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股权集中程度对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影响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1 16:39:01 阅读: 43 次

 

 

摘要:股权集中程度与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国内外学者在理论和实 践上争论的问题。股权集中程度是决定股份制银行治理结构的基础,而股份制银行治 理效率的高低最终表现在经营绩效上。为了使股份制银行最有效地运行,从而取得良 好的经营绩效,有必要对其股权集中程度与经营绩效进行分析研究。本文从股权集中 与分散两个方面对我国股份制银行的股权结构与经营绩效的实证分析表明,股权集中 程度与经营绩效之间存在非常密切的内在联系。相对于股权高度集中和高度分散的情 况而言,适度的股权集中才最有利于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提高。

 

 

关键词:股份制银行;股权集中程度;经营绩效

 

 

 

1 序言

 

 

 

银行系统在国民经济活动中执行着赋予资金可流动性并将其转变为生产性的投资 进而产生经济活动的重要功能。因此,一个运转良好、高效和稳定的商业银行系统对 于一国获取良好的经济绩效是至关重要的。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以来,南美和东南亚 的金融危机、世界性的银行破产以及国际间银行业的兼并重组等诸多情况纷纷涌现, 银行自身的治理问题开始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回顾银行业二十多年来改革的历程,其改革大体遵循了先市场结构改革后国有企 业产权改革的思路。前一阶段在对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商业化的同时,逐步设立全国性 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合作社,优化银行业的市场竞争结构。 1986 年恢复设立交通银行以来,先后成立了中信实业银行、深圳发展银行、广 东发展银行等 12 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截至 2004 年末,包含国有商业银行和股 份制商业银行的资产的市场集中度 CR4 已由 1996 年的 88.9%降低到 77.8%。四大国有 银行高度垄断的市场结构布局逐渐转变,已初步形成多层次、多类型和适度竞争的银 行体系。在市场结构改革进程中,股权的改革亦同时进行,目前股权的改革的重点就集 中在股份制银行,继四大银行商业化改革之后,于 2003 年开始着手对其进行股份 制改造,并尝试引入国外战略投资者和公开上市融资。

伴随着我国银行业逐步对外开放,尤其是加入 WTO 之后银行业全面开放期限的日 益临近,银行业的改革也进入到了关键时期,如何提高我国银行业的绩效和竞争能力, 在做好应对国外银行大举进入中国的准备的同时,进一步分析股权集中程度对股份制 银行经营绩效的影响,从而更好的促进经济发展,是政府和银行业改革者面前的当务 之急。这亦是本文理论与实证分析想要揭示和考察的问题。

在银行股权高度集中的情况下,银行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人员作 用有限。因为股权高度集中,控股股东就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对股份制银行的 股东大会及董事会等机构施加实质性的影响。

一方面,控股股东因为在股份制拥有 50%以上的股权,因此可能会非常关注 银行的经营绩效,而且他们也有能力这么做。此时控股股东的存在对股份制经营绩效 的提高有积极作用。因为他们有能力也有动力监督银行的经营管理人员,促使经营管理人员将银行利益作为经营目标,从而有利于银行经营绩效的提高。另一方面, 控股股东有自己的私利,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损害整个股份制银行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利益。控股股东的地位以及对股份制银行的影响力使其完全可以支配公司的管理人 员做出有利于自己而损害其他股东利益的行为,这对提高股份制银行的经营绩效是不 利的。股权高度分散时情况与此相反。在我国目前不存在控制权市场的情况下极有可 能出现“内部人控制”的现象,即银行的管理人员完全控制了银行的生产经营管理的 各个方面,对银行拥有控制权,他们有能力和动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损害股 东利益的行为,所以股权的高度分散不利于我国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改善和提高。 在存在相对控股股东而且有其他大股东存在的情况下股权制衡在理论上可以起到 重要的作用,因为相对控股股东并不能够单独对银行的董事会和管理人员等内部管理 机构施加实质性的影响,相对控股股东在做出有关股份制的决策时必须要考虑其他大 股东的态度和反应。通过前几大股东的相互制约和监督有利于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改善。 股权高度集中的情况下,股份制银行的董事会或者总经理往往是由控股股东

本人或者其代理人担任,此时控股股东与股份制银行利益也比较一致,控股 股东有动力和能力对管理人员实施必要的激励措施和监督约束措施来维护自身及股份 至银行的整体利益。另一方面,如果控股股东为了自身利益而损害其他股东的利 益,由于其他中小股东并没有能力进行监督和约束,因此他们往往会采取“用脚投票” 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在股权高度分散的情况下,管理人员与股东的利益很难保持一致,此时年薪和单 纯的股票期权所起的作用也非常有限,激励机制并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同时,大量的 中小股东并没有能力对股份制银行的经营管理人员进行必要的监督和约束。而且,小 股东有“搭便车”的心理,因为他们实施监督的行为的成本和为此所得到的利益并不 一致。在这种情况下,中小股东对股份制银行管理人员的监督作用更为有限。

在存在相对控股股东和其他大股东的情况下,由于相对控股股东和其他大股东持 有相对较多的股份制银行的股票,因此他们有动力对股份制银行的经营管理人员进行 必要的监督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是相对控股股东和其他大股东在进行监督时也受到 监督的成本和收益的关系的制约。如果监督和激励的成本高于他们为此所获得的收益, 他们对管理层进行的监督的积极性将大打折扣。

 

 

2股权集中程度与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分析

 

2.1 理论假设

 

由于我国目前根本不存在积极的外部接管市场、代理权市场,因而起主导作用的 是激励机制和监督机制,从这个角度来讲,股权高度集中和股权相对集中的股权结构 对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的发挥较为有利。所以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 14:大股东持股比例与银行经营绩效存在正相关关系; 假设 15:大股东持股比例与银行经营绩效存在 U 型曲线关系; 假设 16:前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与银行经营绩效存在正相关关系。

