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山西太原方言重叠式名词研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3:31:00 阅读: 48 次

摘要:重叠词是太原方言最突出的特色之一。其中,重叠式名词不仅数量庞大,且形式丰富。本文从语言实际出发,着重对太原方言中的重叠式名词进行研究,并与普通话进行了简单对比,从其构成形式,语义特征,充当的语法成分等方面进行了一些分析和探讨。

 

关键词:太原方言,名词,重叠式,异同,构成形式,语义特征,语法成分

  

太原又称并州,是山西省省会,位于山西中部。太原市中心位于北纬37°54',东经112°33',共辖杏花岭区、小店区、迎泽区、尖草坪区、万柏林区和晋源区六个市辖区;清徐县、阳曲县、娄烦县三个县及一个县级市:古交市。现在我们所说的太原话是指当下的太原市区居民所通用的方言,属于晋语并州片的一种。在太原方言中,广泛地运用了重叠这种重要的构词和构型手段,特别是名词的重叠形式,数量繁多,表义丰富。

一.太原方言名词重叠式与普通话重叠式的异同。

太原方言中有一部分名词的重叠形式和普通话相同,大多表现在亲属称谓上,如:普通话中的“妹妹”“弟弟”“哥哥”“姐姐”等,与太原方言中亲属的表示方法相同。但是,太原方言中还有很多名词的重叠形式与普通话中的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1.重叠后词性和表义的变化

“个个”,在普通话中,属于量词重叠,重叠后仍为量词,表示“一个一个”;而在太原方言中,量词“个”重叠后“个个”是名词,指“个头”。如:

1.A.他的徒弟,个个都是神枪手。

 B.几年不见,他的个个窜得更猛了。

2.重叠后感情色彩的变化

普通话中的一些名词本身并无任何感情色彩,但在太原方言中,这些名词经过重叠后,则附加上了“喜爱,亲昵”的感情色彩。如普通话中“鞋”“袄”“车”“篮子”在太原话中分别是“鞋鞋”“袄袄”“车车”“篮篮”。“鞋”“袄”等名词重叠后,与原先相比,增加了“小巧”的感觉,同时也能表达出说话者对此物喜爱的感情。

二.太原方言名词重叠式的构成形式。

太原方言的名词重叠形式多样,主要有AA式,ABB式,AAB式和AABB式四种形式。下面将分别讨论研究。

(一)AA

AA式重叠名词是太原方言重叠式名词中最常见,数量最多的一种。AA式名词中也有多种分类,根据基式A的词性不同,AA式重叠名词又可分为以下四种情况:

1.基式A是名词,重叠式AA为名词

这类重叠词在普通话中,只限于称谓词,如“爸爸”“姐姐”等,但在太原方言中,则可以指称不同的物体,如:

器皿类:勺勺勺子 嘴嘴器皿的嘴儿 把把器皿的把儿

          桶桶 盆盆 罐罐 碗碗 篮篮 袋袋

        壶壶 瓶瓶 杯杯 柜柜 盒盒 箱箱

日用品类:票票钞票 牌牌儿童围嘴儿 蛋蛋小的球状物 花花花朵或头饰

            绳绳绳子 车车玩具车 油油擦脸油 凳凳凳子  

         管管塑料管 褂褂褂子 袜袜袜子 帘帘帘子

身体部位类:肚肚 爪爪 手手 屁屁特指儿童的屁股

其他类:仁仁瓜果的果实 面面粉末状物质 馍馍馒头 豆豆各种豆类  

       眼眼很小的洞 沟沟水渠沟壑 台台窗台或台阶 洞洞小窟窿

         牛牛小昆虫 人人绘画或制作的小人 猫猫小猫 水水指液体

从语义特征上来看,以上各类例词用法较为固定,其中一些是专门针对儿童的用语,与儿童交流沟通使用,如“屁屁、车车”等。在普通话中,这些例词大部分可以加“子”尾或“儿”尾(如“袜子”“把儿”)用来泛指,而太原方言中则采取重叠形式,用来表达“细小,精致,喜爱”等色彩,如“碗碗”专指“小碗”,“车车”专指儿童玩具小车等。

2.基式A是动词,重叠式AA为名词

  铲铲铲子 钩钩钩子 盖盖瓶盖 垫垫垫子

  耍耍出去游玩 吃吃好吃的 扣扣扣子 豁豁豁口

  剪剪剪子 锁锁锁子 戳戳图章 卡卡[tɕʻiA214]发卡

与普通话中的动词重叠有所不同,太原方言中的动词重叠为AA后并不是表示短暂,尝试的意思,而是重叠为名词,表示一种事物。从语义特征上来看,以上各例词在普通话中常以“A+子”的形式出现,用来泛指;在太原方言中以重叠形式出现,用来统指或特指,如“垫垫”统指各种垫子,包括靠垫,坐垫等。而“戳戳”特指图章,“吃吃”特指好吃的食物或零食,重叠后较以前的词“戳”和“吃”的语义都有所扩大。同时,重叠式中蕴含了“小,细”之意,也表现出太原人民亲切随性,不拘小节的性格特征。

