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试述宋词中“捣衣”意象的渊源与变化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09:19:33 阅读: 64 次

摘要:捣衣诗发展到宋代,除了内容上已经基本没有宫怨主题,而多表现思妇思念征夫,更重要的是“捣练”演化成了一种词调,而且在情感上,思妇凄苦的思念也开始有所淡化,出现了独特的表现。

关键词:宋词 捣衣 渊源 变化

 

在古代诗词中,“捣衣”是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意象,如《谢朓杂诗十二首》之《秋夜》:

秋夜促织鸣,南邻捣衣急。思君隔九重,夜夜空伫立。北窗轻幔垂,西户月光入。何知白露下,坐视前阶湿。谁能长分居,秋尽冬复及?”①P265

心中之焦急与捣衣之声交织,清晰地展现出一幅思念远方夫君之图。从时间上来讲,“捣衣”的行为通常发生在秋夜,因为冬日将至,妇人便会在灯下为远方的丈夫缝制寒衣。从内在寓意上讲,“捣衣诗”的内涵也不断发展变化着,从最初班婕妤《捣素赋》表现宫怨,发展到表达思妇怀念征夫,到表达对征战不满。总体上说,“捣衣”意象的运用,真实而形象地表现了社会、尤其是征战现象。还体现了经济民俗发展对文学创作的影响,也是文学本身发展的表现。

“捣衣”究竟为何意?可以从作为科学技术上的捣衣和作为具有审美性意象的捣衣两个层面理解。从科学技术上讲,“捣衣”是“衣服缝制前的一种特殊劳作”②P119。它不是简单的洗衣行为,也不是洗衣过程中的捶衣动作,而是因为布料的缘故,需要捣制使之柔软耐磨,由此形成了特定的制衣行为。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乃服·布衣》中说:

凡布缕紧则坚,缓则脆。碾石取江北性冷质腻者,石不发烧,则缕紧不松泛。……为衣敝浣,犹尚寒砧捣声,其义亦犹是也。③P49

从其作为具有审美性的意象层面讲,即作为特定意象表达闺怨思夫主题,如白居易《闻夜砧》:

谁家思妇秋捣帛?月苦风凄砧杵悲。八月九日正长夜,千声万声无了时。应到天明头尽白,一声添得一茎丝。P423

本来只是一种制衣行为,但在思妇捣制寒衣的过程中,她们会不自觉地想起远方的丈夫,挂念他们的寒暖。从作为一种风俗来讲,捣衣诗产生的时间还是很早的,其源头最早可追溯至《诗经·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九月秋至,家家户户准备寒衣,于是出现了千户万户的捣衣声。而作为文学意象上的捣衣,目前则普遍认为汉代班婕妤所作的《捣素赋》为最早。

 “捣衣”的文学性表达初盛于六朝时期,此时已不再局限于关注捣衣作为一种风俗,而是转向具有寄托性的表达,虽然仍是以描写宫怨为主,但已经开始出现表现闺怨的作品,如谢惠连《捣衣诗》、柳恽的《捣衣诗》等。

唐代捣衣诗尤其兴盛,这与兵制环境和丝绸工艺的需要密切相关。唐代实行府兵制,“更大的特点在于士兵们自备武器粮草服装”⑤P138,虽为朝廷节省了资源,但却为各个家庭增加了负担,所以也就出现了寒夜之中家家户户捣制征衣的现象,并由此引发了文人学士的极大关注,此类诗作便大量出现,如王昌龄《长信秋词》等。

捣衣诗发展到元明清,文人的关注度以及创作已经大不如从前。因为兵制上的提供衣物,使得征夫之妇不必再寒夜捣衣。另外,在“捣衣”演变成词调之后,本身的思妇捣衣的悲伤内涵也在淡化,使得后朝捣衣诗的创作逐渐淡化。除此之外,随着经济的发展,布料工艺逐渐进步,棉布的大量使用等都在弱化着捣衣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

捣衣诗发展到宋代,虽然已经基本脱离宫怨的主题,但是仍然继承了思妇思念远在战场的征人的主题。只是在形式上已经开始使用词这种新体表达。如晏几道的《少年游》

西楼别后,风高露冷,无奈月分明。飞鸿影里,捣衣砧外,总是玉关情。

王孙此际,山重水远,何处赋西征。金闺魂梦枉丁宁。寻尽短长亭。

但是,宋代捣衣诗出现了一种新现象,即以“捣练”为题的词调。如《捣练子》、《捣练子令》等。在这种新的形式下,有此词调下仍沿袭旧题的,如贺铸《古捣练子》《夜捣衣》,在内容上也仍是闺怨、思妇思念征夫、赶制征衣等主题,但明显已经开始减少了思念中的痛楚凄凉之感,可见时代变迁的影响。如贺铸《夜捣衣》

收锦字,下鸳机。净拂床砧夜捣衣。马上少年今健否,过瓜时见雁南归。

此词极为简洁,有类似于汉乐府的爽朗,有类于唐诗的清新。

另一类,在“捣练”的词调下,但内容上已经完全与“捣衣”、思妇征夫等无关,而是完全变成了独立的词调。如晏殊《胡捣练》等。虽在“捣练”词调下,但内容上表现的是佳人之美,完全不是思妇夜捣衣的“捣练”之意。

与前代相比,宋代捣衣诗数量大量减少。这与宋代社会和兵制有着很大的关系。宋朝在政策上重文轻武,实行发兵之权与握兵之权的分离,以防止兵变。主要实行募兵制。因此,在“捣衣”逐渐演变成词调之后,其内容也因此被淡化,即使宋代之后的时代仍然存在“捣衣诗”,但与魏晋南北朝隋唐相比,已经大大逊色了。同时,即使是描写捣练,有的词也开始出现情感内涵变化,如欧阳修《又渔家傲》,虽仍是秋日捣衣,但此中的捣练,全然没有思妇的痛楚,有的却是如唐代仕女捣练般的轻松,虽然也有愁,但只是有淡淡的哀愁之情。

 

 

注释:

①谢宣城集校注.曹融南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11

②唐诗“捣衣”事象源流考.李晖.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2

③天工开物.[]宋应星.书林杨素卿梓影印本P49

④白居易集.中华书局.199911P423

⑤捣衣诗与古代兵制的演变.刘新静.学术交流20038月第8P138

参考文献:

①南北朝唐代诗歌中“捣衣”意象的嬗变.张晚霞 牛继清.淮北煤师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7月第22卷第3-4

②“砧”与中国古代捣衣诗及思妇诗.朱大银.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第4期第3

③月下谁家砧 一声肠一绝——捣衣诗原型意象探微.岑玲.遵义师范学院学报 20043月第6卷第1

④“捣衣砧上拂还来”释疑.江亚丽.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11月第21卷第6

⑤“捣衣”释疑.彭婷婷 安徽文学2008年第6

⑥唐诗捣衣民俗综论.张连举.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4月第3卷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