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从以“仁”为本到以人为本的审美传承与流变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4:19:34 阅读: 65 次

摘要:

    本文以电视剧《黎明之前》为例,简述了中国传统审美文化在当代的传承与流变。结合从传统审美中儒家思想以“仁”为本,到当今社会普遍的以人为本价值观的社会现状,分析了影视作品中体现审美思想的变化。

 

关键词: 传统审美 现代审美流变 谍战剧 《黎明之前》

 

 

一、以“仁”为本的传统审美观

    “焚书坑儒”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可以看出儒家文化对我们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同样,对中国古代传统审美观影响更大的也是儒家思想。提到儒家思想,大家自然会想到孔子。那么孔子的审美观是什么呢?在《论语》中多次论及“仁”,如“仁者爱人”等,后人也对“仁”用诸多解释,有的对于我们理解孔子哲学的崇高伟大、丰富深刻很有启发。如胡适说“仁者人也”,如梁漱溟认为孔学是“恳切为己”之学等。李泽厚认为:“孔子创造性地采取了以‘仁’释‘礼’的办法”[ 李泽厚,刘纲纪.中国美学史[M].安徽文艺出版社,1995.] 孔子一生追求“克己复礼为仁”,其哲学思想即“仁”的观念,可见“仁”即为孔子的审美追求。

    那么什么是“仁”呢?简单的说,就是不“犯上”。

 

二、以人为本的现代社会普遍审美选择

随着改革开放在我国的深入,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各种文化、思想都在进行激烈的碰撞。人们接受新思想、新观念、新生活方式的能力和机会都增加了,时代的变化,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尤其是网络这个巨大的传播载体的迅猛发展,导致人们的观念、行为正接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现在的人已经从封建奴役思想中解放出来了,大家更注重的是人权,以及对人性的立体展现,还有对社会的客观评价。

在全球文化频繁交流的语境下,中国希望通过软实力的提升,来增强中国文化的影响力。然而,真正能打动人和感染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影片,还是那些在观照现实和艺术表达上取得平衡的影视作品。虽然中国电影一贯强调影片的社会效益,但社会效益与真实人性的表现,并非水火不容。通过一系列艺术精品的创生,反而有助于观众对人性善恶和历史现实进行深层思考,进而形成正确的价值判断。

反观国产影片,其对现实和历史的观照,基本上来讲,不是直接回避,就是极为简单化地处理。比如,在当年票房取得很大成功的《十面埋伏》,被网友总结为“《十面埋伏》画面很好,但内容就只是跳一段舞、走两段路、死了一群人,谈不上好看。”

 

 

三、以谍战剧《黎明之前》为例简述从以“仁”为本到以人为本的审美流变

    主流文化、大众文化、精英文化是对于当下文化的分类,其实,这三种文化之间常常可以发现彼此交汇交融的现象。谍战剧的兴盛不仅对应着主流文化的需要,而且也对应着大众文化的需要,处在这两种文化的交融之地,只不过主流文化和大众文化在这里对谍战剧的认同属于各取所需,换句话说,谍战剧既满足着主流文化的宣传需要,也满足着大众文化的消费需求。而做好这一点,就达到中国传统审美在当代的传承与流变的更好体现。我认为《黎明之前》这部电视剧做的就不错。下面我从两个方面来具体分析:

  

1、我军再不是战无不胜的完美英雄。

一部经典的叙事艺术作品,不论是文学艺术还是影视艺术,被人们难以忘怀的常常是其中的某个人物形象,例如当年的红色经典谍战片中的深入敌穴、孤军奋战的虎胆英雄曾泰(《英雄虎胆》)、杨子荣(《林海雪原》),阴险狡猾、心狠手辣的女敌特于黄氏(《黑三角》)等,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在特定的历史话语空间下,在特定的话语权指导下,“三一律”和“二元对立”的人物创作原则被强调,从而导致人物形象的塑造走向两个极端:英雄一般都是武艺高强,智勇双全,战无不胜的“完美”型,而敌人则是外形丑陋猥琐,内心手辣狠毒的“坏蛋”型。

从这一点上来说,当下谍战剧颠覆了以往这些形象,塑造了形式各异的英雄和敌特形象,使英雄不再单一脸谱化,敌特也更从人性的角度着眼,还原人物最本真的面貌,进而拉近了观众和剧中人物的距离,使人物更加真实可信。

 

  

2、市场化、商业化的概念在加深。

    对于类型化的影视剧,观众是既有保守,又有期待。对于某种类型的喜爱当然源于其中类型化的元素,这是保守;而任何一种类型的重复总会有让观众生厌的时候,所以还有期待着“惯例”中的创新。二者的关系“就是要让观众在熟悉的大背景中感受到一种局部的陌生化效果,呼吸到一丝清新的空气,但整体上的规则还是观众所熟悉的,没有超出他们的经验范畴之外。”[ 吴琼.电影类型:作为惯例和经验的系统[J].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04(6):11] 这种要求表现在谍战剧的叙事上,延续了传统叙事的“圆满性”,增加了当下审美的“娱乐性”。

    中国传统的叙事模式就是好人得到幸福,恶人受到惩罚,正义战胜邪恶,美丽打败丑陋,结局是主人公属于胜利的一方,这种习惯正与谍战剧所表现的故事内容相符。我方特工不论是冒名顶替、弃暗投明,还是乔装打扮,在敌人内部遇到了种种考验和磨难,但最后都能战胜困难,取得最后的胜利。或者是敌特潜入我方,不论他多么狡猾、埋藏多么深,最后都逃不脱我公安战士的雪亮的眼睛,这点基本延续了上个世纪反特片的经典叙事策略,这里不再赘述。这里想说的是在当下谍战剧中,除了继承类型化的“惯例”,还在叙事中通过人物关系设置以“猫鼠游戏”的样式增加更紧张、悬念、刺激的娱乐性效果。

 

 

 

参考文献

1 李泽厚,刘纲纪.中国美学史[M].安徽文艺出版社,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