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城市社区群众工作内涵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4:04:55 阅读: 50 次

摘要:改革开放后,城市社区群众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除却对城市社区群众工作做法的研究,笔者认为对城市社区群众工作内涵的研究也不容忽视,因此对其内涵和重要性等内容作了详细分析,以期有所得。

关键词:城市社区、内涵、重要性

 

 

一、城市社区群众工作内涵

㈠何谓“城市社区”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提到的“社区”一词,一般属于社会学范畴,是由德国社会学家F.滕尼斯(1855-1936)提出而逐渐演化得来的。在他看来,社区表示一种由具有共同习俗和价值观念的同质人口组成的、关系密切、守望相助、存在一种富有人情味社会关系的社会团体,这种社会团体是自然形成的,是社区居民生于此地,长于此地的结果。相比起社区的地域特征,滕尼斯更多强调的是社区的共同归属感。西方的“社区”概念更注重社区的感情色彩,注重社区居民的归属感、认同感、参与意识等。

1933年,以费孝通为首的燕京大学学派在翻译英文社会学文献时,将英语Community译成社区,并在《社会学概论》一书中明确阐述:社区是若干社会群体(家庭、民族)或社会组织(机关、团体)聚集在一地域里,形成一个在生活上相互关联的大集体。社区的研究对象“就是生活在一个地区的一群人的社会关系”。国内其他学者在不同角度对社区概念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唐忠新在《中国城市社区建设》一书中指出社区是指由居住在某一地方的人们结成多种社会关系和社会群体,从事多种社会活动所构成的社区区域生活共同体;而郑杭生则在其《社会学概论新编》中写道:“社区是进行一定社会活动、具有某种互动关系和共同文化维系力的人类生活群体及其活动区域。” 20001213日,《民政部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中认为,社区是指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

笔者认为,作为一个西方舶来品,我国在“社区”概念上更加注重地域要素,忽视了西方概念中注重精神、归属感和认同感的特征,这一片面理解对我国的社区建设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不利影响。在社区概念上,笔者更倾向于西方注重精神、居民互动的概括,因为社会转型带给人们精神观念上的影响是巨大的,社区去引导人们价值观念的引导、传播主流思想的重要性应该远远大于传统社区仅满足居民基本需求以及保持基本关系的作用。结合我国的具体情况,笔者认为城市社区是指以非农业产业为基础的,彼此发生密切联系和互动,产生了共同的行为规范、生活方式和社区意识的人们的生活共同体。

现代社区对于城市居民生活的意义是相当重要的,绝大多数人都跟社区保持着联系,且社区内的居民思想文化水平、工作种类、家庭收入、自身素质等都存在较大的差距,我国社会在转型期中所出现的种种矛盾问题首当其冲都会集中体现在社区。在这种情况下,建设怎样的社区可以让居民满意呢?在社会学中,学者普遍认为,一个使公众接受的满意的社区,应该是“有能力回应广泛的成员需要,解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的社区”[ P.Fellin,The Community and the Social Worker,Itasca:F.E.Peacock,2001,p70.]。社区用法律、行为规范和一些行为举止准则教育影响着本社区成员,提供给成员居住、工作、学习、娱乐和休息的场所,创造特有的社区文化来丰富成员的精神生活,并在其有一定需要时给予适当的关照援助。正如俗话说的“有困难,找组织”,可以说,社区正在逐渐取代单位而成为新的与城市居民息息相关的、值得依赖的“组织”。

㈡何谓“城市社区群众工作”

所谓基层党组织的群众工作,是指在基层党委、支部的领导下,党员、干部宣传教育群众、依靠群众、组织引导群众,提高群众的思想政治觉悟,调动群众的积极创造性,动员群众参加党所领导的各项工作的实践活动。具体到城市社区城市工作的内涵,笔者认为,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是指在社区党委、支部的领导下,社区工作人员和党员所做的在思想上宣传教育社区居民,提高其思想觉悟;在组织上调动居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鼓励动员居民参与社区建设和各项工作,并引导和支持居民当家作主,形成新的社区治理模式;在生活上深入贴近居民并给予热情帮助,促进社区和谐稳定等一系列实践工作。

二、城市社区群众工作的重要性

在党的群众工作这一整体中,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无疑是必不可少的个体之一。有学者提出“和谐社会经由和谐社区的发展,社区和谐了整个社会才能和谐发展”,[丁茂战.我国城市社区管理体制改革研究[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9.P2]胡锦涛同志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会班上的讲话上也要求“从建设和谐社区入手,使社区在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和质量上发挥服务作用,在密切党和政府同人民群众的关系上发挥桥梁作用,在维护社会稳定、为群众创造安居乐业的良好环境上发挥促进作用”。城市社区群众工作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㈠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古语有云:得人心者得天下。不管是党带领中国人民浴血抗战时期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密切联系群众一直是我们党更大的政治优势,从党建立之初至今都非常重视保持和发展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正如在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上胡锦涛总书记所强调的,“各级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完成党的执政使命、确保党和长治久安的战略高度出发,坚持党的群众路线,深刻认识我们党的更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更大危险是脱离群众,带着深厚感情做群众工作,千方百计把群众工作做深、做细、做实”,而“能不能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是检验领导干部党性是否坚强、作风是否优良的首要标准。密切联系群众还是脱离群众,不仅是态度问题、感情问题,更是政治立场、政治本色问题。”[ 《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M].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851]数不清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我们党只有做好群众工作,切实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才能拥有民心,增强党在群众中的凝聚力和影响力;才能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才能保持党的先进性,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确保的长治久安。

