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尼各马可伦理学》的幸福观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6:12:46 阅读: 53 次

"幸福"是人们在生活中经常谈论的一个话题,每一个人都渴望得到幸福。但是,关于"幸福"是什么,以及如何能够获得"幸福",每个人都持有不同的观点。中西哲学家们对于"幸福"也有不同的意见:有些哲学家认为"幸福"是精神的快乐;有些哲学家认为"幸福"是个人的快乐;有些哲学家则认为"幸福"是整体的快乐。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提出了自己的“幸福观”。

    一、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

   1.幸福是更高善

“每种技艺与研究,同样地,人的每种实践与选择,都以某种善为目的。”亚里士多德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的目的都是善。由于,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活动、技艺和科学;所以,目的具有多样性。例如:教育的目的是知识,医术的目的是健康等。在人们的实践活动中,有些目的是因为其他目的而被选择,有些目的则是因其自身而被选择。因此,必然存在着更高善。所有活动的目的是善,最终目的即是更高善。而幸福就是更高善,因为人们永远都是因为幸福本身而选择幸福。更高善是完满的、自足的,而幸福也是不缺乏任何东西的、自足的。幸福是所有善物中最值得被欲求的。

 2.幸福是一种合德性的实践活动

1)幸福不是品质,是一种实现活动

首先,幸福不是品质。假如一个人一辈子都在睡觉、过着植物般的生活,那么,这个人算不上是幸福的。其次,幸福是一种实现活动。因为幸福是自足的,是更高善,是因其自身而被欲求的,所以,这种实现活动应该是合德性的。合德性的实践其自身就是值得被欲求的。

2)幸福不是消遣

虽然,令人愉悦的消遣也是因其自身而值得被欲求,但这种消遣产生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幸福。被多数人们视为享受着幸福的那些人实际上往往都会在消遣中消磨时光。

,好人具有纯净的、自由的快乐的喜好,好人认为是荣耀的、愉悦的事物才真正是荣耀的和愉悦的。然而,每个人都欲求适合他个人的品质的实现活动。因此,好人认为最值得欲求的即是合德性的实现活动。

第二,消遣是一种休息。我们每个人不可能不停地工作,所以我们需要休息。因此,休息不是目的,我们追求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实现活动。

第三,幸福的生活应该是合德性的生活,而合德性的生活的关键在于严肃的工作,而不是在于消遣。

第四,较好的能力和较好的人,其实现活动也总是更为严肃。所以,较好的能力或较好的人的实现活动应该更优越,更具有幸福的性质。

所以,幸福不是这类消遣,而是在于合德性的实现活动。

二、幸福的实现

首先,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的实现必须遵循"中道"原则。“中道”不仅是亚里士多德伦理思想的重要特征,也是德性幸福论中的一个基本原理。亚里士多德认为,“有三种品质:两种恶——其中一种是过度,一种是不及——和一种作为它们的中间的适度的德性。”所谓“中道”是指人们用理智来控制和调节自己的感情和行为,使之既无过度,也无不及,而自始至终保持着适中的状态。幸福必须是合于德性的。然而,培养善德需要运用理性,那么合于理性也就是合乎中道。因此,幸福的实现就必须遵循中道原则。

由于道德德性是一种适度,那么,要在所有的事情中都能找到中点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是要对适当的人、以适当的程度、在适当的时间、出于适当的理由、用适当的方式做这些事,对于每个个人而言是非常困难的。对于如何达到中道,亚里士多德提出了三种方法:,在两恶中择其轻。因为在过度与不及两者中,有一个比另一个错误得更严重些,距离适度比另一个更远。所以,我们只能两恶择其轻。第二,我们应当借助我们所经验过的快乐和痛苦,避开那些我们自身很容易沉溺于其中的那些事物。我们应该把自己拉向远离错误的方向。第三,因为对于快乐,我们不是公正的判断者,所以在所有事情中,最要警惕那些令人愉悦的事物或快乐。因为我们本性所倾向的不同,所以应该注意各种偏好。

在实践中,我们有时也应当偏于过度,有时也应该偏于不及,因为这样才最容易达到适度。我们也只有在理性的合德性的实践活动中才能真正获得幸福。

其次,亚里士多德从一般意义上探讨了合于德性的现实活动,为人们指出了通往幸福之门的方向。然而他并没有停留于此,并且认为,在沉思的生活里,人能够实现更高幸福。亚里士多德认为,沉思是我们本性中更好部分的实现活动,由于动物没有思辨活动,所以不能享受沉思的幸福,人则以自己所特有的沉思享有思辨的幸福。亚里士多德将人的生活分为了三种:享乐的、政治的和沉思的。幸福是一种合德性的实践活动,那么,幸福必定是合于我们的更好部分的德性。同时,这种实践活动是合于人的灵魂的有逻各斯的部分的德性——沉思。亚里士多德认为,沉思是更高等的一种实现活动,因为它是我们身上的更好部分——努斯的活动。沉思比其他活动更为连续和持久,其本身就是目的并且它是因其自身而被人们所欲求,除了所沉思的问题外不产生任何其他东西。在所有的合德性的实现活动中,沉思是最令人愉悦的。亚里士多德也承认虽然沉思本身是自足的,但作为沉思主体的人却需要有外部条件的支持,如一个健康的身体、食物及其他物品的供给等以及“需要外在的运气为其补充”等。但是,这些外部条件不能是大量的东西,只要具有中等的财产,一个人就可以做合于德性的事情,享有幸福的生活。

沉思的生活是一种更好的生活。因为,人们是以他自身中的神性的部分过这种生活,是与我们身上更好的部分相适合的生活。并且这个更好的部分也是人自身,因为它是人身上主宰的、较好的部分。“属于一种存在自身的东西就对于它更好、最愉悦。”所以说,这种生活也是最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