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浅析表演艺术与生活的关系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9 11:15:45 阅读: 55 次

摘要:长期以来,艺术与生活的关系一直是文艺工作者关心的话题,不可否认地,艺术源于现实生活,但又不等同于现实生活,艺术是对生活的凝结与提炼,并将其赋予美的种种,引导人们进一步挖掘和品位生活。因此,演员必须细致地观察生活,通过自然的手法将艺术生动地展现。

关键词:表演艺术,生活,关系

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我们一直在探讨表演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在艺术形象中所包含的客观因素,已经不同于自然形态的生活原型,而是集中、提炼了生活形象中的精华,集中了作者生活中反复感受到了的东西,有的甚至如鲁迅所说的“杂取种种人而合成”的一个。

表演艺术源于生活。这个命题经历长期的发展,黑格尔提出了艺术美是“理念的感性凸显”,但否定艺术的现实社会根源。别林斯基把黑格尔的公式演变成艺术是对客观现实的感性突现;车尔尼雪夫斯基大胆宣布:“美即生活”。二人的伟大功绩正像马克思在德国完成哲学界的革命一样,把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美学命题移植到了唯物主义现实社会基础上来。在艺术的来源和表现内容上,认为它们都来源于生活,都是社会生活的表现。对生活要细致认真地观察与思考,这是学表演关键的步。想要把戏演好,得先对生活有细腻的观察,要使观察成为习惯,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譬如,简单到一个受到惊吓的反应,假设有东西在身后落下,发出巨响,受到惊吓的那个人必定是先转头看看自己背后有没有立即的危险,再调低视线看看落下的是什么东西,最后才抬头察看它是从哪个地方落下的,这些连贯动作虽然短暂,却是有层次的,而这也是一般人受到惊吓时自然的反应。因此,作为的演员,我们的表演必须是基于最平实的生活,一个个细节的构造必须尊重最原始的生活规律。

表演艺术并不等同于生活。艺术源于生活,并不意味着自然主义的真实再现,有时这种真实还要被加以特殊的艺术处理。高尔基说“因为人不是照相机,不是给现实拍照”。现实生活虽然丰富多彩, 却代替不了艺术,因为从本质上看艺术是艺术家按照“美的规律”进行创造性劳动的产物,是艺术家心灵的产品,它的价值不在于提供实物。一件艺术品不论通过何种物质材料来建构,毕竟是虚幻的观念性的东西,而不是物质实体性的东西。因此,艺术之真,不应该也不必要同实际生活中的事物划上等号。歌德曾经对人们鉴赏艺术的态度作过分析,认为人们鉴赏艺术时有两种态度一种是专门看其中“模仿的真实”,另一种则能看到艺术“内在的真实”。他认为前一种是“缺乏修养”的“拙劣的粗俗的观众”,后一种是“真正懂得艺术的观众”。艺术是优美的表演和感情的抒送,它决不是奢华杂乱的舞台、决不是做作的动作和无病呻吟。铜臭酝酿不出艺术,生活才是艺术的源泉!

生活中充满了表演艺术。从视觉上,我们看到蓝蓝海洋之宽阔、小河流水之细腻、花儿盛开之美丽、春风拂柳之温馨;从听觉上,我们听到惊涛拍岸、高山流水、鸟儿争鸣;从嗅觉上,我们嗅到花儿的芬芳、泥土的清新;我们从这些生活中感悟出美好,感悟出艺术无处不在。的确,生活不是缺少艺术,而是缺少发现其艺术性的眼睛。在表演艺术创作中,生活是演员创作角色时的全部工作基础,是表演艺术创作的基石,因而观察生活就成为演员创作中重要的一部分。

首先,观察生活是演员摆脱匠艺式表演的重要途径。所谓匠艺,就是用一种刻板的模式,用一般化的表现方式,用虚假、过火的表演,作为表演艺术创作的手段。这种表演观念,脱离真实的生活依据,凭主观臆造,贴标签式地表现人的喜怒哀乐,脱离生活的质感,表演就失去它特有的魅力,从而削弱表演的深度和广度。

其次,观察生活是艺术作品的节奏具有生命力的保障。节奏是生活的规律,有快有慢、有密有疏。节奏在表演艺术中至关重要,把握不了节奏,就会导致戏与戏之间没有延续性,交流错位,舞台调度机械、生硬,艺术作品拖沓、冗长。作为一名演员,不去理解生活中节奏的变化,不通过自己的心灵去感受现实中的节奏,单纯模仿,永远无法掌握节奏跳动的脉搏,无法赋予节奏以生命力。

再次,观察生活是寻找体现人物手段、展现人物性格的更佳参照方式。作为演员,要学会用自己的眼睛窥视,在平凡中发现美与丑,在一般中见到个别,在个别中见到一般。表演创作没有固定的、纯粹的技巧,要想塑造出有血有肉的、具有典型性格特征的人物形象,就必须在周围平凡的生活中捕捉创造形象所必须的素材,并加以提炼、选择。

最后,观察是激活想象力,使表演进入更佳状态的重要手段。演员在舞台上树立很强的信念,自觉地进入一种正确的人物自我感觉之中。信念进一步打开了演员想象的空间,给表演艺术创造带来了更加宽广的自由度。实践证明,人的想象力的丰富性和效率是与人所积累的生活经验相辅相成的。进入一种自觉的自然状态中,产生进行创作的兴奋与激动,真情便会从内心的角落里涌动出来。

现实生活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是艺术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演员要养成随时随地观察生活的习惯。只有观察生活,才能利用生活。通过对生活积累,把对人生、人性的认识深度融入到表演艺术创作中,最终达到表演艺术创作的目的,塑造出典型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参考文献:

[1] 转引自朱狄.当代西方艺术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55.

[2] []阿瑟·丹托 欧阳英译.艺术的终结[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

[3] 汤因比.艺术的未来[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

[4] 傅洁琳.文学艺术与社会生活的"流通""交易" [期刊论文] -理论学刊20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