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宗教道德情怀与人文精神的交织——试论《小妇人》展现的宗教道德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3:56:14 阅读: 37 次

 

摘要

美国作家露易莎·梅·奥尔科特的代表作《小妇人》作为美国女性文学中一部经久不衰的作品,它吸引和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它以作者自己的家庭生活为原型,描绘了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马奇家四姐妹梅格、乔、贝思、艾米的成长故事,故事细密绵长,情节生动感人。自其出版以来,批评意见多源于奥尔科特用理念搭起的道德框架,使全书贯穿着枯燥说教的气氛。本文经过对《小妇人》文本分析后认为,让这部作品熠熠生辉的恰恰是奥尔科特在作品中传达出来的宗教道德情怀与人文精神的碰撞。

 

[关键词] 露易莎·梅·奥尔科特  宗教道德  人文精神

 

 

宗教道德情怀与人文精神的交织

——试论《小妇人》展现的宗教道德

 

前言

《小妇人》的作者路易斯·梅·奥尔科特出生于一个宗教气息浓郁的家庭,奥尔科特在她父亲的影响下,对美国的超经验主义产生了深厚的兴趣,自信自立,崇尚独立思考。其母是美国上流阶层的清教徒,奥尔科特继承了母亲强烈的道德意识。作为一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小说,奥尔科特在小说中毫无保留地表现出了她所接受到的宗教传统美德。

另一方面,《小妇人》在对宗教美德继承的同时,用人文的视角对其进行了反思。奥尔科特用人文的精神取代了宗教中对人性的压抑,《小妇人》中处处闪现着宗教传统和人文精神交织的亮点,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富有人文色彩的宗教伦理使它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获得了新的突破。一个多世纪过去了,这本书的光彩未有稍减,它受到越来越多文艺批评家的关注。《小妇人》显得更加光彩夺目,它就像一块巨大的磁石,牢牢地将一代人与另一代人联系起来,它用无限温馨甜美的家庭生活打动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 刘春英:《露易莎·梅·奥尔科特和<小妇人>》,《暨南学报》2001年期]

 

一、《小妇人》对宗教美德的传承

 

(一).带有宗教气息的字词

《小妇人》全书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清教色彩。从目录中看,章的名称是“朝圣”,描述的是在圣诞节前夕,一家人收到父亲从战地中的来信,围着火炉读信的温馨场面。母亲一边让她们回忆儿时演出《天路历程》的经历,一边让四姐妹了解自己的缺点,并说“在圣诞节的早上,你们就会在各自的枕头底下得到指示书了。”[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小妇人》 洪怡 叶宇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73月第1版 第12

本文中关于原文的引用均出自这本书。]这是一种平和的爱的教育,用的就是宗教潜移默化的作用。

第六章“贝思找到了美丽宫殿”,第七章“艾米经过屈辱之谷”, 第九章“梅格去了繁华世界”,其中“美丽宫殿”、“屈辱之谷”、“繁华世界”都是出自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美丽宫殿”是坐落在艰难山上一座美丽的宫殿,它是智慧之所,它察验着天路客的信仰和知识,它也是灵命进深的地方,天路客在这里养精蓄锐,为了走更远的路。[海燕:《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道路》,《生命季刊》2003年第二期

]书中老劳伦斯先生邀请没有钢琴的贝思去他们家弹奏钢琴,对于贝思来说劳伦斯先生的房子就是美丽宫殿,音乐更是贝思一生的美丽宫殿,她的感恩心在这里得到升华。可见这些名词是与情节丝丝相扣的。

 

(二).体现传统宗教道德核心

 

    1.自律惠人的宗教美德

道德的培养是基督教教义的重要部分,它提倡对他人能博爱、仁慈、宽容、诚实。小说中马奇夫人注重子女的教育,宗教美德在其中处处闪现,就如书中写道:“这所老房子里的种种美德可供街坊谈上一个星期。”