统计结果表明,大股东持股平均持股比例约 43%,中位数与算术平均值 接近表明基本没有偏离均值的异常值;出现频率相对较多的持股比例是 29%;最小持 股比例为 0.12%,更大持股比例为 85%;标准差为 16.53,也表明样本的大股东持 股比例波动较小。

 

2.2 股权结构以及对经营绩效产生影响的原因

 

本文按照大股东持股比例高低把股权结构分为分散、分散控股、相对控股和 控股四种,持股比例分区参见表 5,从该表可以得到以下结论:首先,在所有行 业中,股权分散(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 15%)的公司很少,大股东持股在 25-51% 之间的相对控股型公司最多,占到样本总体的 51%,其次是持股比例在 51-之间的 控股型,占样本总体的 35%,持股在 15-25%之间的分散控股型公司占样本总体的11%

 

股份制银行股权结构主要指的是所有权结构。就所有权结构而言,我国大体上分 为三种类型:一是股权高度分散,没有较大的股东,所有权与经营权基本完全分离; 二是拥有较大的相对控股股东,同时还拥有其他大股东,可以对相对控股股东形成一 定的制衡作用;三是股权高度集中,存在一个控股股东,该股东对银行拥有 的控制权。经营绩效是指银行利用各种经济资源获取利润的能力,也是指银行利用各 种生产要素的效率。我国股份制银行股权集中程度对经营绩效的影响机制可以从以下 几个方面来分析。

1)组织形式不规范。从股份制银行的组建过程来看,股份制银行市场准人的市 场性程度并不高,多数的股份制银行的组建都有自己的特殊背景。

这使得中国股份制银行的产权组织形式十分不规范。有国有企业全资附属(如中信 实业银行、中国光大银行等)、有限责任公司、上市公司(加深圳发展银行、民生银行、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华夏银行等)等多种形式,而且产权结构以公有制为主体。股份制 银行的股权集中度较高而且主要掌握在政府和国有企业手中,政府对之有控制力。

 

 

在政府部门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制银行的股权、且拥有控制权的情况下,政府 的“主人”意识通常不自觉地强化、膨胀。这样,对股份制银行经营的干预是“合乎情 理”的理性行为,现实金融中的运行情况正是如此。由于国有股缺乏真正意义上的人格化代表,容易造成产权的虚置;内部人控制及地方政府在银行法人治理结构中占据了主导地位,银行内部难以建立有效的治理机制,从而使股份制银行与国有银行“殊途同归”,运作效率低下。

 

2)董事会功能退减。一方面,股权的高度集中及国有股的超强控制使得股份制 银行与国有银行一样实行行政级别制。由地方政府或控股大股东直接指派的董事长往 往只对地方政府或控股大股东负责,却相对漠视中小股东和存款人的利益,利用法定代 表人的权威代表董事会及控股大股东直接做出决策。另一方面,董事会中外部董事缺乏, 以深圳发展银行为例,直到 2001 年才引入独立董事制,聘用三名外部董事。在权利制衡 的真空状态中,银行实际经营决策大权主要由董事长及银行的管理层掌控,直接造成了 银行经营信息不透明、内部人控制和操作不规范等问题。

 

3)监事会功能弱化,无力承担监督职责。按照制度规定,监事会是在股东大会之 下与董事会平行的机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监事会成员主要来自行政级别相对较低的 股东代表与员工代表,他们在党政职务上都归银行董事或行长领导。这是一种下级监督 上级、内部人监督内部人的体制,所以,监事会必然难以有效地发挥监督作用,结果是监 事会往往成为一种不管事的摆设。此外,监事会由于缺乏必要的办事机构与工作程序, 往往只能依赖银行管理层提供的材料进行财务监督与合规性监督。在这种情况下,银行 管理层提供资料的完整性、及时性及准确性就直接影响到监督的有效性。由于逆向选 择和道德风险,银行的管理层必然有隐瞒或者提供虚假材料的倾向,进而使监事会的功 能得不到有效的发挥,这又强化管理层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监事会最终流于形式。

 

5 结论

 

通过以上的分析,为了提高我国上市公司的经营绩效,高度的股权集中和股权分散都是不可取的。实证分析也证明了随着股权集中度的提高,股份制银行的经营绩效 有上升的趋势,但是当股权集中度达到一定的水平以后,股份制银行的经营绩效不升 反降。对此的合理解释是股权集中在少数股东的手中有利于加强对管理层的监督和约 束,可以减少代理成本,从而有利于提高公司的经营绩效。但是当股权高度集中于极 少数甚至一个股东的手中的情况下,如果该控股股东的利益和其他股东的利益发 生冲突,同时如果缺乏外部控制威胁,或者外部股东多元化,控股股东可能采取 证券回购、资产转移等手段,以牺牲小股东利益为代价追求自身利益更大化。而且绝 对控股股东对银行经营管理的过度干涉有可能会降低银行管理层的经营管理的积极性 和投资效率,从而不利于经营绩效的提高。为了提高上股份制银行经营绩效,存在相对控股股东和其他大股东的股权结构是可取的。大股东的存在使得对银行管理层的监督和约束成为可能,有利于降

低代理成本。同时,大股东数量不性使得其中部分大股东在做出损害公司整 体利益和其他股东利益的同时又收到其他大股东的制约。但是这种股权结构下大 股东的数量不能过少,否则少数的大股东有可能会结成同盟,共同损害公司的利 益和中小股东的利益。而大股东的数量究竟是多少才是更优的,由于上市公司及 其所处的政治经济环境的复杂性而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但是根据李维安的研 究,使得代理成本和风险成本最小的股权集中度就是最适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