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从批判到理解——卡尔维诺前后期城市观的变化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4:16:19 阅读: 44 次

摘要:从年少时期对城市无情的批判,到后来对城市产生的一种复杂的感情,既有对城市问题的担忧,又对人类未来解决城市问题抱有希望。在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笔下,城市是重要背景,甚至可以是作品的主角,随着时光的流逝,作者对他的态度也悄然发生着转变。

关键词:城市观 变化 城市问题 生存哲学

    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可谓是当代最负盛名,更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以其缜密的思维、奇特的想象、渊博的才识对小说创作不断地进行着创新,始终追求风格的多变和形式的新颖。卡尔维诺用他丰富多产的作品实践着小说创作的无限可能性。同时,作为一个早年研究过农学、参加过战争、热衷过政治、游走过欧美之间的知识分子,卡尔维诺又是一位颇为关注人类生存,关心社会发展的有志文人。体验苦难一一感知人生一一思索人性一一将人类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这种情怀与抱负在卡尔维诺的众多作品中都有所体现。他的作品中自始至终充斥的童趣、轻松和想象,加上形式的多变,成为吸引读者的一大筹码;但他奇特的想象并不是天马行空的幻想,使读者在获得阅读的快感后能够联想到现实生活,这是非常难得的。

在卡尔维诺的作品中,“城市”是重要背景,也是核心意象。卡尔维诺有着丰富的城市生活经验,长期游走于欧美各国,敏锐地观察现代城市的变化,他有不少作品描绘城市、思考城市、想象城市,有其独特的城市观。卡尔维诺早期作品中更多的是对城市的批判,对工业文明入侵自然空间的不满,以及对自然诗意的追求,“城市”对他来说只是作为居住的城市本身,作者在这些作品中充分地表达了对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的精神危机。其中以《马克瓦多》为代表。而在卡尔维诺的后期作品中,随着他在欧美数个城市游历生活后,他的城市观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对他而言,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全球化的推进,城市的面貌越来越趋向一致了。他对城市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从生存角度的批判了,更多的时候,他将自己的一些感性认识,比如城市的体验、记忆融入到城市中去,而且由当初的现实主义描写逐渐转变为将想象和现实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后现代主义描写,其中以《看不见的城市》为代表。

《马可瓦多》又名《城市四季》,是卡尔维诺妙趣横生的一本短篇小说集,于1963年出版。这本书由按照城市四季顺序写的20篇短篇小说组成,书中生动地体现了马可瓦多这个小人物在城市生活中的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主人公是马克瓦多是一位从乡下来到城市的底层百姓,他是一个多子女家庭的经济来源、一个不起眼的小工,在账单的巨大压力下生活。可他有着与旁人不同的视角,企图在城市生活中找到农村田野的感觉。这本书在描述马克瓦多生活的同时,夸张但生动地体现了城市污染、后工业时期人们的精神危机等方面。

人们初次读《马可瓦多》会有一种熟悉感,里面发生的事情就在我们身边一样,夜晚的霓虹灯、无处不在的工业污染、令人心惊胆战的食品危机,而这些都是后工业发展、城市化加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正在经历这样的时代。

意大利在20世纪中期经历了十分迅猛的工业发展。我不禁联想到了卡尔维诺的另一部作品《烟云》,其被南方朔称为“文学探讨环境的更先驱作品”。在工业化的进程中,烟云无疑构成了城市的典型风景和文学意象:灰暗的工厂一字排开,林立的烟囱直插大空,吐出带硫磺的黑色浓烟。在当时的很多人看来,工厂和烟雾意味于科技的进步、工业的繁荣和财富的增长,但在卡尔维诺眼里,这些更像是一堆了无生趣的废墟,因为工业进步的虚假繁荣无法掩饰城市的生态之重和城市人难堪的生存。

在《长凳上的假期》这篇文章中,马可瓦多希望在森林的宁静中而不是在全家的鼾声梦吃以及路边的电车声当中入眠,于是一个夏夜,他真的把枕头搬到了公园的长椅上,但是那里却成了一对情侣吵架的地方。为了避开这对情侣,他只好去看大空和树木以外的东西。然而在公园中,大上的月亮却像极了下面的红绿灯,泛着像红绿灯一样绿色的光,完全没有了静谧的意境和美好的想象,而红绿灯有时候也假装起了月亮,疲惫地闪烁着。还有像是在抽噎一样的噪音,在他耳边嘶嘶作响。在这个假森林里,他找不到他需要的东西:在静谧中最柔软的沉浊声音,或是飘过浓密灌木丛的一缕风,或是喷涌而出流失在草地上的低语的水。第二天,他眼嘴微粘背脊生硬侧身酸痛睡眼惺松地奔向他的工作。

从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作者对城市的否定态度,而这也是整部作品里作者对城市的态度,比如在《马克瓦多逛超级市场》中对消费主义无情的戏弄和批判,《哪儿有更蓝的河》中在食品危机的环境下无奈的呐喊,似乎人们只有逃离现实才能获得精神上的慰藉。

10年后,作家在巴黎、纽约等数个城市居住后,作者的城市观也悄然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在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对城市问题的批判是这两部作品共同的主题,但不同的是,后者更多表现了作者对城市的一种复杂的感情。

伊西多拉城便像是旅人梦中的城市一一这里的每一座建筑都有镶满贝壳的螺旋形楼梯;人们可以制作精美绝伦的小提琴和望远镜;大街上总能邂逅数不尽的让人流连忘返的漂亮女人;赌徒们会因为斗鸡而打得头破血流……“但只有一点不同。在梦中的城市里,他正值青春,而到达伊西多拉城时,他已年老。”在伊西多拉城,与坐在城墙边看着年轻人的老人倚坐在一起,旅人显然突破了狭隘的自身视角,他变得理性和包容。面对梦中城市,旅人没有兴奋、激动、疯狂……他摒弃了这些欲望倾泻的冲动方式,反而能够做到静下心去观察和体悟。面对眼睛中正掠过的城市的一切,他内心感受到的却是这个城市独特的历史。

    《看不见的城市》里,在听了马可·波罗众多城市的描述之后,忽必烈汗深刻地认识到城市几乎都是一个模样的,完成城市之间的过渡好像并不需要旅行,只需在脑子中调换、移动或者倒置一下她们的组合元素,一个新的城市就会显现出来。而这正是卡尔维诺在这本书中所探讨的另一个深刻的问题——缺少识别性的城市。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城市越来越趋于同一,相同的摩天大楼、街道的车辆、雷同的建筑让城市自身的特点越来越少,有时候假如不看路边的标识,我们分不清自己所处的城市,是在北京,还是在上海,还是在香港。

城市是不完美的,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从《马克瓦多》到《看不见的城市》,随着城市阅历的增长,作者的心态也越来越趋于平和,正如作者在《隐蔽的城市之二》坦白:“在莱萨,生活并不幸福。”人们总得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小问题,商家和银行账簿上错得一塌糊涂的数字,夏天的窗户被吵架和打破杯盘的声音震得乱响等等,但这才构成了真实的生活;伴随着这些生活中的小摩擦小问题,却是种种小温馨,孩子们对着叼玉米饼的狗微笑,人们庆祝一笔交易的成功,画家在画一本书的插图,“这座不幸的城市每时每刻都包含着一座快乐的城市,而她自己却并未察觉到自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