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英语话语标记语听力教学模式探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9 15:47:23 阅读: 49 次

摘要:话语标记语在听力教材中出现频率高,并且对英语学习者的听力理解起到提示、判断、推理、缩短理解时长的作用。本文针对我国英语听力教学模式的现状,以教授话语标记语为例提出改进英语听力教学模式的四点建议,希望为英语听力教学提供一个新的教学模式。

关键词:话语标记语  听力  教学模式

基金项目:本文是河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话语标记语与EFL听力理解教学研究”成果之一,项目批号:2009XSK028

1、引言

多年以来国内外学者通过对话语标记语的研究表明,在英语的听说中话语标记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陈新仁(2002)通过调查指出中国大学生在进行话语标记语的使用时存在单一性和母语负迁移性;何安平、徐曼菲(2003)通过语料库方法对英语口语中出现的话语标记语进行调查,指出wellI mean等话语标记语有助于提高英语学习者口语水平,并对改进英语口语教学有重要的启示。英语听力教材内容多是英语现实口语,因而在英语听力教学中加入话语标记语的讲授是十分必要的。但在传统听力教学中教师往往忽视了话语标记语的作用。笔者针对我国英语听力教学模式的现状,以教授话语标记语为例提出改进英语听力教学模式的几点建议。

2、话语标记语在听力教学中的重要性

笔者用语料库检索软件AntConc 3.2.1对国内各大高校普遍选用的英语听力教材《英语初级听力》文本中的话语标记语进行检索,并在软件检索的基础上辅助以人工检索,排除某些与话语标记语同形,但是并非起到话语标记语作用的词或词组,以保证被检索词频率统计的准确性。统计结果显示,文本中句子总数为6,533,检索出的话语标记语共有38个,出现频率由高到低依次为andbutwellsoI thinkbecauseyou know等,在全书中出现次数为2,074次,以上数据表明话语标记语在英语听力材料中有极高的出现频率。

在听力理解过程中,学习者可以借助话语标记语获得听力材料中所预期传递的信息,还可以引导学习者在其大脑中预先形成对话语标记语之后话语的假设,从而对听力理解起到提示、判断、推理、缩短理解时长的作用。以well为例,在《英语初级听力》中well作为话语标记语出现次数为210次。它具有提示话题开始的语用功能。如“Well, now ladies and gentlemen, that was our last item[1]P546”中,说话人通过使用well告知听话人话题开始,提示听话人注意well后的话语信息。在交际中,有时well后引导与听话人预期相悖的话语,具有预示意见分歧的语用功能,如“Dennis: That all you did was discuss business together? I cant believe that!Cynthia: Well, thats exactly what we did![1]P433Well还具有话题转换的功能。“And as you can see, , thats the station! Just across the road! Anyway. Well, its a lovely hotel, isnt it? [1]P381”此句中well是话题转换的标志,说话人从诉说自己的经历转为与宾馆另的一位客人讨论新话题。此外,well还具有缓和面子威胁、延缓言语行为、提示信息短缺和修正信息的语用功能。冉永平(2003)对well的这四种语用功能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话语标记语在听力理解中的重要语用功能决定了将其融入听力教学的重要性。

3、改进听力教学模式的几点建议

英语教学应当是“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以教师指导学习为辅”的双重作用过程。教师单一的、填鸭式讲解容易忽视英语教学中个体、性别差异;而过分强调学生自主地、单一地通过网络平台学习语言知识忽视了教师在教学中引导和推动的作用。因此,在英语听力教学模式中话语标记语的学习应当注意如下四点:

1)教师在听力教学过程中不是让学生单一地“听”,即不是简单将听力材料通过设备输送给学生,还要对话语标记语进行分类讲解。如听力材料中出现well,教师在播放音频前应当对其不同的功能辅以实例进行讲解,使学生获得相关知识信息,从而为更好地理解听力材料做准备。

2)教师应当对听力材料进行技术处理,即不能单纯借助已有听力教材的编排形式,而是要辅以计算机技术对其进行编排,如在听力材料中话语标记语后面插入10秒静音。对话语标记语后话语进行延迟播放能够使学习者在大脑中调用已习得的该话语标记语的功能信息对后面的话语进行科学的预测。

3)对同一话语标记语进行反复练习,即根据行为主义和认知主义理论相结合的方法对学习者大脑中二语的认知系统进行反复刺激,这一过程中不仅仅是“听”,而且要“说”,也就是对话语标记语出现前后的信息进行理解和产出的训练。这一过程要充分考虑到英语学习中教师辅助和学习者自主的双重性问题。

4)教学过程中要从简入繁,即先从出现一个话语标记语的对话开始,逐步练习听多个话语标记出现的话语。根据个体和性别差异的问题,这一过程可以实行学生自主练习和教师针对学习者特点进行分别讲解的方法。

通过以上模式的构建,二语学习过程中出现的个体和性别差异问题、语言知识分类习得和语用知识可教性问题、运用计算机技术辅助听力教学问题以及听力教学中语言学知识不足等问题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决。

 

参考文献:

[1] 何其莘等. 《英语初级听力(教师用书)》[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1.

[2] 陈新仁.话语联系语与英语议论文写作:调查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25.

[3] 何安平,徐曼菲.中国大学生英语口语Small Words的研究[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36.

[4] 冉永平.话语标记语 well 的语用功能[J].《外国语》,2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