说,“对、时代、阶级、宗教或者哲学信仰的基本态度一—被无意识透露出来并压缩在作品里。”[ 范景中,《图像学研究》中译本序,新美术,2007 年第4 期总第28卷。]为此,研究者必须考虑这个图像创作的时间和地点,当时的文化风气等因素。

潘诺夫斯基的这套图像学理论,提供了让我们积极欣赏画面的方法,也迫使我们去了解绘画的不同时代背景。《春》是文艺复兴时期波提切利的代表作之一,我们可以尝试运用图像学这种“读图手段”来深层次的解读作品。

 图片1.png

《春》(画板蛋清画,203×314cm1478年,现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首先,这幅画描绘的是什么?这就需要我们从个层面来分析。画面的背景是一片微暗的桔子林,林中的草地上开满了花朵。从右向左看画面,一位健壮的男人鼓着腮帮子飘然入画,他就是神话中的西风之神赛弗尤罗斯,正在追逐着大地女神克罗丽丝。克罗丽丝一边奔跑着一边回头企图摆脱追赶,口中吐出了鲜艳的花朵,纷纷飘落在美貌的花神费罗拉的身上,形成一件美丽的外衣,这个过程象征着由冬入春的大自然。春风吹过,大地花开,美丽的花神随之诞生了。她头戴花环,正以优美飘逸的健步迎面而来,用裙子捧着鲜花,向人间播撒着娇艳的花朵。画面最左边的是身披红衣、腰带佩刀的众神使者墨丘利,他的手仗所到之处,即刻驱散冬天的阴霾。在他右边翩翩起舞的是美惠三女神,她们手拉着手,舞动飘逸的轻纱,构成了具有歌德式意味的旋转动感造型。三人中,左边个是欢悦美神,她衣饰华丽,金色的卷发头发松散地披着,腰肢扭动,整个姿态显示出她内心的冲动,说明了她是“爱欲”的化身。中间的贞淑美神,头发束起,衣着也极为朴素,表情严肃,无疑她就是“纯洁”的化身了。在贞淑美神和欢悦美神的舞动中,右边第三位女神——华美女神诞生了。贞淑美神的左肩衣服脱落下半截,暗示了爱的诱惑,爱神丘比特之箭也瞄准着她,使她表现出爱的觉醒与美的追求,从而自然的引出了主角——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维纳斯位于两组人物的中间,茂密的树枝在她的周围弯曲成一个拱型,她左手提着衣裙,右手举起,仪态端庄,仿佛在等待着为春的降临举行盛大的典礼。

其次,这幅画的寓意是什么?从第二个层面来看,我们需要将现有的文学和艺术的知识引入其中,发掘和解释其象征意义。

波提切利[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Alessandro Filipepi14451510)是15世纪末佛罗伦萨的画家,他画的圣母子像非常出名。受尼德兰肖像画的影响,波提切利又是意大利肖像画的先驱者。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这幅《春》作于1478年,正值他37岁艺术生涯的时期。贡布里希[   恩斯特·贡布里希(Ernst Hans Josef Gombrich1909-2001),英国美学家和艺术史家。]在研究波提切利的《春》时指出:“波提切利的神话作品不是对现存书面文字的直接图解,而是根据某位人文主义者特别制定的‘方案’绘制的。”[   贡布里希,《象征的图像》,杨思梁、范景中编选,浙江摄影出版社,1990年,第62页。]意思是说,波提切利不是依靠自己对原典的理解来绘制,而是根据别人制定的方案来作画。15世纪中叶以后,波提切利受到罗伦佐·美第奇[   洛伦佐·美第奇(Lorenzode' Medici),是文艺复兴盛期最的艺术赞助人。]的宠遇,逐渐成为美第奇宫廷画家中的。《春》正是波提切利为了庆祝1842年罗伦佐的婚礼而作的。

这幅画的诞生据说与哲学家菲奇诺[    菲奇诺(Ficino1433-1499),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的占星学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柏拉图人文主义思想家、哲学家和作家,对欧洲哲学的发展有巨大影响。]有关。菲奇诺给他思想上的弟子波提切利写了一封信,要波提切利以绘画的形式解释当水星和金星同时出现时,即当爱的情欲遭遇理性的智慧时,会出现怎么样的结果?回应菲奇诺的挑战,波提切利把水星(墨丘利)和金星(维纳斯)放在了画作《春》中,描绘了春天万物催生的完美时刻,并用美惠三女神的舞蹈描绘了情欲与智慧的转变,给了菲奇诺一个完美的答案。

这幅画的题材取自于当时的诗人波利齐亚诺的寓言诗。画中对爱情的歌颂之意非常浓烈,赛弗尤罗斯和克罗丽丝的追逐,以及丘比特射箭的动作都象征着爱情;费罗拉散播花朵和墨丘利驱散阴霾的动作赞颂了人生的青春年华;美惠三女神的舞蹈给人间带来了生命的欢乐;维纳斯的出现更是突出了爱与美的重要。人物从右向左的排布顺序象征情欲转变为知性之爱,而维纳斯则是促成这一转变的原因,这也是波提切利在绘画中对菲奇诺的回答。

在图像学的第三个层次中,我们要追溯作者创作这幅画的本质意义。在文艺复兴时期,人和自然开始成为艺术的主题。毋庸置疑,《春》也属于这一类题材的作品,画家笔下的神已具有了人的表情,画中优美的人体,以及传达出的欣欣向荣的愉悦感,令人感到欢欣鼓舞。有关维纳斯主题的绘画,是波提切利将人文思想与神性伦理思想的融合。他否定了中世纪时死气沉沉的三美神,我们在她们的身上看到了“波提切利创造出了一种新的绘画模式,它背离了文艺复兴时期所有典型的写实和叙述传统。”[ []理查德·特纳,《文艺复兴在佛罗伦萨》,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第153.]是文艺复兴绘画艺术中重寻裸美的一个开端,唤起了人们对新的审美价值的追寻。

运用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方法对波提切利的《春》进行分析,我们关注的更多是作品的主题内容以及绘画题材背后所映射出来的深层寓意,研究绘画题材与时代背景下文化发展的联系,更加深入贴近画家的内心境遇,在波提切利的绘画研究上展开了新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