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美国金融监管与货币市场金融创新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9 09:17:28 阅读: 58 次

 

 

摘要:

美国实施的Q条例与存款准备金要求等金融监管措施对金融行业的经营与定价行为进行了限制,影响了金融机构的赢利。面对监管规定的约束,20世纪7080年代,美国金融市场中涌现了大量以规避监管为目的的新型金融产品。本文将对美国货币市场中的三种金融创新——可转让支付命令账户、自动转账服务账户与流动账户进行研究,揭示金融监管对金融创新的刺激作用。

 

关键词:金融监管、金融创新、可转让支付命令账户、自动转账服务账户、流动账户

 

 

为维持金融系统秩序,维护金融市场的正常运行和保护市场参与者的正当权益,世界各国都对本国金融市场有不同程度的监管,其中美国无疑是各国中监管规定较为严格、体系较为庞杂的一个。

本为将研究美国7080年代出现的三种货币市场金融创新——可转让支付命令账户(Negotiable Order of Withdrawal,简称NOW账户)、自动转账服务账户(Automatic Transfer Account,简称ATS)与流动账户(Sweep Account),并揭示Q条例与银行准备金要求等监管措施对金融创新的刺激作用。

.可转让支付命令帐户和自动转账服务账户

20世纪70年代以前,允许储蓄银行经营的美国18个州中,有13个州禁止储蓄银行提供支票账户或任何形式的第三方支付账户。为了规避这一限制,位于马萨诸塞州的一家小型互助储蓄银行伍斯特消费储蓄银行(Consumer Savings Bank of Worcester)于1970年向马萨诸塞州银行厅(Massachusetts Banking Department)提出申请,要求推出一种称为可转让支付命令账户的新型账户。

NOW账户名义上是储蓄账户,但实际却具有银行活期账户的便利和活期账户不具备的利息优势。一方面,NOW账户支付利息。1976年至1982年期间,NOW账户与一般储蓄账户的利率差距一般在10个基点以内,并且有时支付的利息要高于一般储蓄账户。如1982年时NOW账户支付的平均利息率为5.21%,而一般储蓄账户为5.17%[ Herb Taylor, The Return Banks Have Paid on Now Accounts,Business Review, Jul/Aug, 1984, P. 12-23]

另一方面,持有者还可以通过书面签署一份支付命令要求储蓄银行转账给第三方,本质上与活期账户签发支票的做法并无区别。[ 所有提供NOW账户的银行都保留了要求账户持有人在支取或转移账户内资金之前7天提前以书面形式通知银行的权力,但这一权力很少真正使用。]这样一来,NOW账户不但规避了储蓄银行不得经营支票账户的限制,而且对Q条例中活期存款不得支付利息的规定形成了冲击。

NOW账户相较短期存款的优势影响,大量消费者存款开始由商业银行流向储贷机构,给商业银行造成了沉重的竞争压力。19738月份,马萨诸塞州与新罕布什尔州所有的商业银行、储蓄银行、储贷协会和合作银行获准提供NOW业务,缓解了银行面临的困境。到1974年时,马萨诸塞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已分别有236家和41家存款机构提供NOW账户。[ Katherine Gibson, The early history and initial impact of NOW accounts,New England Economic Review, Jan./Feb.,1975, P. 17-26]

虽然到1974年时,商业银行与大部分储贷机构都已开始提供NOW账户服务,但信用社仍未获得经营NOW账户的权力。有鉴于此,美国信用社管理局(National Credit Union Administration,简称NCUA)于19748月批准信用社发行股金提款单账户(Share Draft Account,简称SDA)。与NOW账户相同,SDA也具有可转让的特性。而且SDA持有者可以通过开具股金提款单对第三方进行支付,与NOW账户使用支付命令的做法异曲同工。此外,此类账户资金还可以通过借记卡和ATM卡进行支取。但由于信用社储蓄以股金形式存在,因此SDA支付给持有者的是股息而非利息。

