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目的论视阈下的中国菜谱英译研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3:29:16 阅读: 41 次

摘要:目的论指出翻译不仅仅是人类的一种行为活动,而且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活动。翻译时译者要结合翻译的目的和译文读者的特殊情况,从原作所提供的多源信息中进行选择性的翻译。在中西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今天,菜谱翻译不仅是语言的转换,而更多的是文化内涵的传递。本文从目的论角度对中国菜谱的英译进行了研究。

关键词:目的论;中国菜谱;英译

 

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西文化的交流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对中国饮食产生浓厚的兴趣。中国菜谱已经成为我国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将中国菜谱翻译成既有中国韵味又被外国友人接受的译文,对于促进不同民族间的交流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然而中国菜谱的英文翻译却不够规范,往往造成误解或困惑。近年来,这一点不但有专家呼吁,政府也开始重视这一问题。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中,有关部门已经对中国菜谱统一翻译标准。但是,总体而言,由于中国菜系复杂,每一种菜系还有非常多的地方菜,目前制定的菜谱翻译标准远远无法满足需要,菜谱翻译问题远远没有解决。因此,对中国菜谱翻译进行系统研究具有实际意义。本文试图将目的论运用于中国菜谱的英译研究。

一、目的论概述

目的论(Skopos theory)是德国功能派翻译理论的核心理论,20世纪80年代由德国两位的翻译理论家弗米尔(Hans J. Vermeer)和赖斯(Katheria Reiss)创立。该理论认为,翻译是一种交际行为,翻译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决定整个翻译过程,即“目的决定手段”,翻译策略必须根据翻译目的来决定。此外,还要考虑译语与原语在语言和文化方面的差异,也就是说,传统翻译理论中居于首要位置的“信”、“忠实”或“对等”,都要服从于翻译目的或功能。由此,目的论对翻译过程提出了三项基本法则:目的法则、连贯法则和忠实法则,其中“目的法则”是首要法则。“目的法则”强调翻译应能在译语情景和文化中,按译语接受者期待的方式发生作用。翻译目的进一步分为三类:译者的基本目的(如赚钱)、译文的交际目的(如传递信息)和特定翻译策略或手段要达到的目的。“目的法则”突破了对等理论的限制,要求翻译活动必须依据翻译目的,以文本目的为翻译过程的准则。同时,它还强调忠实原则(fidelity rule),并提出了翻译标准多元化(poly-criteria)的观点。这就使得翻译更贴近实际,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译者所遇到的翻译工作是多种多样的,单一的翻译标准并不能囊括一切。

二、目的论对中国菜谱的指导意义

    目的论突破了传统翻译标准的局限性,为译者灵活地进行中国菜谱翻译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指导。中国菜谱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信息功能和文化内涵传递功能,中国菜谱英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使信息功能和文化内涵传递功能得以实现,向他人传递准确的信息,并使读者了解中国的文化内涵。然而,目前中国菜谱的翻译常常让人困惑不解或啼笑皆非。例如,“夫妻肺片”直译为“Husband and wifes lung slice”,这个翻译不但缺乏文化元素,还传递出了错误的信息,让目的语读者困惑;再如将“狗不理包子”音译为“Goubuli Baozi”。这种翻译方法虽然简单,却很难传递原文信息,也很难让目的语读者了解原文的文化内涵。可见,中国菜谱的英译首先应遵循的法则是“目的法则”,译者应将目的语语言和文化背景作为不断参照的参数,将自己置于译文读者的位置,尽量使译文符合读者的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从而达到预期的效果。

三、目的论指导下的中国菜谱翻译策略

(一)直译法

如果菜名简单明了,没有文化内涵,直接道出了菜肴的内容和做法,如“百合蒸南瓜”、“橄仁炒鱼松”等,就可以采用直译法。这种翻译方法既实现了原文信息的传递,也保留了原文形式,是一种更高程度的对等。直译能达到功能对等的菜谱英译可根据菜名的内容与构成分为以下几种:一是烹调方法+主料+配料,例如,百合蒸南瓜steamed pumpkin with lily;橄仁炒鱼松fried fish floss with olive seeds。二是烹调方法+主料+配料+style,例如,北京烤鸭roasted duckBeijing style;川味烧蹄筋braised pig tendonsSichuan style。三是主料+配料+器皿,例如,干锅萝卜腊肉smoked pork with turnip chips in hot pot;铁板蒜子黄鳝spiced eels with garlic on iron board。四是口味+主料(+配料),例如,香辣鸡丁spicy chicken dice;乳香鱼嘴milk-flavored fish lips等。

(二)意译法

在菜谱英译中,若菜名含有文化元素或历史文化故事,直译会引起读者对菜名指称意义的误解。此时就需采用意译法,舍弃原文形式,保留其意义,以取得功能对等的效果。例如,如果将“红烧狮子头”译为“braised lions' head”,不仅不能引起译文读者的食欲,反倒让他们倒胃口,让他们感到恐惧,更别谈功能对等了。“红烧狮子头”指的其实就是肉丸子,可以将其意译为“meat ball”。再如,如果将“红莲白雪藏龙”中的“白雪”译为“white snow”,把“龙”译为“dragon”,则不能实现信息传递的功能。其实,“白雪”是指蛋白,“龙”是指虾仁,因此,可将其意译为“shrimp with shelled olive seed and eggwhite”。

 

参考文献

[1]黄海翔.中餐菜单英译浅谈[J].中国科技翻译, 1999(1).

[2]刘清波.中式菜名英译的技巧和原则[J].中国科技翻译, 2003(4).

[3]仲伟合、钟钰.德国的功能派翻译理论[J].中国翻译, 1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