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事件主义图本预想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3:20:42 阅读: 41 次

摘要:从概念及创作要素角度描述对一个新的创作形式的思考——事件主义

关键字:事件主义 图像叙事 结构

 

A图本创作过程中,我渐渐思考到另一种图本形式,且命名为“事件主义图本”,暂以理论存之。

一、事件主义

事件主义是一个自造的新名字,我给它的定义是:事件指存在于一个完整事态中的,具有历时性及独特美学的部分。事件主义是说专门提取这些部分,发掘另一角度美感与氛围,以新的结构组合起来的艺术作品。事件主义并不如实地反映,而是解构后再造。

一个屋子里汇聚着光,光来源于墙上的众多孔洞,事件主义收集来自于墙上更具光华光源的孔洞,重点开凿,在重新聚合,形成不同于开始的效果。事件主义也像一个磁铁,放在铁屑中央,形成一个由铁屑包围的可观的磁场。如果将磁铁截断,分别将它们放在不同的铁屑中,又会形成一个个有新的固定磁心的场。 因此,事件主义最终呈现的叙事会或多或少脱离原叙事脉络,延伸出每个事件独自的场,重新组合在一起时,又会形成与开始不同的场。

暂以图本A为例,它的事态是:一队特工带着降落伞去完成一个任务。其中有一对男女士兵有暧昧的感情,女人在掉入水中的一瞬间亲吻那个男人。水清澈,浅水色。最后剩下一个男人的时候,他说,这其实是幻想,其实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然后他也被杀了,像一只没毛的鸡被宰杀。我选择的事件如下:幕:追忆。第二幕:演讲。第三幕:降落。第四幕:战争。第五幕:屠宰场。第六幕:鸡蛋们。我将“事件”一个个剔出来,重新赋予它们新的氛围与美感,在重新组合,使它们表现出不同于原事态的新气质。解构又重构,这是我感兴趣的地方。

这样的叙述已不在乎讲述一个实在的,直观的故事,也不在乎用一个完整的故事形成的意义申明观念,它的意义在于探索那些潜在的美学,发掘那些构成一个事件的因素及它们重组后的美感。

二、事件主义图本创作要素

在一个完整的事态中提取事件,挖掘事件的美学,演绎事件的美感,最后找到一种有逻辑的结构组合它们。

对于图本,这个创作过程归纳为:脚本-图像-结构。

1文学脚本

1.1古典派与事件主义

 “古典派”文学往往通过人物的塑造、情节的安排、内心分析、情景描述,带有感情色彩的语言等手段,诱导读者进入作者安排的虚构世界,人们通过作者或作者塑造的人物的眼睛去看外在的事物,这样实际上是读者进入了一个“编织的世界”。而事件主义回避了塑造人物与生动曲折的故事,它回避事物从属于人,由人赋予意义。事件主义认为,世界由延绵不绝的历时性片断组成,这些片断的作用力是四面八方的,是流动的,它有独自的美学,它不对整体产生的固定意义。因此事件主义不构筑故事,只构筑美学。

1.2 倾向性

事件主义倾向发展独立事件的美感,它更容易融合象征主义和意向主义的部分特质。象征主义,为表达某种观念及事物的符号或物品叫做“象征”。事件主义认为象征主义是隐喻与映射。事件需要在另一个范畴里寻找到联系才能生出这种隐喻与映射。例如图本A中的角色是一群有着鸡特征的勇敢士兵,其实他们只是一群在屠宰场待宰杀的鸡。战争就像一个屠宰场,让这些威风凛凛的鸡们去了毛,光溜溜地,自己跳入绞肉机。杀鸡的事件在这里找到战争作为隐喻。

而意象是一刹那间思想和感情的复合体,比如2009年创作的图本《独乳兰夏》中一幕,火车头从白色的舞台幕布中冲出,年轻男女相拥而舞,一只没毛的死鹅悬吊在粉红气球下。这幅画最初来自我一次坐地铁的经验,当我从楼梯下去,一转弯,忽然看见一幕等车男女奇妙的空间关系,等这一幕落到纸上时就变成了前面描述的图像。事件脱离原来的氛围单独出来时,形成一个无所挂靠的历时体,创作者能看到它并在脑中生成新的意象,因此事件主义也倾向于意象主义。

1.3与梦境相关联的

梦境像天生不完整的事件碎片,已经很美,梦醒后尝试将它补全简直会破坏它本来的灵性,所以我任由它去,尽更大可能保留它出现的那一霎那的思想和感情,让它遵循自己内在的节奏去它可以到达的地方。

梦境是天生的事件主义。

2图像叙事

2.1图像叙事是什么?

我们感知事物是一个复杂的知觉和体验的过程,图像提供可视的形象、也能够给人以听觉、味觉、触觉的幻想,它能在一种直觉的审美表述中,表达空间、意象、情感等。连续的图像可以表达场景的声色变化。而图像同时具有一种隔膜感,它总能因人的理解不同而达到表述的差异感知。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地方,呈现,但不明言。

2.2传统连环画与事件主义图本

传统连环画是对现实的浓缩,是用生动的情节表述一个空间时间相联系的故事,传统连环画的读者只能被动的接受作者织造的信息。事件主义是原来事态的氛围与脑中的意象相互交缠在一起时所产生的共振,事件主义图本中,如果读者需要故事,可以根据书中已有的信息自己构筑,读者参与文本创作,事件主义图本自身邀请人们对它进行演绎、推测和想象。

3结构逻辑

结构在这里对于我更像是一种剪辑。剪辑本是不相干的片断组接而产生新的意向。纯粹为了结构美而刻意圆滑的腻合在一起的形式并不能引起我更多兴趣,我期待建立一个有条不紊的阅读和理解的线索,一种图像与图像之间存在秩序,它也许是一种节奏节拍,也许是一种运动性、流动性的完美衔接,或者是割断的时间的相撞,类似蒙太奇的理论,相撞出新的隐喻。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中,结构是可以变动的积木,而在事件主义叙事中,我更期待一种固定的意向,每种组合产生的意义不同,当我呈现一种结构的组合时,它的意向是固定的,可感知的,不便于随意拆卸的。而这样的逻辑结构一定具备私人性,不同的事件对于不同的创作者具备不同含义。我一般会选择忽然击中我的图,它们对于我有极强的暗示性,它们排列的顺序在我这里张显出一个蜿蜒的故事线索,它们只对我起作用,交给别人,那是另一种天书与密码。

结语

图本之外,我最终想将事件主义发展成一种动画形式,事件+图像叙事+音乐。事件主义始终吸引我的是对事件的选择,事件中的意象美感及它们的蒙太奇组合。这样的探索总像是在广袤的杂草丛中慌乱的自我行走,忽然找到自己的路线,追赶,快乐的荧光也在不期中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