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小学语文中高段年级引导学生解读文本的若干思考与实践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0 14:44:17 阅读: 37 次

【内容摘要】中高段年级的课文内容越趋于复杂、涵盖的内容愈多。教师做出准确的选择、在课堂中做出正确的引导就尤为重要。越来越多语文教师在课堂中往往会偏离文本的价值轨道,出现一系列问题。本文针对这些问题提出若干解决的实践措施。

【关键词】文本解读 中高段 价值取向

中高段年级,文章的内容越趋于复杂、字数越来越多、涵盖的内容也愈来愈多。所以教师做出准确的选择、在课堂中做出正确的引导就尤为重要。于是,课堂中对于文本主旨的引导就成了小学中高段语文老师亟待要做好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笔者列出以下两个现象。

现象1、脱离主旨 肆意过界

现在“多元解读”的流行,让执教者在课堂中让学生肆意的“思想驰骋”,导致很多时候对于文本的曲解与误读。这于学生而言是非常不利的,不利于对教材的真实理解、不利于学生实事求是精神的追求。

如:曾听过一位老师教《景阳冈》,课前他向学生提出这这样一个问题:“同学们,过两天我们要学的《景阳冈》讲的就是武松打虎的片段,可是,现在提倡保护野生动物,有人说,不应该再读武松打虎这样的文章,你们怎么看呢?”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立即就像炸开了锅,到底该不该学这样的文章,学生意见分岐很大。于是,老师把他们分成正反两组,让他们各自去作辩论的准备。两天后的课堂上,双方都带来了充分的资料,展开了唇枪舌剑的辩论,整堂课上,老师说的话不到十句。  

武松在那个时候已经需要被冠上一个“破坏生态系统”的罪名了?这是这个文章真正需要表达的?全然不是!多角度的、有创意的阅读是应建立在文本的基础上,脱离文本,所谓的多元解读只能是一种空谈。这位老师对教材价值缺少应有的认知,也没有弄清楚教材的编写意图,所以教学也偏离了原有的价值取向,完全越过了界。

现象2、偏重个体 价值偏颇

部分教师在阅读教学中不是引导学生根据课文自身提供的信息,去完成文本内在意义与学生认识的统一,而是完全轻视文本自身存在与其呈现的意义,任由学生误解、曲解,有甚着当作是学生自身个性的解读与创造体验。

如:《三打白骨精》教学片段——老师问:你最佩服谁?学生回答的竟然是白骨精,学生更振振有词的说,因为白骨精三次骗唐僧,骗不到,可他不灰心,这种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精神,我十分佩服!老师为维护学生的个性观点不光没进行指正,反而表扬其见解非常的独到。

那白骨精到底坚持到底、永不放弃的代言人呢?还是西游记本身就刻画好的一个邪恶的反面人物?这是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对于这位同学,教师以“敢于发表与众不同的观点”表扬他,如此下去,该位同学内心会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创造”如此精彩。这种只顾学生的个体体验而轻视文本的价值取向的行为往往出现在我们现在小学中高段语文课堂中。

上述两个存在的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执教者对于文本的解读不到位。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对文本的理解与感受。

所以,我们首先在解决的是教师自身对于文本的解读。

个要做的便是——淡化功利 潜心细读

面对文本,我们应该如何?笔者认为首先应该以一个普通读者的放松心态去欣赏作品,获得自然的阅读体验和真实的审美直觉,达到这种非功利性的阅读目的。如果要落实到具体的操作层面上,一般有三个不同的层面:

一是细致地读,带着放大镜读,读的仔细。二是细密地读,带着望远镜读,读得周到。三是反复地读,带着透视镜读,读得深入。真挑剔关照下的潜读文本,不仅要看到“显文本”,还要看到“潜文本”。

第二可以做的便是——不拘一格 多元有界

好多文章都可以有很多种解读方法,在课堂中也可以有很多种主线选择。“作者未必然,读者未必不然”,关键是如何确定“界”,把握“度”。作为文本虽然存在着诸多的“这个然”与“那个然”,但其中有许多地方必须是显性的、鲜明的“规定性”,总会有个“作品视界”范围。

比如:美国有一位语文老师教《灰姑娘》,非常洒脱。他们与学生从文本中竟然可以解读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但又特别温馨合理的生活感悟。例如“有亲生母亲和亲兄弟姐妹真是一种幸福”,例如“一定要做一个守时的人,不然就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特别是这位美国老师谈到后妈时的一段话,更是让人为之动容,她说:“我们看到的后妈好像都是不好的人,他们只是对别人不够好,可是他们对自己的孩子却很好,你们明白了吗?他们不是坏人,只是他们还不能够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爱其他的孩子。他们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我们要谅解他们。”

这位老师就始终秉持着《灰姑娘》的内容框架以内,传达着本身这部童话所想表达的“真善美”。始终是在这个范围之内予以充分的发挥,从而达到自己的教育目的。因为这是有界限的。只能在上文所提到的“作品视界的范围内”进行,万万不可信马由僵,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第三需要做的是——拨乱反正 回到正轨

在阅读中,师生的关系是平等的,但“平等”不是“相等”,而是教师恰恰是在其中要起导航、引领和统领全局的作用,要调控对话的方向,组织对话的过程,以保证对话的有序和有效。

比如我们来解决《三打白骨精》教学带来的困惑。当学生回答因为其坚持不懈、永不放弃的精神让他佩服时。老师此时心里应该明了,学生已经出现了文本认识的偏差。所以,反问之“为何要骗唐僧?骗了唐僧是为了什么?这么做是好事还是坏事?”。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自然说是坏事,于是老师跟进——“那干坏事不泄气,那坏事不就越干越多了!现在你还佩服他吗?”此时学生自然就明白自己对于文中人物认识上的偏差。

教师在维护、张扬孩子个性,实现文本的多元解读时,不忘对学生价值取向的正确引导。教师要积极保护学生的个性,允许孩子对文本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的解读,不同的感悟。但凡事不能极左,也不能极右,当学生的认知、情感有一定的摆忽不定、或者偏差,或者完全不对时,教师就得抓住这个教学契机,进行引导,使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因此在实现文本的个性解读的同时,我们还应注意正确价值观的引导,而不是一味地肯定、赞扬!

每个教师的个人素质是长短不一。但我们在对待文本上态度可以是一致的,就是认真的为学生提前潜心阅读。尽我们语文教师的全力,这就是对待学生的一个态度。其次,有效的把握课堂节奏与方向,让课堂真正是走在文本自身传递的路线上,也是在尊重原作者,更是更大唤醒学生的思想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