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腰-硬联合麻醉前输液对麻醉后血压的影响探索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4:16:19 阅读: 42 次


摘要:目的 观察麻醉前输液对腰-硬联合麻醉后血压的影响。方法 随机抽取20103月~2012 9 月本院妇科、产科就诊接受腰-硬联合麻醉手术的患者96 例,将其随机分为ABC三组,每组32例。A 组患者在麻醉前 30分钟内,将500ml羟乙基淀粉由患者静脉进行输注,麻醉后,继续由患者经脉输入乳酸林格液,按35ml(kg/h)输注; B 组患者在麻醉前 30 min 内,将500ml乳酸林格液由患者静脉进行输注, 麻醉后, 继续输入乳酸林格液,按 35ml(kg/h)输注; C 组首先做静脉穿刺和麻醉,并在术中给患者输注乳酸林格液35ml(kg/h),以此作为对照组。严格检查三组患者的血压变化情况,并详细做好记录。结果 A 组患者治疗后效果较好,血压下降的发生率较低,仅为6%B 组患者治疗后多数未发生明显的血压下降情况,其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16%; C 组患者麻醉后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44%A组患者血压下降发生率明显比B组和C组患者的血压下降发生率低(P<0.05), 说明A组用药方法更为可行。并且B组患者血压下降的发生率比C组患者低, 但是两者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本研究说明腰-硬联合麻醉前输入一定量的液体是预防患者麻醉后血压下降的有效治疗方法,与输入乳酸林格液相比,在麻醉前 30分钟内,将500ml羟乙基淀粉由患者静脉进行输注,麻醉后,继续由患者经脉输入乳酸林格液,按35ml(kg/h)输注,可有效预防麻醉后的血压下降情况,可在临床治疗中广泛应用。

关键词:腰-硬联合麻醉; 羟乙基淀粉; 输液;血压

-硬联合麻醉(combined spinal-epidural anesthesia, CSEA)作为临床上常用的麻醉方法,是将脊麻与硬膜外麻醉两种措施结合为一体的麻醉方式,结合了硬膜外麻醉的可连续性、便于控制平面和作术后止痛以及脊麻起效迅速、效果确切、局麻药用量小的优点为一体,在下腹部以下几乎所有手术麻醉及分娩镇痛等方面取得了显着地疗效[1]。腰-硬联合麻醉除了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也有一些脊麻和硬膜外麻醉的缺点存在,由此而导致的血压下降就是最常见的并发症,可严重影响患者的手术治疗和术后恢复效果,其影响不可忽视,近年来相关文献报道显示,如果在麻醉前对患者的液体进行适当的补充,对防止该并发症现象的出现有着积极的意义[2]。本研究纳入患者 96 例,所有患者均来自20103月~2012 9月本院妇科、产科就诊接受腰-硬联合麻醉手术患者,将患者随机分为三组,对其应用不同的麻醉前处理,对处理后患者的血压变化情况进行监测,比较分析各组的治疗效果。旨在观察于麻醉前 30min 内由患者静脉分别输入不同组合的乳酸林格液或羟乙基淀粉对腰-硬联合麻醉后血压的影响,以期为腰-硬联合麻醉的临床应用提供依据。现对研究情况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纳入患者 96 例,所有患者均来自20103月~2012 9月本院妇科、产科就诊接受腰-硬联合麻醉手术患者,患者年龄 2958 岁,平均年龄41,体重45-66kg,身高156-171cm,术前均无心肺功能不全和肾功能不全等慢性疾患, 所有患者麻醉前评估均为ASA-Ⅱ级,脉搏血氧饱和度(SpO2) 、无创血压(NIBP)和心电图(ECG)都在麻醉前30min进行了检测。将所有患者随机分为三组, A组、B组和C组,每组各32例患者。

1.2 麻醉方法: 腰穿针使用B-D 公司腰-硬联合穿刺包,病人取左侧卧位,卧位取好后,再以L34间隙正中为穿刺点行硬膜外穿刺,穿刺成功后,立即插入 25G 腰穿针, 当有脑脊液出现后,立即注入2mL布比卡因,其比重为 0.75% [3]。注射药物之后,将硬膜外导管由头端置入,深度为3cm, 导管置入后,将患者体位转为平卧状态,腰麻平面低于T8时,通过调节体位和从硬膜外导管追加58 ml 2%的利多卡因, 45150 min是比较适宜的手术时间, 手术完成后要注意维持阵痛,麻醉过程中要密切监测血压、呼吸、心率等生命体征的变化情况。

1.3 研究方法: 96 例接受腰-硬联合麻醉手术的患者随机分为三组(A组、B组、C组),每组各含32例患者。A 组患者于麻醉前 30分钟内静脉输入500ml羟乙基淀粉,麻醉后继续输入乳酸林格液35ml(kg/h); B 组患者于麻醉前30 min 内静脉输入500ml乳酸林格液, 麻醉后继续输入乳酸林格液35ml(kg/h); C 组作为对照组,在静脉穿刺和麻醉后,输注乳酸林格液35ml(kg/h)。手术后严密监测三组患者血压的变化情况,统计分析所有患者的低血压发生率,低血压可以定义为:患者麻醉后,其收缩压降低值超过麻醉前基础值的 30%,或是血压的下降幅度超过4kPa,发生低血压后的处理原则为积极扩容,目前使用麻黄碱等血管活性药物进行处理效果较好,临床应用较广。

1.4统计分析 数据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 15.0 软件,以均数±标准差(± s)表示计量资料,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进行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进行计数资料的组间比较,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本研究中所选取的三组患者年龄、身高、性别、体重和术前血压经统计分析,差异均无显着性差异(P>0.05)。见表 1。此外局麻药剂量、浓度、容量比重、手术时间、穿刺部位和病人体位均相同。