1976年,国会进一步放开限制,允许新英格兰地区所有的存款机构开设NOW账户,1978年和1979年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的存款机构也获得了经营NOW账户的权力。

NOW账户在美国东北部地区的成功发展及市场利率高企带来的政治压力影响,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储蓄机构放松管制和货币控制法》(Depository Institutions Deregulation and Monetary Control Act),宣布从19811月份起全国范围内的银行及储贷机构均可向个人与非营利性组织提供NOW账户,并设定5.25%的利息上限。1982年,国会又通过了《高恩–圣杰曼储蓄机构法》(Garn-St. Germain Depository Institutions Act),批准存款机构从198314日起提供超级NOW账户。这种账户设定了2500美元的最小账户余额要求,但可支付的利息没有上限,并允许储蓄者随时提现和不受限制地签发支票。

授权储蓄机构在全国推出NOW账户的同时,美国国会还批准银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自动转账服务账户(Automatic Transfer Service Account,简称:ATS账户)。早在19753月份,监管机构已经赋予了商业银行在接到储户电话指令时将储蓄账户资金转入活期账户的权力,当年9月份又批准银行在获得预授权时将储户储蓄账户资金转账给第三方。到1978年,ATS账户获准经营。ATS账户的出现不仅与Q条例的利率限制有关,更是与电子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这种新型工具允许客户拥有储蓄账户与活期(支票)账户两个账户。客户资金平时储存在储蓄账户中,并计算利息,一旦活期账户出现透支或账户余额小于客户授权的最小额,则银行的计算机体系自动将储蓄账户资金转入支票账户。这样一来,客户既享受了用活期账户进行支票支付的便利,也获得了利息收入。

从本质上将,ATS账户与NOW账户并没有太大区别,都能在支付利息的同时提供支票服务[NOW账户一样,所有提供ATS账户的银行也保留了要求账户持有人在支取或转移账户内资金之前7天提前以书面形式通知银行的权力。],并且都计入狭义货币供应指标M1当中。但ATS客户只包括个人或个人独资企业,而NOW账户则可以面向个人,独资企业,部分非盈利组织以及美国所有政府单位。

. 流动账户

1970年代,商业银行还推出了另外一种与ATS运作逻辑十分相似的新型账户——流动账户(Sweep Account)。由于最初的流动账户主要面向企业客户推出,因此称为商业流动账户(Commercial Sweep Account)。在这种账户下,企业资金在活期存款账户与投资账户之间转移,投资账户主要包括回购协议(Repurchase Agreement)、商业票据与联邦基金等隔夜工具、货币市场存款账户(Money Market Deposit Account,简称MMDA)等存款工具、欧洲美元等离岸工具以及银行经或第三方货币市场共同基金(Money Market Mutual Fund,简称MMMF)等。

如果资金在活期账户与隔夜工具及离岸工具之间互转,则活期账户资金一般在每个工作日结束时转入投资账户进行投资,而在第二个工作日开始时转入活期账户,这样既不影响企业在工作日签发支票,又为企业带来了较高收益。如果资金在活期账户与MMMF之间互转,一般只在有需要时从MMMF赎回足够股份来满足活期存款账户的支付需求。由于D条例规定MMDA最多只能进行6次转账操作,因此如果资金在活期存款账户与MMDA之间互转,通常做法是为活期存款账户设立目标余额,每个工作日结束时把超过目标余额的部分转入MMDA,而在活期存款账户签发支票并兑现后将MMDA资金转回活期账户以维持其目标余额水平。银行一般保留MMDA每月最后一次转账权限,在必要时将MMDA账户所有余额转回活期账户。

受技术的限制,早期的商业流动账户大多通过人工方式转移资金,其客户范围较窄,尚未在市场中大规模推广,未能实现实质性增长。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运算成本的降低及各种应用软件的开发,存款账户自动化管理逐渐成为可能,市场中出现了主要依赖计算机来执行交易的零售流动账户(Retail Sweep Account)。