社区作为社会的基层组织,直接面对广大人民群众、面对经济转轨、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需求和矛盾,是党组织开展群众工作的重要载体。了解满足人民不同需求的落脚点在社区、解决和缓和社会矛盾的落脚点在社区、密切联系群众的落脚点在社区、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落脚点在社区、拉近党群干群关系的落脚点还是在社区。所以说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是党领导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基础,是党的群众工作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㈡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有利于加强群体建设

社会群体泛指通过一定的社会关系结合起来进行共同活动的集体,群体是联系个人和社会的纽带。群体成员有持续的相互交往、共同的群体规范、共同的群体意识和一致行动的能力。在社会学上,群体有两个基本类型:初级群体和次级群体。初级群体的主要特征是群体成员是以感情联系起来,有面对面的亲密交往,如家庭、朋友圈等,一般是指230人间的小群体;次级群体的主要特征是群体成员之间主要是由共同利益和目标联系的,如学校、公司、军营等。加强群体建设,有利于我国社会良好运行,有利于优化社会结构、保持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发展,最终实现全面小康社会。根据特征判断,城市社区属于次级群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市社区是一个特殊的次级群体,因为城市社区的基本构成单位是家庭,而家庭是最基本的初级群体,关系到个人成长、社会发展和富强;它还包含了大量的需要分外关注的次级群体,如弱势群体、边缘群体等。因此,城市社区的发展状况对于社会群体建设意义重大。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保证城市社区这一特殊次级群体以及其管辖内的初级群体和其他次级群体良好运行,继而达到加强群体建设,保证社会良好运行的目标。

另外,改革开放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它使得利益关系愈加复杂,进一步致使社会矛盾不断产生。社会冲突之所以产生,其主要原因是利益的冲突。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社会阶层分化严重,加大了我们党社会整合、利益整合的难度。除了深化改革外,做好城市社区的群众工作也是化解人民内部矛盾的有效途径。如果不重视群众的切身利益,面对矛盾不及时有效化解,对群众的合理要求不闻不问,或是对群众缺乏感情,态度冷漠,手段生硬,就有可能使一些群体性事件发生。上世纪末,如苏联共产党、印度国大党、日本自民党等就是因为漠视群众的利益,,社会矛盾不断加剧而导致下台。

㈢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有利于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群众基础是一个政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依托,夯实党的群众基础是党的建设的基础工程。我国目前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人民群众划分成多个不同的社会阶层和利益群体,这给党的群众基础带来了如下影响:1、随着国有企业的改革,传统产业工人队伍缩小,从事第三产业的工人队伍不断扩大;2、农民队伍数量减少,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增多;3、新的社会阶层出现,诸如个体户、自由职业者等新的社会阶层不断发展壮大,他们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些新兴阶层的经济实力有比较雄厚,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可或缺的建设者,是我们党除了工农两大基本阶级外要团结依靠的巨大力量。

眼下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很不平衡,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比较突出,社会各阶层对社会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不同群体之间的矛盾更加凸显,使党的群众基础面临严峻的挑战。社区是功能比较齐全的“小社会”,也是直接汇集和体现各阶层利益需求和矛盾的地方,许多问题首先在社区内反映出来,这就在客观上需要城市社区群众工作要做得及时到位,因地因情制宜,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既要充分了解每家每户的实际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又要给予对应的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需求,坚决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既要及时向上级领导部门汇报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又要正确引导居民的思想观念,缓和其心理压力。要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加强与社会各阶层的密切联系,使各个阶层群众的积极性都充分调动起来,使群众居民满意,使出现的矛盾得到及时的疏通解决,才能增强人民对党的信任,进一步密切党群干群关系。这不仅巩固了党的工人队伍、农民队伍的群众基础,而且也得到了新出现的社会阶层的拥护,扩大了党的群众基础,维护了和社会的安定,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继续发展。

㈣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有利于提高党的执政能力

新时期党的建设要面临的两大历史性课题之一即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党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做好城市社区群众工作要求改进工作方法,而改进工作方法则是提高我党执政水平的重要环节。

计划经济时期,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群众工作依旧是沿用战争年代进行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方法,在建国初期充分调动了人民的积极性,极大促进了的经济和发展,但是这种工作方法在“文化大革命”时被扭曲了;过渡时期的群众工作方法主要是与利益挂钩的,经济放开,城市居民的经济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但是由于中央高度集权的管理模式并未得到实质改变,使得官僚主义、家长制、腐败现象严重,党群矛盾加剧;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城市社区居民群众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其民主意识、竞争意识、公平意识、维权意识、自主意识、参与意识在不断增强,不再适用于过去的老套套。这种变化敦促我们党不断改进群众工作方法,继而提高其执政水平。

当前我们党正在带领人民群众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而奋斗努力,建设和谐社会是符合人民群众意愿,让人民群众受益,有利于党与人民群众关系的发展。然而这段时期也是我国社会各种利益关系调整不断深化、冲突矛盾不断增多、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意见较多的时期,必须做好群众工作。就城市而言,社区是社会的基础,人民群众的矛盾意见更多地体现在基层体现在社区,和谐社会必然是以和谐社区为基础的社会。社区群众工作做得好,社区群众满意了,社区就变得和谐,继而城市就和谐,整个社会也就和谐,所以社区群众工作的作用不容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