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类型探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6:08:18 阅读: 59 次

摘要:《聊斋志异》是清代作家蒲松龄穷其四十多年的时间写就的传世之作。在这部书中,蒲松龄塑造了许多美丽动人、性格各异的女性形象。她们大多具有美好的道德情操和过人的才能。其中既有现实中女性的影子,又有理想女性的化身,其中集中了世俗女性的诸多优点[ 、金荣,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女性形象的美之表现,作家杂志,201111),163]。对这些女性形象进行研究的文章很多,但却鲜有学者对书中女性形象的类型进行探讨。为此本文针对这一问题进行初步的研究,期望能为更进一步的研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并希望得到方家的指正。

关键词:《聊斋志异》,女性形象,类型,探究

 

 

《聊斋志异》是清代作家蒲松龄创作的短篇小说集,是中国文言小说的集大成者,数百年来受到众多读者的喜爱。它所塑造的女性形象更是让人难以忘怀。这些女性形象来源于当时社会中现实的女性,经过作家的重新组合,加工,同时还附有作家心目中的理想女性。这些女性形象或直接以人为载体出现,或者被赋予花妖狐魅、神鬼精灵等非人形象。本文就此进行分析。

一、直接以人为载体的女性形象

    《聊斋志异》虽然是以讲述狐鬼精魅故事而潜在留名的,但是有些作品并没有狐鬼精魅,其主人公只是一些普通的凡人。这种女性形象比起那些鬼怪狐仙之类更贴近现实,贴近人们的生活。比如其中《阿宝》中的主人公阿宝,出身于富贵之家,美丽聪慧,才华横溢,但同时也带有富家小姐的傲气和贵族气。当孙子楚向她表达爱意时,她最初只是戏弄于他,不料孙子楚对她是真心的,一心一意地为她付出,毫无怨言。直到孙子楚的魂魄化为鹦鹉,飞入她的闺房时,这片痴情才最终打动了阿宝的心。她从最初的心异到骇极再到大骇,到最后的心益异之。这微妙的心里变化正反映了一名少女面对追求者时正常的心理反应。善良纯洁而又痴情的阿宝最终以痴报痴,以身相殉。为这段无果的爱情画上了凄美的句号。

二、鬼狐神怪的拟人化形象

    也许蒲松龄所处的封建时代使他无法直接展示自己的内心世界,也许是为了吸引更多读者的目光,又也许《聊斋》本来源于社会底层人士茶余饭后所讲的一些鬼怪故事的这一特质,使得它列身于鬼怪小说之林。所以蒲松龄塑造的很多女性形象都采用了鬼狐神怪的拟人化形象。

(一)仙女

仙女具有超凡脱俗,纯洁端庄的高贵品质,她们出淤泥而不染,借助于自己手中的仙术为人类造福,她们为书生指点迷津,让他们实现自己的人生愿望,她们规戒浪子,使他们悬崖勒马,最终回头。她们也有真爱,满怀痴情,但身为仙女,她们只能在把爱洒向人间时,又匆匆离去,只给世人留下美好的回忆。

   《聊斋》中的仙女不但具有超凡的能力,而且还具有平民色彩,她们跟凡人结婚生子,追求幸福的家庭生活。像《翩翩》中的翩翩,本是深山中一个灵幻仙子,机缘凑巧,遇到了浪子罗子浮。翩翩不但收留了他,给他洗浴疗伤,做衣服。而且以清高淡泊的生活态度教育罗子浮,让他最终成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还有嫦娥、青青、青娥、神女、芳云等等。嫦娥具有群芳的大家风范;青娥单纯真挚,脱俗高贵,神女贤惠而得体;芳云夫妇感情深厚却又口齿尖刻。总之,这几位仙女虽不食人间香火,超凡脱俗,但又各具特性,具有凡人的秉性,似乎就是我们身边的邻家姐妹,那么亲切,蕴含着一股世俗的人情味。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仙女都是高高在上,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而在蒲松龄的笔下,她们都成了普普通通的邻家女子,让紫气重新回到了人间。

(二)鬼女

鬼在中国人的眼中,是可怕的,他们面貌可憎,恐怖吓人。但在蒲松龄的笔下,她们成了值得同情的,有情感,有思想的人。虽然《聊斋》中的女鬼和现实中的女性一样,性格各异,但她们大部分是含冤而死的,长期生活在阴晦的阴曹地府,游荡于夜晚的荒郊野外,所以性格柔弱自卑,天生带着一种自怨自艾的心理,让男子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种想去保护,疼爱的心理。《公孙九娘》中的主人公九娘含冤而死,所以性格敏感而又刚烈,总是含冤带恨。她的心愿就是能魂归故里,当莱生由于偶然的失误导致这一心愿成为泡影时,平常看似柔弱的九娘竟然和莱生决裂。