零售流动账户最早在1990年代初就已经出现,但由于其合法性未得到确认,这种账户的使用并不普遍。19941月份,美联储批准商业银行使用一种自动将客户交易账户(包括NOW账户、活期存款账户、ATS账户及其他支票账户)存款转入非交易账户(主要包括MMDA)的新型计算机软件。1995年美联储又公开宣布流动账户合法,只有国会通过法律明确禁止才能阻止流动账户的发行。法律地位的确立拉开了零售流动账户快速发展的序幕。

一般来讲,零售流动账户分为两类。类使用最为普遍,称为更低余额流动账户。银行根据客户的支付规律设立交易账户更低额度,超过更低额度的资金由银行计算机系统自动转入MMDA,一旦交易账户余额低于更低限额,资金又自动由MMDA转回交易账户进行弥补。与商业流动账户情况相同,由于MMDA受到每月转账次数的限制,因此若采取此类资金互转方案,银行一般会预留最后一次转账的权限,必要时将MMDA余额一次性全部转回交易账户。第二类称为周末流动账户。顾名思义,银行在每周五结业前将交易账户资金转入MMDA,周一时转回交易账户。这种安排使用较少,1990年代中期时只有10%的流动账户为周末账户。

1995年起,零售流动账户开始出现显著增长。19954月份时,通过零售流动账户转移的存款累计为75亿美元,到19955月份达到了149亿美元,19966月份时更是突破了1000亿美元。受经济环境影响,2009年初时零售流动账户资金转移数额短暂下降,但很快回升,20123月份时为8040亿美元。[ 数据来源:美联储货币事务局(Division of Monetary Affairs, Fed]

科技条件的成熟为零售流动账户的出现提供了硬件支持,但银行推广这种新型账户背后的主要动因是规避D条例提出的准备金要求。由于MMDA被定义为个人储蓄账户,准备金率为0%。一家商业银行设定可满足当日支付需求的交易账户更低额度后,可以在每个工作日将超过更低额度的余额转入MMDA,从而只需为交易账户留存的少量资金维持准备金,转入MMDA账户中的资金则得以免除准备金要求。举例来讲,假定交易账户准备金率为10%,银行通过流动账户将6000万美元的交易账户存款转入MMDA,如果资金的转移发生在当月天,那么当月应维持的准备金就减少了600万美元;如果当月15日转移资金,那么当月准备金减少300万美元;如果当月20日转移资金,准备金仍减少了200万美元。

实证研究也表明流动账户的出现对银行准备金余额产生了巨大影响。贝内特(Paul Bennett)等人发现,到2000年提供流动账户的商业银行中,需维持保证金余额的已降至30%,即使这剩余的30%的商业银行业有些也可能不受准备金要求限制。[ Paul Bennet & Stavros Peristiani, Are U.S. Reserve Requirement Still Binding?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Economic Policy Review, 8, P. 1-16.]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针对5000多家存款机构进行的样本研究从另外一个角度展示了流动账户对银行准备金的影响。该行对样本机构中的大型存款机构进行分析后发现,提供流动账户的大型存款机构准备金余额占交易账户存款的比例大幅下降,到1999年这一比例已经降至1.5%。而对于未提供流动账户的大型存款机构来说,准备金余额占交易账户存款的比例仍在4.5%左右。

   

通过对20世纪7080年代出现的三种新型货币市场金融工具的产生与发展过程进行研究,本文发现美国金融监管对金融行业定价及经营行为的限制与金融创新的出现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国金融行业的发展仍处在较不成熟的阶段,美国金融监管与监管套利之间的猫鼠游戏提醒我们,在制定金融行业监管规定时,一方面要注意不能过多干涉市场的自由运作,对金融机构的正常赢利行为形成干扰;另一方面则需要谨防金融企业的监管规避行为,防止部分金融市场参与者对监管漏洞的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