3.基式A为形容词,重叠式AA为名词

   香香有香味的面霜 红红胭脂 响响响声 臭臭不干净的东西

    甜甜甘蔗 清清鸡蛋清 黄黄鸡蛋黄 方方药方

在太原方言中,这类例词基式A为形容词的重叠名词数量较少,主要是儿童用语,而且多与动词连用,构成动宾短语,如“擦香香”“涂红红”“听响响”等,这是普通话中所没有的。从语义特征上来说,此种类型的AA式少量可以加“儿”尾,如“响儿”。重叠前的形容词表义较为丰富,但重叠后,其词义有所缩小,多为专指。如“红红”专指“胭脂”,“香香”多指有香味的面霜或香水等。

4.基式A为量词,重叠式AA为名词

  本本小本子 圈圈圆圈 串串烧烤 丝丝细长的丝状物

  枝枝树枝 兜兜口袋或布兜 沓沓人民币 个个个头

(二)ABB

从重叠的构成形式来看,ABB式主要是由AB+B这种形式出现,使ABB成为一个整体的词。根据ABB的关系,ABB式名词又分为两种情况。

1.AB单独成词,是基式,BB可单独使用,单独使用时表义范围扩大;有时BB不成词,故不能单独使用。

  BB单用:纸篓--纸篓篓--篓篓 树杈--树杈杈--杈杈

          锅盖--锅盖盖--盖盖 酒盅--酒盅盅 --盅盅

  BB不单用:笑窝窝酒窝 黑浪浪胡同 醋溜溜沙棘 叫蚱蚱蚂蚱

2.AB不能单独成词,BB可以成词,能单独使用。

  臭娃娃被批评孩子 泥娃娃泥做的小人 喜蛛蛛小蜘蛛   

以上ABB式名词中,A修饰BB,ABB为偏正关系。从构成特征上来看,ABB式名词比AB式名词多增加了一个音节,念起来更加顺口。从语义特征来看,ABB式重叠后与重叠前在表义上区别并不大。

(三)AAB

AAB式是结构较为简单,内部关系是AA修饰B,偏正关系,没有基式。如:

   温温水温水  豁豁嘴兔唇 金金纸锡箔纸 对对眼眼珠向内斜视

    花花布花布 奶奶庙观音庙 咕咕虫杜鹃 婆婆嘴话多的人

以上AAB式名词中,有些AA不成词,B可以单独使用,从语义特征来来说,若B单独使用,其含义变得较为抽象,不如原词AAB含义形象具体,如“温温水--水、对对眼--眼、金金纸--纸”等;有些则是AA能单独成词,如“奶奶--奶奶庙、婆婆--婆婆嘴”。

(四)AABB

AABB式名词在普通话中较为常见,太原方言中的AABB式名词与普通话中的AABB式名词相差并不大。其基式分别为AB,再各自重叠为AABB,联合成词。其中AABB是并列关系。  

  花花草草 瓶瓶罐罐 家家户户 庵庵房房 坑坑洼洼

  猫猫狗狗 袍袍褂褂 里里外外 前前后后 男男女女

从语义特征上来看,AABB式名词主要表示数量多,品种多的含义。与单独的AB式相比,无论从视觉效果还是含义上来说,AABB式都更具体、生动。

三.太原方言重叠式名词的语法功能

从句法结构的角度来说,普通话中的名词经常做主语和宾语,太原方言中的重叠式名词所能承担的句法成分与普通话中的名词相当,一般都做句子的主语、宾语和定语。如一下各句中的主语:

2.雪花花落地化成了那个水,至死了也把那个哥哥你随。(《想亲亲》)

3.青青山上卧呀么卧白云,难活不过那个人呀人想人。(《难活不过人想人》)

   4.门搭搭呀开花不来来(《会哥哥》)

   5.本本让老师给没收了。

   6.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来看热闹啦。

太原方言中的重叠式名词也常作宾语,如:

    7.这家商店不卖香香了。

    8.小后生追着狗狗一只跑啊跑。

    9.这是我姨姨给她媳妇妇买的。

    10.我一打开盒盒就闻到香味儿了。

太原方言中作定语:

    11.妈妈喜欢擦香香的娃娃。

    12.个个高的那个后生是我们院的。

四.太原方言重叠式名词的其他形式。

除以上四种在太原方言中常见的重叠式名词形式外,还有“圪BB”式名词,数量繁多,其中“圪”主要起补充音节的作用,同时表示“小”的含义。如:

   圪角角小角落 圪梁梁小土堆 圪台台小台阶 圪疤疤小的疤痕。

另外还有AXBB式如亲圪蛋蛋等,这类重叠式名词数量极少,在太原方言中的使用率也不是很高,故放在以后继续研究。

 

参考文献:

[1]侯精一,温端政.山西方言研究调查报告[M].太原: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3

[2]黄国荣,廖旭东.第四版[M].现代汉语增订.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3]吴艳丽.太原方言的重叠式[J].语文学刊,20065

[4]李小平.山西临县名词重叠式的构词特点[J].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1

[5]郭笑珍.山西娄烦方言的重叠式形容词[J].语文研究.2000(1)

[6]李娟.山西河曲方言重叠式名词的构词特点及其表义特征[J].忻州师范学院学报.2008(2)

[7]双建平.山西交城方言名词重叠式研究[J].现代语文.2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