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论被告人认罪程序的利弊与发展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4:19:35 阅读: 55 次

 

摘要:一个的刑事诉讼进行运行的核心理念会受到被告人认罪问题的影响,同时其也影响着设置刑事诉讼的程序。相应的,一国的刑事诉讼程序也能够影响到这个的被告人认罪程序,所以通过有效的结合起刑事诉讼模式和被告人认罪制度,分析两者的互相影响关系。另外根据我国国内的实际情况,研究现在被告人制度存在的问题,同时讨论目前我国应当如何进行改良原有的简易程序、普通程序简易审,进而能够跟随上所设置的速决程序发展的要求。而且还将会涉及到当下比较热门的量刑程序话题,期望能够为我国的被告人认罪制度的科学合理建构提供参考。

关键词:被告人认罪 程序利弊 合理构建

一、被告人认罪程序的要件

  有关于普通程序简化审的定义,我国是这样介绍的,首先存在前提是被告人认罪,对于一些刑事案件需要经过普通程序审理的,可以对其审理的环节进行简化,使得案件能够快速得到审理。

1、认罪的实质要件: 被告人自愿。自愿顾名思义就是被告人自己对犯罪的事实进行承认,没有遭受到任何外界的压迫、引诱、欺骗或者威胁,反之则就不是认罪。被告人自身能够判断自己的利益,自身也十分清楚是否有犯罪行为,被告人认罪也就是说被告人自身辩护的权利被放弃,进而承认犯罪的事实。由此若是法庭再继续对某些细节进行纠缠或者耗费人力进行调查,很明显是一种多余的事情。由此被告人自主认罪使得控辩双方的辩论和对抗得到了极大地简化,同时也帮助司法机关节省了很多的资源。

2、认罪的形式要件:法官面前。通过面对面的形式,法官能够从被告人的诉讼状态和情绪进而得知一些语言之外的有关案件的信息,进而法官的“心证”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而判断被告人是否存在犯罪行为的程序就是法庭的审判程序,通过在法庭上从法官口中得知一些法律的处罚,进而承认犯罪事实,这样的认罪就不会是侦查机关与检察机关对其进行引诱和欺骗的结果。进而使得被告人的认罪保证了自主性和真实性,并且使得法官的判断保证了正确性。

  二、被告人认罪程序的条件

1、控辩双方对抗性的缺失。在一定条件下,通过改进我国原有的普通程序进而运用普通程序简化审。控辩模式自从进入我国之后,庭审的重点也就是控辩双方的对抗性。被告人进行犯罪事实的承认也就是说被告人接受了控方的指控,那么对抗性的基石也就相应的消失。所以现在很有必要进行简化庭审过程中一些步骤、程序。

2、法律真实确定。为了能够让每一个犯罪人员得到应有的处罚这是刑事诉讼的目的,避免一些无辜的人受到处罚。所以简化审不仅要对效率进行要求,还要保证司法的公正。尽管有被告人认罪,从人权保障的角度来说,对被告人所犯罪行仍然要求具有法律所规定的证据程度,也就是说要有清晰的案件事实,要有相关的证据进行支持所要指控的事实。

  三、被告人认罪程序存在的问题

1、认罪之“罪”概念模糊。《意见》第1条中指出普通程序简化审的采用需要在被告人自主承认犯罪的事实,不存在任何的异议,同时自愿认罪的情况下进行。但是到底什么才是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什么样的程度才是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对此又该怎么进行具体的解释呢?也就是说被告人自主认罪,“罪”是指那些方面,是承认案件的全部事实还是部分事实呢?同时承认犯罪事实是否有包括其罪名的承认呢?《意见》第1条指出了普通程序简化审的采用需要在被告人自主承认基本犯罪事实的情况下进行,然而却没有明确地指出被告人承认的犯罪事实是否包括对罪名的承认。

2、易造成法官的“先入为主”局面。《意见》第6条提出,“有关案件能够运用本意见进行审理的,在开庭前,人民法院能够对此进行阅卷。”但是在实际情况中,庭审活动的简化并不能够通过法官庭前的阅卷得以实现,但是仍然还有部分法官在庭前进行阅卷。因为庭审上的法官和阅卷的法官是一个人,所在庭前法官对于案件的阅读所产生的印象将会影响到庭审中的活动。另外,因为“被告人认罪”案件简化审的运用,使得被告人就是犯罪人的认知在法官的思想中形成,由此就不利于对案件真相的查明,他人顶罪的发现和导致案件很容错误的审判。因为法官庭前阅卷导致其潜意识里就认定了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由此很不利于实现司法的公正性。

  四、解决问题的方法

需要对相关的被告人认罪的“罪”的定义进行明确。《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实行)》的第1条明确规定:“对于自身被指控的案件,被告人没有任何的异议,同时对审公诉案件进行自愿认罪,通常能够运用到本意见审理”。上面已经明确的指出了对于犯罪案件的事实和指控,被控人同意并且还自愿认罪的话,那就是“被告人认罪案件”,这边并没有提出需要对指控的罪名被告人也要进行承认。从字面上讲认罪就是承认罪行,就是对自身所进行的违法犯罪事实进行承认。  

参考文献:

[1] 施鹏鹏.  法国庭前认罪答辩程序评析[J]. 现代法学. 2008(05)

[2] 宋英辉.  日本刑事诉讼制度最新改革评析[J]. 河北法学. 2007(01)

[3] 龙宗智.  正义是有代价的——论我国刑事司法中的辩诉交易兼论一种新的诉讼观[J]. 政法论坛. 2002(06)

[4] 孙长永.  珍视正当程序,拒绝辩诉交易[J]. 政法论坛. 2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