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相同主题文学作品赏析——对比《希腊古瓮颂》与《青花瓷》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6:15:57 阅读: 42 次

摘要:在文学中,许多看似不相关的作品其实在很多方面有着一些相似之处,本文通过对《希腊古瓮颂》和《青花瓷》这两部作品的对比,研究探讨两者在主题上的相似性。济慈和方文山这样的两位人物有着对“美”的细腻独特感受和对艺术世界的满怀热情,笔者将他们笔下的“古瓮”和“青花瓷”进行对比从而分析两部作品的异曲同工之美。

 

关键词:比较文学  《希腊古瓮颂》  《青花瓷》 主题  对比分析  相似性

 

 

文学作品的创是作者对客观社会生活的反映。在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文学作品中,不乏有有许多作品有着相同的主题,比如说法国小仲马在19世纪40年代创作的《茶花女》与中国曹禺在20世纪30年代创作的《日出》都是以女性的悲惨命运为主题。再比如意大利薄伽丘《十日谈》与阿拉伯的《一千零一夜》都同为民间流传的故事集,主题都是赞颂真诚与善良,惩罚罪恶与欺骗。《希腊古瓮颂》和《青花瓷》也有着这样的联系。他们的作者济慈和方文山虽一个生活在19世纪的英国,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台湾,这两地之间虽隔着整个亚欧大陆,8个小时的时差,两人之间有百年的距离,但是《希腊古瓮颂》和《青花瓷》这两个伟大的作品却有着不少相似之处。

《希腊古瓮颂》的诗中写到诗人看到一个希腊古瓮而产生的无限想象,艺术世界的美好与永恒和现实的短暂与不堪的对比,表达了诗人想要进入完美的艺术世界的渴求,诗人在最后借古瓮道出自己的美学思想:美即是真,真即是美。《青花瓷》的词风清婉淡雅,含蓄又韵味别生,仿佛青榄在口,回味无穷,可谓是方文山的“中国风”歌词作品中的之作。词作以宋元时期艺术珍品青花瓷为主要意象,描绘了在青花瓷制作过程中给瓶身画上仕女图时的联想,并由此阐发了词人对仕女图中美好艺术世界的赞美与向往。

《希腊古瓮颂》传说是济慈在博物馆看到一个希腊古瓮后产生无穷的联想孕育出了这样一篇佳作。他通过描绘古瓮所代表的美好永恒的艺术世界,表达了对艺术之美的赞叹和想进入永恒艺术世界的愿望,并在诗末借古瓮道出自己“美即是真,真即是美”的艺术思想。

节,诗人一开篇便强化了古瓮寂静、美好的处子形象。但它同时也是“田园史家”,记叙历史,“讲叙一个如花的故事”。千年沉寂之后,古瓮仍保持其完好回到本属于它的尘世, 用大理石画讲述着古老的神话。这里不难看出古瓮是永恒与美的艺术世界的象征的主题意象。第二节中着重描写了由古瓮自身所呈现的世界,听不到的美妙的风笛声,永远不会掉落的树叶和不会老去的恋人们的追逐。诗人带我们进人另一个想象的世界,在瓮上这个美好的世界里一切都因为艺术永葆青春与活力。第三节则是对第二节中永远的青春,不停歇的笛声和超越时空的爱恋主题的强化。正因为“听不见”、“吻不上”所以才“歌不止”、“爱不够”;正因为“正等待情人宴飨”,所以才“永远热烈”;正因为情态超凡,所以才“不会使心灵魔足和悲伤”。这里选取的是时间的单向流动,想象和追求的是“美的永恒”、艺术的强烈性和诗人对唯美观照的理解与现实人生的对比。第四节讲述了瓮上的一个小镇祭祀的场景。“这些人是谁呵,都去赶祭祀?/这作牺牲的小牛,对天鸣叫,/你要牵它到哪儿,神秘的祭祀?花环缀满着它光滑的身腰。/是从哪个傍河傍海的小镇,/或是哪个静静的堡寨山村,/来了这些人,在这敬神的清早?/,小镇,你的街道永远恬静。”(查良铮译)一片恬美、欢乐、旖旎怡人的田园风光跃然纸上。祭祀队伍永远到不了而小镇也会永远恬静,因为没有人可以进入小镇打破这种宁静。这里不免流露出济慈对无法进入艺术世界和艺术世界冰冷、孤立、遥远的感伤。在最后一节中,诗人将现实世界和瓮上艺术世界对比:艺术美的永恒、现实生活中美不永居。但两个世界相遇碰撞而产生的所有矛盾与冲突都在济慈一句“真即是美,美即是真”中消融了。

方文山的歌词《青花瓷》,它一直被人们解读为一首唱给爱慕的女孩的古典情歌。但对歌词进一步分后不难发现,与其说这是一首给心爱女孩的情歌,还不如说它是一首唱给艺术之美与永恒的赞歌。这首歌词主要描绘了青花瓷制作过程,并借此表达了对青花瓷和仕女图所象征的艺术世界的向往之情。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不仅实写绘制青花瓷瓶素胚的场景,也亲切自然引出“你”——青花瓷瓶或者说是艺术世界这一意象。“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这一句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幅倾国倾城的美女图,也侧面描写这副图画所代表的艺术世界之美。“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则含蓄表达了词人对艺术世界可望不可即的惆怅和想进入美好的艺术世界的期盼。“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这两句歌词进一步强调艺术世界的距离之感。词人独自一人在雨天等待期盼与图上的仕女相见,却惆怅发现青花瓷烧制燃气的袅袅香烟在那“隔江千万里”的地方。艺术世界就是这样,有时觉得自己明明已经与它很接近,但再仔细一看却仍是那么遥远。“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这两句歌词深深流露出词作者想要穿越时空进入瓶身上的永恒艺术世界。青花瓷产于宋元时期,为了“遇见你”,“我”便要在“前朝”开始孤独地等待,在艺术的追求之路上,孤独和等待是必不可少的。“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接物抒情,抒发了词作者不能进入艺术世界的感伤和对艺术美永不凋谢的赞叹。进入艺术世界的美好愿望就如同水中捞月一样,湖水荡开的涟漪似乎昭示着其不可实现的结局。画中的少女不懂词作者的伤怀,仍然“眼带笑意”,美丽珍贵的青花瓷也会因为其艺术价值而世代流传。体现了现实与艺术世界的矛盾。

    综上所述,虽然两部诗词采用不同主要意象和表现方法,但在主题方面确有异曲同工之妙。两位作者都歌颂了艺术美的永恒,他们期许可以离开现实世界进入艺术的世界,但愿望不能实现只好伤怀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