1 三组患者年龄、身高、性别、体重和术前血压情况比较

组别

例数

年龄()

身高(cm)

体重(kg)

术前血压(mmHg)

A 32 29

58 156

171 45

66 140

105/90

60

B 32 29

55 156

171 45

65 140

105/90

60

C 32 29

58 158

170 46

64 140

105/90

60

 

2.2 低血压发生情况: A 组患者治疗后效果较好,血压下降的发生率较低,仅为6%B 组患者治疗后多数未发生明显的血压下降情况,其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16%; C 组患者麻醉后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44%A组患者血压下降发生率明显比B组和C组患者的血压下降发生率低(P<0.05), 说明A组用药方法更为可行。并且B组患者血压下降的发生率比C组患者低, 但是两者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 2

2 两组病人麻醉后低血压发生情况

组别

例数

低血压例数

低血压发生率(%)

A

32

2

6

B

32

5

16

C

32

14

44

 : χ2=8.32P<0.05

3 讨论

-硬联合麻醉后一般都会伴有并发症的产生,其中血压下降是最常见的并发症,一般注药后520min是血压下降的高发时间, 血压下降还会伴随产生面色苍白、呕吐、躁动不安、恶心等症状的出现。腰-硬联合麻醉有效利用了腰麻和硬膜外麻醉的优点,通过将腰麻和硬膜外麻醉两种技术结合在一起,使麻醉效果得到改善,使操作技术水平增加,即利用了两种技术的优点,又避免了两者的弊端,腰-硬联合麻醉既发挥了腰麻的麻醉起效快、肌肉松弛及镇痛效果确切等优点,又有硬膜外麻醉可满足长时间手术需要和维持术后镇痛的长处[4]。一般扩容、体位调节及应用缩血管药物等是防止腰-硬联合麻醉后低血压的常用措施,我们的研究说明,麻醉前输注能有效地改善腰硬联合麻醉后血压下降的问题,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治疗后A 组患者治疗后效果较好,血压下降的发生率较低,仅为6%B 组患者治疗后多数未发生明显的血压下降情况,其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16%; C 组患者麻醉后血压下降的发生率为44%A组患者血压下降发生率明显比B组和C组患者的血压下降发生率低(P<0.05), 说明A组用药方法更为可行。并且B组患者血压下降的发生率比C组患者低, 但是两者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输入羟乙基淀粉等胶体对于预防麻醉后血压下降效果明显,且疗效优于乳酸林格,此方法简便、安全,效果确切,应在腰硬联合麻醉前普及应用,体液对麻醉后低血压也有保持血压稳定的作用,建议在以后的临床实践中验证应用[5]。以往的研究证实血压下降关键是由于阻滞了交感神经节前纤维的功能而导致的,因为这会扩张小动脉,从而使外周血管阻力下降,血液会在外周血管处聚集淤积,形成血栓,虽然麻醉前患者都禁食12 h,患者仍可通过汗液蒸发, 大小便等排出一定量的水分, 使患者发生一定程度的脱水。本文中的麻醉前输液能够有效稳定循环系统,预防患者因麻醉引发的不良反应如脱水和电解质平衡紊乱的发生 [6]。晶体液补充是临床上常用的麻醉前输液方式,满足了患者手术体液的丢失的需求,此法在一定的程度上减少了腰-硬联合麻醉后血压下降的发生率[7]。腰-硬联合麻醉因其操作方便、易于判断麻醉平面、疗效好等特点而得到广泛的认可,但是在术后往往产生低血压的情况发生,给手术安全带来威胁,在临床上,输注较少的胶体液量可起到较好地扩容达到效果,并可以维持较长时间,且不易引起组织水肿的发生,保证了患者在麻醉和手术期间的安全,使其在临床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疗效显著[89]。总之,本研究结果说明,腰-硬联合麻醉前输入一定量的液体是预防和治疗麻醉后血管扩张引起的血压下降的有效方法,是预防患者麻醉后血压下降的有效治疗方法,与输入乳酸林格液相比,麻醉前输注500ml羟乙基淀粉等胶体对于预防麻醉后血压下降效果明显,麻醉后以35ml(kg/h)继续输入乳酸林格液,可有效预防麻醉后的血压下降情况,为安全的实施麻醉手术探索了一条可行的途径,可在临床治疗中广泛应用。

 参考文献

[1] 柳垂亮,李玉娟, 招伟贤.腰硬联合麻醉几个热点问题新进展[J].广东医学, 2003,24(1):96.

[2] 庄心良,曾因明.现代麻醉学[M].3.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077-1095.

[3] 刘俊杰,赵俊,主编.现代麻醉学[M].2.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7.6341.

[4] 杨文科, 翁建东, 周东贤.-硬联合麻醉不同注药速度对麻醉平面的影响[J]. 临床麻醉学杂志, 2003,19(1):49.

[5] 吕洁,陈霞,刘秀芳,等.腰麻-硬膜外联合麻醉在妇产科手术中的应用[J].西部医学, 2006, 185):593-594

[6] 徐启明,李文硕.临床麻醉学[M].1.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32.

[7] 丑维斌,王向东,郭耀军,.预负荷输液联合小剂量腰硬联合麻醉对产妇在剖宫产手术中心血管系统稳定性的影响[J]. 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2008:29(4):293.

[8] 庄心良,曾因明,陈伯銮.现代麻醉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 311

[9] 吴新民,于布为,薛张纲,.麻醉手术期间液体治疗专家共识[R].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