例如在小说一开始“圣诞节快乐”一章中,就展示了“奉献”的精神。虽然马奇家并不富裕,但是一家人能读着来自远方的父亲最真挚的祝福,大家都其乐融融。这时有个可怜的邻人来乞讨,说是没有食物,几个小孩已经饿了好久了,希望能得到一些事物。马奇太太问女儿们,愿不愿意把早饭分一部分给人家作为圣诞礼物,姑娘们一致同意,把养麦糊和面包装了一篮子送去。四姐妹被称为“小天使”,并领悟到了“爱邻甚于爱己”。马奇太太并没有进行布道式的说教,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孩子们如何拥有一颗怜悯和慈善的心。

又如有一次一位夫人举办一个展销会,邀请艾米来参加。艾米做了充足的准备,一心一意地想主持艺术品的展台。但她过分展示她的小聪明以致引起主办夫人的女儿的妒忌,要艾米去主持鲜花展台,把艺术品的展台让给她。艾米很不甘心,带走了自己原来为艺术品展台所布置的装饰品。但经过母亲的安慰,她还是把装饰品留在艺术品展台,她善意的举动也使那个妒忌的女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让艾米学到了宽恕这一美德。

“梅格去了繁华世界”一章中,梅格要去时髦富裕的莫法特家做客。因为家里穷,没有时尚精致的服饰,在一次晚会前,她的朋友出于好意借给她衣服,把她打扮成贵夫人模样,可是完全失去了少女的天真。无意中她又听到太太们的冷嘲热讽,笑她只有一件旧的薄纱衫,还讥笑她们家对邻居劳伦斯家的钱财有所企图。梅格听到这话感到很委屈,回家后在母亲面前坦白自己的虚荣,痛恨自己的愚蠢,并保证以后不再爱慕虚荣。后来她嫁了并不富有但很疼爱她的丈夫。这章充分体现了奥尔科特的清教主义生活态度:习惯于清贫艰苦的生活,不为之苦恼。

 

    2.“救赎”通向自由之道

在宗教改革之前,救赎的权利掌握在教会手里,广大的信徒在灵肉分离的两端备受煎熬。当宗教改革完成了人和上帝的和解,人们能进行自我救赎。宗教主张“救赎”精神,旨在让人们建立起内在的道德自觉。《小妇人》一书中这种“救赎”的精神处处可见。

艾米违反老师戴维斯先生的规定,将腌酸橙带到了学校而被同学告发,戴维斯先生勒令她将腌酸橙扔掉并在全体同学面前体罚了她。“一时间,她感到头晕目眩,几乎要跌倒在她所站的地方,而且把心哭碎。”她觉得她是无辜的,等到下课,她立马委屈地跑回了家。马奇太太并没有责罚她,而是细细地安慰了她,并让乔将退学的信交给学校。马奇太太认为艾米违反了人家的规定受到惩罚是罪有应得,但是她极力反对这种纠正错误的方式。从这里可以看出,马奇太太认为教育重在引导,而非暴力压制。正确的引导能使人走上对的道路,体罚暴力等强制措施反而会让人产生逆反心理。这是一种宗教中最朴素的“救赎”心理:对罪恶的态度不是惩罚而是救赎,用感化和引导,引发人的自我救赎。

 

 

 二、《小妇人》中人文精神的渗入

(一).重视人的价值,赞美人的才智

 奥尔科特在小说中不仅赋予了四姐妹美好的品德,还赞美了她们的聪明才智。作者无时无刻不在渲染梅格的持家有道、乔的文学创作天赋、贝思的音乐才能和艾米的艺术审美能力。

乔有出众的文学天赋,但是作者在书中强调,“她(乔)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她在写作的时候,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白天和黑夜都嫌太短。”她的天赋有先天的因素,更多是后天培养形成的,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其中产生了很大的作用,体现了作者对自我价值的重视。

