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论高校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1:12:24 阅读: 53 次

摘要:安全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保障,在校大学生也享有安全保障的权利,而对应的义务应由高校来承担。本文重点讨论高校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以期引起社会、高校及学生的关注,更好的维护大学生和高校双方的合法权益。

关键词:高校 安全保障义务 法理依据

 

高校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指能够预见或者应当能够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校园范围内的人员遭受损害的高校所负有的采取合理措施,以保障校园内人员的人身、财产安全利益不受损害的义务。我国高校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现有相关的各类学说,如违约责任理论、危险控制理论、社会责任理论、法定职责理论。

1、违约责任理论

违约责任理论认为,在高校和在校大学生之间,事实上存在着合同关系,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对大学生的人身、财产安全承担相对应的保障义务。如高校没有尽到相关义务,导致学生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则学校应根据双方存在的合同承担违约责任。该理论的依据如下:

1.将教育作为一种服务的现象已存在,且达到立法层次。如《服务贸易总协定》中,教育就包括在服务贸易中,教育市场的开放成为多数成员国承诺表中的内容。我国大学生上大学必需缴费,表明“教育”成为交易的标的,可视为学生接受“教育服务”,但此服务是有偿的,此种“商品”的有偿提供与接受是以合同为基础的。

2.从学生自愿填写志愿到入校报到就读,可以视为一个订立合同的合意过程,高校招生、学生自主报考、高校录取到学生到校注册,都充分体现双方意思的自治。

3.国外对学校与高校关系的认定也有类似的合同关系的表述。如美国的合同论认为,高校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属合同性质,高校与学生的约定以及学校的校规校纪都可以成为界定两者权利义务的合同或准合同文件。依据合同论的宗旨,美国法院运用合同法的基本原理来调解司法实践中高校与学生关系的纠纷。

2、危险控制理论

新能源使用越来越普及,高科技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导致潜在危险无处不在。这些危险必须能够被有效控制,否则后果无法设想。法律为了保护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于是要求对危险有控制能力的主体尽其所能对可能产生的危险加以控制,这就是危险控制理论。该理论认为,危险活动从事者因为对危险源有控制能力,所以负有控制潜在危险的义务。高校也是有能力控制危险源的的主体。高校校园内的树木、道路、建筑、桥梁、体育设施等是高校正常运作所必备的,但这些看,物件也许因建造时的安全达不到标准或因运作期间使用、管理不妥当而产生危险,对大学生及其他校内人员的人身财产产生威胁。显然,高校了解这些物件的安全性及危险性,并且最有能力采取各种措施保持其安全性、预防其危险性。另外,由于高校校园具有开放性质,社会上的含有不良目的的人员混进校园进行一系列的违法行为,如诈骗、人身伤害、偷盗、强奸等等,也使高校校园容易成为一个危险源,高校安保措施和急救措施的好坏直接影响该危险源。总之,对于高校校园的各种危险的发生、各类设施的维护及安保措施的安排,高校具有控制能力,遇到特殊事件时,高校采取措施处理将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3、社会责任理论

高校安全保障义务的社会责任理论的源于公司的社会责任理论,公司的社会责任指公司在依法实现营利目的、增加股东利益的同时,应该兼顾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收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或换种说法是指公司应当兼顾增进股东利益以外的其他社会利益,不能纯粹地为股东们营取更大利益利作为自己的目的,而正是由于公司对大众具有这种社会责任,使得它必须采取措施来保障与其有密切关系(如与公司形成消费关系)的人们的人身财产安全。公司的社会责任理论最早的倡导者是美国的一位教授Dodd,他指出公司对职员、消费者和公众负有社会责任。主张高校的安全保障义务源于社会责任理论的学者认为,公司的社会责任理论适用于高校对大学生的安全保障义务。原因有二:首先,公司是营利性的社会法人,高校是公益性较强的社会机构,营利性的法人都要承担社会责任,作为公益性社会机构的高校就更应当承担这种责任。其次,高校的基本任务之一在于培养并向社会输出有用的人才,要完成这个任务,高校不仅要向学生传授各类知识,并提高学生为人处事的能力,且最重要的是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假如“人才”都灭失了,即大学生的人身安全在校园中遭到损害或失去了生命,高校何来人才的输出,那就没有履行好输出人才的职责了。所以高校必须对大学生承担保障其人身财产权益安全的义务。

4、法定职责理论

高校依法承担着对在校大学生的教育、管理和保护等义务,如果学校未尽义务而导致学生的人身财产合法权利遭受侵害,则学校就此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这即是法定责任理论。

在我国现存的诸多法律法规体系中,安全保障责任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除《更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外,在《劳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侵权责任法》等诸多法律中均有对安全保障责任的一系列表述。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安全保障责任是一种法定责任。

问题一,高校是否属于安全保障义务主体?《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为:“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高校不属于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法人,这是很显然的。问题二,高校是否属于从事“其他社会活动”的法人呢?此处的社会活动并不以有偿交易为必要,并且要具备“特定时空范围的相对关系”这一条件,高校应当包含在从事社会活动的主体之内。其实,教书育人的场所不仅包括中小学,也包括普通高校,它们都是学生学习、生活的地方,学校进行正常教育教学活动必须以校园的安全为基础。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章“关于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第37条至40条对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作了规定:首先是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另还有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实际上,安全保障责任不仅涉及到上面几方面的内容,还涉及到雇佣、运输、服务、教育等领域的多种法律关系。这些法律关系类型各不相同,但共同点是,他们都是存在于公共领域的法律关系。因此可以认为,负有安全保障责任的义务主体一般都带有公共因素。虽然高校应当承担安全保障义务没有被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但法规中的概括性规定是包括高校在内的。杨立新教授对安全保障义务的描述如下:“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是饭店、旅馆、学校、银行等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或其他公共事业的经营者,对经营场地内顾客及特定人员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负有必要的保护义务,或者依法必须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可见,杨教授也认为高校依法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笔者支持法定职责理论,以其为我国高校的安全保障义务理论法理依据。除了以上根据外,还有其优势所在:其一,法定职责理论与我国现行立法最为配套,它符合《教育法》、《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侵权责任法》等要求。其二,实践中情况多变且细致繁杂,当没被明确规定的新的安全保障类型出现时,而我们的法律规范尚未完善,法官判断当事人是否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一般是以民法的基本原则为依据的,就这一角度来说,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是对民法法定原则的具体适用。其三,在国外的立法中,已经成功适用法定职责理论来处理学生合法权利遭受侵害案的经验,值得我国借鉴。比如,美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高校校园的侵权行为越演越烈,司法判例逐步拓展高校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认为高校不仅对大学生在校园遭受的强奸、攻击行为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而且还应该对大学生在校园遭受的枪击、参加高校体育比赛、参加学校负责组织的各类活动中遭受的伤害、性骚扰等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参考文献:

[1]李奇.合同论与高校入学中的责任风险[N].中国教育报,20030l-30

[2] []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张新宝译[M].法律出版社,2001296-297

[3]周友苏.新公司法论[M].法律出版社,200621):88.

[4]赵旭东.新公司法条文解释[M].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12(1)13.

[5]申悦. 论安全保障义务[D].黑龙江大学. 2009.

[6]张民安.侵权法报告(1)[M].中信出版社,2005: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