再比如《聂小倩》中的女鬼聂小倩温柔美丽,聪慧无比,但她是个美丽的诱饵,专门吸引那些好色之徒上钩,但由于她的软弱,始终无法摆脱夜叉的控制。当她遇到自己的真爱时,却变得无比的勇敢。最后凭着自己的真诚,勇敢和努力摆脱了夜叉的控制,得到了自己的幸福。这些鬼不再让人害怕,虽然她们会经历着和人不一样的生活境遇,但和凡人一样有性格,有思想,有追求。

(三)狐女

     蒲松龄笔下的狐女形象往往是充满灵性和朝气的,她们热情奔放而又和蔼可亲,狡黠聪慧又天真无邪。她们大胆奔放,敢于蔑视封建礼教,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比如《婴宁》中的狐女婴宁天真无邪、充满童稚。她走到哪里,哪里就能充满鲜花和笑声。这把古时候女子不能笑,不敢笑的夹在女性脖子上的桎梏彻底打破了。婴宁生活在深山旷谷,从未受过世俗社会的污染,所以当他面对陌生的男子时,是那么地自然,自由自在,毫不羞怯地笑。古代小说中从没有像婴宁这样别致脱俗的少女,她是古典文学女性画廊中笑得最无邪,最娇憨的一个,最烂漫的一个。

(四)妖女

蒲松龄认为大自然中生动活泼、婉转各异的虫鱼鸟兽都具有大自然的灵性,她们同样有人间的喜怒哀乐,人情世故,所以在小说中,他把这些无生命的事物幻化成人形,让他们和人类和睦相处。在《绿衣女》中,于生晚上在深山中苦读,突然,一位美少女推门而入,她身穿绿衣长裙,美丽无比,歌声幽细,美妙动听。少女走了后,于生听到呼救声,发现房檐下一只小绿蜂被蜘蛛捉住。于生把它救下来,蘸上墨汁在绿蜂身上写了个“谢”字。后来,当绿衣少女再来时,绿色长裙上赫然有个“谢”字,原来这个绿衣少女就是绿蜂,绿色长裙就是绿蜂的翅膀。

这些花木精灵都妩媚可爱,神奇瑰丽,美奂美伦,就像那朴实自然,神奇壮观的大自然一样。

《聊斋》中的女性生活在封建时代,自然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她们虽然无法彻底抛弃封建时代那种男尊女卑的思想,虽然还受着三纲五常的精神束缚。但她们性格各异,而且大都美丽善良,意志坚强,拥有人性中最美的一面。她们敢于反抗封建礼教,追求真爱,追求自身的幸福。可以说这些女性都是现实生活中女性的真实写照,当然也有作者心目中理想女性美的特质,所以才能打动读者。  

三、这些女性除了直接以人为载体外,作者还赋予这些女性以鬼、狐、妖、仙的身份,让她们除了拥有凡人的生活情状,七情六欲外,还有鬼怪狐仙的特性。只有这样才能表里一致。仙女身份高贵而显自信,端庄秀丽。 狐女天生聪颖乐观,美丽多情,妖女基本上都很理智, 她们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鬼女常常满怀幽怨之情。当然这只是一种大致的分类,并不是说所有的仙女形象都是端庄秀丽,具有大家风范,也不是所有的鬼魅都是阴森忧郁的。只是因为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我们对神仙,鬼怪,妖狐都有一种潜在的共识。虽然蒲松龄赋予它们以人的形象,性格,但这种潜在的文化势必会影响到人物形象的塑造。

四、结语

   《聊斋》中的社会背景就是当时整个封建社会的缩影,生活在这种社会背景下的女性既有时代赋予的特性,又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同时她们身上又闪耀着善良正直,不屈不挠,追求幸福的人性美。在蒲松龄的笔下,花妖狐魅,仙女鬼怪幻化成人形,像凡人一样生活,她们既具有人的喜怒哀乐,爱憎好恶。也具有超凡如化的神力。但是由于她们毕竟来自不同的生灵,身上自然带有这些生灵的本性。这才能做到形神合一。像狐的狡猾聪颖,神仙的超凡脱俗,鬼怪的幽怨缠绵等等。所以本文就据此而予以分类,来探讨《聊斋》的女性类型特点。

参考文献

1、周志艳,《聊斋志异》中女性形象的特性及其价值,榆林学院学报,20125),89-90

2、金荣,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女性形象的美之表现,作家杂志,201111),163-164

3、蒲松龄. 聊斋志异[M].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

4、马瑞芳. 神鬼狐妖的世界—聊斋人物论[M]. 中华书局,2002.

5、 薛彩玲. 浅谈《聊斋志异》的妇女观[J]. 甘肃教育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1998.

6、孙柏林.浅谈《聊斋志异》中的奇女子形象[J].哈尔滨师范大学,20091

7、蔡亮.《聊斋志异》中的女性形象分析[J].文化研究,2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