艾米非常喜欢艺术,虽然不像乔在文学中有这么多的天赋,但她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她艺术的道路。为了研究光影,她在仲夏的炎炎烈日下划船到河里去。一点儿也不担心这样会晒黑皮肤。还有为找准“视点”长时间眯着眼睛调整角度,也完全不顾鼻子上弄出皱纹。

她曾把热情误认为灵感,以年轻人的冒险的心态摸索艺术,不过就像米开朗琪罗说的那样:“天才就是永恒的耐心。”艾米身上就有这种天才的气质,虽然经历了很多的困难,但她总是百折不挠。她相信,总有,她会创造出一件高雅的艺术品,人生的财富并不是创造出来的艺术品,而是不竭的创造潜力。

 

  (二).要求个性解放,提倡理性精神

基督教的礼教伦理中将禁欲作为摆脱“原罪”的途径,因此传统的宗教伦理道德教育人们要压抑自己的个性发展,否定人的合理欲望。文艺复兴以后,人文精神对传统的基督教精神进行了改造,自由、平等和理性精神逐渐回归。

书中四姐妹各有鲜明出众的个性,大姐梅格是贤妻良母型,二姐乔开朗豁达、独立自尊,三妹贝思性格内向,四妹艾米是淑女型的可爱姑娘。

 

乔在书中是自由的象征。在乔次见到劳里做自我介绍时,她就说,“我不是什么马奇小姐,我只是乔。”她不愿意做马奇小姐,因为她既不想被家庭束缚,又不想被小姐这个称呼所束缚,她一心想做一个“假小子”。

乔是四姐妹中最理性的一位,特别体现在她对待自己和劳里的感情的态度上。乔和劳里从一开始就彼此喜欢。按照常理分析,她“应该”要么通过自由恋爱嫁给初恋情人劳里,要么孤独锁身像作者一样独自过一辈子。可是《小妇人》(小妻子)的结局却让我们出人意料,她先是打算让梅格嫁给劳里,后又忙着为贝思打算。并认为“由于除了她自己外,没有人挡道”,所以,觉得“应该尽快把自己处理掉”,于是决定离家躲避。待她终于成长起来,并渴望得到爱情的时候,她却永远失去了劳里,最后她嫁给了一位又老又穷的德国老学究。很多人觉得这是乔对世俗的一种妥协,但我认为乔的自制北非失去自我,而正是自我选择的体现。首先,《小妇人》不是一本宣扬女权主义反抗男性的小说,相反,它的观念是非常传统、非常主流的,因此才能作为美国教育界必读书本之一,对美国青少年的成长起到积极广泛的作用。其次,美国是一个清教徒建立的,道德观念是趋向于保守的。作为新大陆的女性,不同于旧大陆女性,她们更多的是作为平民子女被教育的,等待她们的生活不是做一个上流社会的女主人,而是要成为一个商人和牧师的妻子,一个西部开拓者忠实坚强的伴侣和母亲。

美国的教育改革使教家庭教育有了彻底的改变,女孩从小就被训练成独自面对世间邪恶,理智的控制自己感情的女性,像乔一样。这种教育并不是把男人当作王子或者魔鬼,而是还原成“在精神和智力上完全平等的人”[ 杨潇:《忠诚的天使———从清教主义与新女性主义的冲突中分析》,《重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年第6]。她们不再将爱情作为生命中值得追求的东西,而是作为自己成长的一个部分和生活中很严肃而又现实的事情。这种教育虽然抑制了妇女的浪漫与激情,但是却扩展了她们的思想和眼界,使得她们能够在艰苦的新大陆生活中磨练自己的意志。

对于乔来说,她要的就是一个和自己心灵相通的普通男人,她要过的也是一个普通的清教徒女人的生活,这和英国的传统与新教教义完全吻合。

 

参考文献

(一)著作及译著类

1.[]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小妇人》 洪怡 叶宇 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3月第1

2.刘建军:《基督教文化与西方文学传统》,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