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封闭社区内的居民生活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7 14:38:38 阅读: 59 次

摘要:封闭社区出现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后“单位大院”这一居住模式的瓦解,封闭社区被引入我国,如今,它已成为我国社区的主要类型。以往关于封闭社区的研究大都集中在地理学等学科,少有社会学学者对封闭社区做研究,且大部分研究停留在对封闭社区的产生和概念界定上。当前,封闭社区在我国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居住在封闭社区中,那么他们的生活会是怎样。针对这一问题,笔者在文章中通过封闭社区的居住空间、居民互动和社区参与这三方面进行了阐述。

关键词:封闭社区 居住空间 居民互动 社区参与

    一、封闭社区的界定

由于研究方向与侧重点的差异,不同学者对封闭社区都有自己的界定,其中最为普遍认同的是BlakelySnyder的定义:封闭社区通过建造围墙、栏栅或隔离带,将社区从公共空间中隔离出来,并且配有坚守人员和控制系统,以防止外人进入(Blakely&Snyder1997)[ BlakelyE. J. &SnyderM.G..Fortress America: Gated commun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M].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1997.]。在这一基础上,许多学者又对此进行了修改。McKenzie认为法律框架和建筑形式一样重要,它应该被纳入封闭社区的定义当中(McKenzie1994,1998[ McKenzieE..Privatopia: Homeowner associations and the rise of residential private government[M]. Yale University Press1994.]AtkinsonBlandy认为封闭社区是在一定的法律框架下,居民经由共同信念而聚集在一起生活的聚落场所,并且设有大门和围墙以限制他人进入(Atkinson&Blandy2006[ BlandyS.& SnyderM.G.Gated Communities:NeGating community development[J]. Housing Studies20052.],这一定义更注重共同的管理规范。同时,Webster在定义封闭社区过程中强调,学者在描述封闭社区时应将其作为城市的组成部分考虑在内,而不是把社区作为单独的个体来研究。

尽管各人的定义有所不同,但综合来看,可以归纳出以下几个基本特征:1、居住区在空间特性上是封闭的,有围墙、栏栅或隔离带,并且有保卫人员和CCTV监控系统。2、从公共空间中隔离出来,空间私有化。3、自愿性,居民或出于安全需求或出于对身份地位的选择和追求,自愿购买居住空间并入,且对社区有较强的认同感。4、有一定的法律契约框架,社区内居民都必须遵循一定的行为规范和管理模式,同时居民也享有相应的权力,对社区内的公共财产拥有使用权和管理权。也就是说,本文研究的封闭社区仅指新的住宅社区,调查对象也仅选取新型封闭社区。

新中国成立后的计划经济时期,在单位所有制和体质条块分割的背景下,出现并延续了几十年的“单位大院”居住模式,可以看作是我国早期的封闭式住宅区。随着我国社会、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单位的职能逐步减弱,单位制所产生的居住单元也逐渐瓦解。随后商品房开始出现并于上世纪末成为我国住房发展主导趋势,中国传统社区的全面瓦解致使城市居民产生了不安全感。在这一社会背景下,封闭社区开始出现并迅速发展,至今已成为我国城市社区的主要形态并改变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方式。

二、封闭社区的居住空间

我国经历了长期的传统社会,在这种传统社会里强调的是家庭及家族的私密性需求,因此,住宅设计和建设考虑的是如何满足家庭的隐私权,而家庭内部的成员除了家长之外,则不能有各自的隐私权[ 王冰.论住宅的社会功能及其发展[J].经济评论,19925.]。此后,在改革开放前,北方的大宅院、南方的墙门,从空间上来看都是开放的,家庭间的区隔并不明显,众多设施(如厨房、厕所等)都属于公用。然而封闭社区的特性决定了它在空间上的封闭。我国封闭社区大都借鉴欧美的先进经验,在空间上采取大门和围墙等隔离措施,将社区从社会公共空间隔离出来。我国大多数封闭社区内的住宅楼都装有独立的电子大门,这使得每幢住宅楼都成为了相互独立且封闭的个体,而随着居民安全意识的增强,每户居民都配备了安全系数较高的防盗门,每户人家又形成了封闭空间。由内到外一层层的隔离,使得整个封闭社区的封闭性格外强。因此,现代封闭社区更趋于封闭化,且在空间整体层面上将它打碎,导致了空间破碎化。

在我国的传统观念中,房屋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大家庭。传统社会,血缘关系基本存在于一个大宅院中,直系血缘关系的亲属大都生活在祖宅里,包括吃和住,甚至人际交往也仅限于此。因此,房屋对传统社会而言,它不仅代表了居住空间,更代表了一个大家庭。改革开放前,由于历史原因,大批的大宅院被征收或拆除,中小型的四合院成为住宅的主要形式。四合院中的血缘关系早已淡化,不同的家庭居住在此,每间屋子都代表独立的家庭,居民在院子里生活,相互间交往亲密。改革开放后,我国推行了住房制度改革,在这一政策下各地兴建大量楼房,楼房里的住户来自不同阶层,每一扇大门就代表了一户家庭,房屋的居住功能已远远超过其社会功能。

我国封闭社区大都属于商业兴建,但也不能排除由政府拆迁安置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构成的封闭型社区的存在。通常来说,由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构成的封闭社区在售价上低于由政府拆迁安置房组成的封闭社区,纯商业兴建的封闭社区在这些类型中售价更高。在传统社会,宅院的大小和装饰显现了家庭的富裕程度和社会地位,现代封闭社区的售价和配套设施则同样体现了家庭的经济状况,某种程度上也从侧面体现了家庭的社会地位。

