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中国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2:36:41 阅读: 48 次

摘要:在政策层面分析我国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机遇,从经费、专业人才、工作流程、工作目标、群众认知和社会基础探讨我国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发展的挑战,为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社区精神卫生服务提供参考,使更多群众能够在社区就能接受到优质的精神卫生服务。

关键字:社区 精神卫生 机遇 挑战

     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2009年的调研数据显示,精神疾病和自杀在我国疾病总负担中已居首位,约占疾病总负担的20%。到2020年这一负担比例将上升至疾病总负担的l4。目前我国人群精神疾病总患病率已达1 5%左右,估算大约有1 600万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受到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的l 7岁以下儿童青少年约3 000万人,全国抑郁患者约3 000万人,各类老年期痴呆患者近600万人l 。我国的精神疾病的防治一直依托专业的精神卫生机构,但是长期的住院治疗导致了患者生活质量下降,社会功能丧失以及高额的医疗费用,为个人、家庭、社会造成沉重的负担。欧美精神疾病的防治工作经历了从“隔离管理”、住院治疗到“去住院化”过程,在“去住院化”的同时积极开展社区精神卫生服务2  ,这样能够有效的整合社会资源,节省医疗支出,促进患者保持社会功能。但是当前我国社区精神卫生的发展仍然面临着诸多的困难。

1 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发展的机遇

对社区精神卫生服务有着长期的规划,明确了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基本模式、职能范围及相应的指标体系。

1.1 由卫生部、民政部、公安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2002410日发布的《中国精神卫生工作发展规划(2002-2010)》中指出将精神卫生患者康复工作纳入社区卫生服务体系,依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在精神卫生专业机构技术指导下,建立社区重点精神疾病患者档案,开展定期随访、家庭病床和护理、常规康复等工作,使患者在康复期能够维持合理的治疗和康复指导,提高其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应该有计划地通过各级财政支持建立或改建精神疾病社区康复机构或设施,并对其改造和管理的费用给予一定补贴。在《中国精神卫生工作发展规划(2012-2015)》意见稿中指出充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的心理咨询专业人员,开展居民心理健康指导。每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有条件的乡镇卫生院应当至少配备1名专职或兼职全科医师或护士承担精神卫生防治任务,其中服务人口超过2万人的有条件的乡镇卫生院应当至少配备1名专职全科医师。

1.2 2008115日卫生部联合17部委发布的《全国精神卫生工作体系发展指导纲要(2008-2015年)》中指出在基层地方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充分利用社区内资源,做好精神疾病社区管理与服务工作;在精神卫生专业机构的指导下,由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农村医疗卫生机构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医疗康复服务;各类精神疾病社区康复机构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生活照料、功能训练、技能培训等康复服务。

1,3 20121026日通的精神卫生法指出社区康复机构应当为需要康复的精神障碍患者提供场所和条件,对患者进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的康复训练。 医疗机构应当为在家居住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提供精神科基本药物维持治疗,并为社区康复机构提供有关精神障碍康复的技术指导和支持。

2  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发展的挑战

2.1   经费不足

     我国当前正处于社会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社会公共服务体系不完善,精神卫生服务的经费一直采用“中央补贴地方”的模式,而地方经济发展存在严重的不均衡,导致家庭和地方财政对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投入存在巨大的不平衡;社区精神卫生承担的主要职能在于康复,虽然我国医保支付体系在对象和病重逐渐实现高覆盖,但是对于精神康复的相关项目仍然存在较多盲区;精神疾病患者工作能力的减退和丧失,导致家庭和个人的经济负担,财政补贴和就住措施曾在不足。

2.2  精神卫生相关从业人员严重不足

     社区精神卫生的从业人员主要包括精神科医师、心理咨询师、防保医师、康复治疗师等,2006年卫生部调查显示注册精神科医师数量为19 130名,每10万人仅有精神科医师1.46名,只有国际标准的1/4。 这些医师主要集中于专业精神卫生机构,而社区精神卫生服务专业人员更是缺乏,我国的医学教育长期以来一直以其它临床科室为主体,精神医学教学课时少,实习周期短甚至缺如,传统观念对精神科医师的社会认同低,导致医学院校毕业生从事精神卫生相关服务意愿下降且行业人才流失严重3。开展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主体全科医师和防保医师从数量和质量上均有欠缺4

2.3  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工作流程及目标不明确

     社区精神卫生工作主要包括患者管理、预防、筛查、诊断后治疗、康复,上述工作需要需要医疗、行政、公安、民政等多部门联合执行,但缺乏总体目标,导致工作流程和工作目标不明确,对各级部门的考核体系规定不明确。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工作不能得到有效开发,精神疾病患者档案管理混乱,预防、筛查和康复的方法和评价指标不完善,康复场所建设滞后。

2.4 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群众认知低

有调查显示重性精神障碍患者中完全不知道和听说过但不清楚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患者分别为43.4%30.2%,较为规律地接受了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患者只有37.6%,对现今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十分满意和比较满意者较低分别占20.0%17.8%5。这说明社区精神卫生服务开展范围窄,群众知晓率低。对于除了重性精神疾病的其它精神卫生问题患者更是无法获得有效的服务。

2.5 社会基础薄弱

我国社会资源参与精神卫生服务意愿不高,媒体对于精神卫生事业的正面宣传不多且存在诸多负面报道,对于精神疾患的歧视观念一直存在,导致患者回归社区的阻力巨大。

社区精神卫生的发展虽然存在诸多困难,但社区精神卫生工作的积极开展对于减轻社会、家庭负担,促进患者回归社会方面欧美的多年时间证明是精神卫生事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我国需要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社区精神卫生发展的模式。

1、健康报,世界精神卫生日精神卫生服务资源依然稀缺,200810l1日.

2、甘一方, 积极开展社区精神卫生服务是全科医生的重要职责》,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032(5)129-130

3、郑灵巧.中国精神卫生服务现状调查.医院管理论坛,2008l28

4、张伟波,张国芳,沈文龙等,徐汇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心理卫生服务能力现状调查分析.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024(3)27-29

5、王久英、唐利荣、张娜等, 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对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的认知和需求研究.中国全科医学,2012,1535:4089-4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