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农村土地纠纷形成原因探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3:48:10 阅读: 55 次

摘要:随着当前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推进,粮食直补政策的推行及农业税免征后,农村因为土地征收、耕地转包等所引发的土地纠纷屡见不鲜。由此导致农村暴力冲突以及群体性事件,已经成为影响农村乃至整个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本文对农村土地纠纷形成原因进行分析

 

关键词:农村土地纠纷;新农村建设;

 

1.经济原因。社会经济的发展,土地增值效益的大幅提升,是土地纠纷案件增多的直接原因。

1)在工业化、镇化加快的情况下,占地过多过快,征地补偿仍然是城乡二元化的,这不仅加剧了城乡收入差距,而且造成了农民心理不平衡,导致农民与政府、与开发商之间的矛盾。现行征地办法,基本都是给予失地农民一次性补偿。集体土地被征收以后,往往能为征地一方带来很大的增值收益,而被征地一方所获得的补偿相对较少。集体和农民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比例不断降低,直接原因在于征地补偿标准提高幅度远跟不上上涨幅度。依照我国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征用耕地的土地补偿费,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土地补偿费,标准为该耕地征用前三年平均产值的6-10倍;二是安置补助费,为该耕地年产值的4-6倍;三是被征用土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以及当地政府以国有土地有偿使用收入所做的补贴,总和更高不超过具体地块平均亩产的30倍。但因农地产值相对不高,导致补偿费用偏低,按照法定标准计算出来的补偿费有限,抗风险能力差,难以解决失地农民的长远生计,而且相邻地块的征地补偿往往因用途不同而相差很大。宅基地的补偿则没有明确的统一标准,在实践中,有些地方按着附着物补偿,而有些地方则单独补偿。

2)土地既是农民的生活资料,也是生产资料,如果土地不被征收,农民可以自己耕种,还可以得到补贴,取得不错的收入。而土地被征收,征地补偿费用仅考虑被征收的土地原用途和原价值,不考虑土地本身的价值、增值价值及预期收益,补偿标准过低,计算依据不合理。

3)政府征用土地时,土地补偿费集体占了大多数补偿款,由集体统一支配。而政府对集体如何使用土地补偿款缺乏细化,缺乏可操作性的规章制度,致使乡、村层层克扣现象比较普遍,再加上缺乏严格的财务监管监督机制,补偿款发放存在漏洞。

2.政策及法律法规。现行有关土地方面的政策及法律制度设计缺失,是土地纠纷产生的根本原因。

1)政策调整。农业政策的调整,是导致农民收益的变化的根本原因。改革开放后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承包土地30年、50年不变的政策已深入人心,但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各级政府提高征收各种税费标准,加上物价上涨等因素,农民种地无利可图,打击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适时进行了政策调整:让农民重新看到了种地的益处;免征各种税费,提高农民生产积极性,对种地农民实行政府补贴,提高种地农民待遇。加上粮食价格的提高,外出务工农民即使不出家门,土地也会给自己带来比较满意的收入。

2)法律、法规频繁修订。法律和政策的契合不协调是纠纷产生的法制性根源。自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到现在,有关农村土地承包问题的政策、条例、法律法规不断出台,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农业法》、《民法》、《土地承包法》等,有关的政策条例不胜枚举。由于整体处于社会转型、经济转轨过程中,使得已有的法律、法规很难适应现实的变化,经常被补充和修订。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在1988 年、1998 年、2004 年被三次修订,每次都有新增添的内容。法律、政策的灵活性和多变性与土地变动滞后性和缓慢的过程产生矛盾。针对这种情况,即便是专门从事土地问题研究的人员也难以完全理解法律的真正意义。

3.社会保障缺失。“地不要人”是不少地方的征地补偿方式。被征地农民一次性拿到补偿款,如同国有企业职工买断工龄一样,实质上都是失业,但是工人享受社会保障,被征地的农民却没有。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大批种田无地、上班无岗、社保无份的“三无”农民,他们失去了生存、就业、养老的根本保障,没有办法融入城市,也没有生活的更低保障,从而引发社会问题。

4.征地理由不充分。政府在对农村集体土地进行征收时,利用“公共利益”一词的模糊性,随意将征地原因解释为“公共利益”。没有及时向农民宣传好相关的法律法规,不能将补偿标准及办法及时公开的向被征地农民展示。按照现行法规,土地使用权归农民,而产权属于村集体,在征收及补偿的程序上不完善,农民缺乏有效的参与。在“双主体”制度下,强势“集体”往往会导致失地农民“被代表”。

5.监管不力。目前土地管理法对征地的程序控制主要是审批程序。这样的程序缺乏对话、协商、沟通,补偿方案都是在确定之后,告知农民,限制了农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这种做法既对被征收人的财产权和知情权保护不利,也不能对政府滥用征收权形成控制。上级政府监管不到位,地方法院往往以涉及社会稳定和敏感为理由推脱,农民投诉无门,致使很多农民被迫走上上访之路,群体性上访事件时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