三、封闭社区的居民互动

改革开放以后,不同社会群体在市场经济体系下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以个人财富和收入状况为标尺的新的社会分层开始显现,并逐渐成为城市居住空间分异的主导力量[ 余佳,丁金宏.大都市居住空间分异及其应对策略[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1.]。前文提到,我国封闭社区大致由纯商业开发社区、政府拆迁安置房社区、经济适用房社区和廉租房社区这些类型构成。相应的,封闭社区居民的构成,亦可以个人财富收入这一经济指标为标杆进行分类。

以往社区在空间上趋于开放化,空间的开放性也造就了开放式的居民互动。在以往开放式社区中,居民的内部互动与外部互动较强,具体体现在社区邻里间的熟悉度、互动强度与互动频度上。过去开放式社区居民间大都相互熟识,因为社区的分配早前由地段划分,老宅住户在拆迁后集体搬至新的社区,这保证了区域内居民并无明显的外流,同样的,由于居民间的熟悉度高,随之而来的互动强度与互动频度也体现出较高水平。

然而现代封闭社区的兴建则打破了以上格局。随着社会的发展,外来人口的不断流入,城市居民的异质性日益增强。市场经济迅速发展的前提下,人们对房屋的购买不再受相关政策限制,加之国民收入不断增长,购买能力亦逐渐加强。受这些因素影响,居民根据自身需求和经济状况,针对性地选择相应的社区,原有的“熟人社会”逐渐瓦解,且封闭社区的封闭性导致居民间难以做到“熟识”,因此,封闭社区内居民的熟悉度大大降低。在探讨互动频度与互动强度时,笔者将它们分别定义为居民间的互动次数和与之对应的互动总时长,从已有研究和显示观察中不难发现,封闭社区居民的互动次数较旧时相比已大大降低,且互动总时长也明显缩短,这一切也与封闭社区的封闭性密切相关。

那么在这样的状况下,封闭社区居民的互动机制又是怎样的,我们通过对已有研究的了解和现状的观察,总结出以下三点:,封闭社区居民互动受利益需求驱动,而利益需求又可分为个人利益需求和公共利益需求,从理性观点来看,现代人的互动大都基于资本交换,居民平时与邻居接触较少,之所以会进行深入了解,利益是大家关注的重要因素,当居民个体利益被他人侵害时,居民个体间的互动便由此产生,同样,当居民集体利益受到损伤时,居民的互动由个体小范围向集体大范围转变,进而保障自身与集体利益不受损伤;第二,心理需求是封闭社区居民互动的重要影响因素,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面对日益增大的压力时,往往会产生一些心理问题,而封闭社区的区隔使得居民在工作外也变得更加孤独,部分居民选择通过与邻居的互动来减少内心的孤独感。

四、封闭社区的社区参与

    所谓社区参与就是社区居民和组织以各种方式或手段直接或间接介入社区治理或社区发展的行为和过程。我国的社区参与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政府推行的社区建设,其在具体实践上主要体现在:居民参与社区服务,形成社会救助制度;参与改善社区环境, 提高社区居民生活质量;参与社区综合治理,维护社区安全、稳定;帮助弱势群体,促进社区思想道德建设;参与社区文体教育等活动,使社区居民素质得到进一步提高等方面[康宇.对于当代中国社区参与的理论分析[J].理论与现代化.20044.]

从我国社区现有状况来看,居民的社区参与程度较以往已经相对提高,特别是在兴建的封闭社区内,居民能够根据自身和社区的需求参与其中。为此,笔者将封闭社区的社区参与类型进行了划分,分别是“社区活动参与”和“社区利益维护”两大类。社区活动参与,顾名思义,便是居民参与到社区组织的活动中,这一类型在我国社区参与中最为常见。社区为了促进居民间交流,使居民对自己的邻居有一定了解,经常性地举办系列文娱活动,鼓励居民参与其中,同样,社区居委会也通过组织公益活动,帮助社区内有困难的居民解决燃眉之急,以维持社区的和谐发展。社区利益维护这一类型虽早已出现,真正被人们重视且参与其中却是在近些年。近年来,随着公民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切身利益需要自己争取。封闭社区属于封闭式管理,居民为此都缴纳了较高的物业费用,在这一前提下,封闭社区居民应当获得相应的服务与安全保障。当封闭社区居民的服务无法得到兑现、安全利益受到损伤时,居民会通过与社区居委会协商的方式来解决,采取民主的方式来达到利益诉诸。这也进一步地推动了封闭社区的民主建设。

以上是对封闭社区内最普遍的社区参与类型的解释,但这两点并不能完全概括之。我们可以发现,近些年有一类特殊的“社区参与”正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那就是“社区焦点事件参与”。所谓社区焦点事件,笔者将它界定为对社区居民部分或集体利益造成损害,且这种损害严重影响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的事件。封闭社区大多为新造社区,居民之所以选择封闭社区,是因为封闭社区内部生活设施齐备,绿化环境较好,且有保安保障居民的人身与财产安全,为此,封闭社区居民在购买时都付出了较高的代价。然而部分封闭社区的管理并不像其设施那样好,居民财产安全无法保障、公共设施荒废无人管理等事件常有发生。与社区利益维护不同,当这类焦点事件发生却无人监管时,居民可能会采取较为激烈的方式,如集结起来与社区物业、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形成对峙,希望通过这样偏激的行为把问题突出化,最终使问题得到解决。面对这类“社区参与”,往往都以管理方“被迫妥协”的方式解决,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何会出现这类特殊的参与方式,我们又是否能找到一些方法来避免它的出现。

   封闭社区在我国出现较晚,却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了我国目前主要的社区类型,因此,对封闭社区的研究变得尤为重要。通过上文的论述,我们对封闭社区内居民生活的三方面有了一定了解,但仍有许多不足之处需要改进,希望学者们参与到封闭社区的研究中,通过提出相关意见,使封闭社区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