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1945年-1947年马歇尔调处国共谈判失败的原因探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09:06:33 阅读: 48 次

【摘要】1945-1947年马歇尔调处国共谈判失败,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不仅违背了中国内部要求民主和平的历史潮流,还受到美国内部因素和对苏政策的制约,也是美国外交政策中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冲突的必然结果。

 

【关键词】马歇尔 调处 国共谈判

 

二十世纪的前半叶,中国历尽战火的摧残。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到1945年日本投降,中国的命运走到了另一个十字路口。马歇尔调处前期促使国共双方发布停战令、政协会议顺利召开并签订了整军方案,中国走向和平的机会和曙光又重现了。马歇尔调停后期,美国开始在谈判中不断袒护国民党并提供了大量的美援,造成援蒋反共的局面,导致谈判失败,国共内战最终爆发。

一、违背了中国内部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虽然付出了前所未有的惨痛代价,但是经过抗日战争的洗礼,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华民族开始空前觉醒,人民反对战争,希望重建家园和休养生息,渴望和平、民主和安定的愿望从未如此强烈,中国再也不能被纳入世界其他强国的势力范围。中国的更大的历史潮流就是“各党派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共共产党历史》卷,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第2版,第684]

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处在世界舞台的中心位置,但是却不能随意决定和摆布一切的命运和走向。马歇尔在调处国共谈判过程中,出发点是确保美国的在华利益,把调解国共谈判作为加强美国在华影响力和控制东亚局势的棋子,没有认识到中国革命发展的趋势,因此也就必然走向失败。

二、美国的对苏联政策的制约

由于中国的实力和国际地位较弱的现实,国共谈判期间,美国决定介入国共谈判的方式、力度的时候,美苏关系、对苏政策在许多时候发挥着支配性的作用。一方面,为防备苏联在中国扩张,美国积极介入国共谈判,阻止中国倒向苏联;另一方面,介入中国的程度保持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以避免过分刺激到苏联导致双方的直接冲突。因此,在美苏关系缓和时,美国就更多倾向于国共和平谈判,政策实践上也力促双方和解;在美苏冲突剧烈,关系紧张时,美国就会加大对国民党的援助,加大对共产党的压制力度。

19464月,马歇尔从美返华后伴随着冷战开始,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开始直接对峙的局面初步形成,美国需要中国作为遏制苏联扩张的棋子,国民党政府能否完成中国统一对美国变得重要起来。虽然马歇尔还在尝试调停,但是对抗苏联的迫切形势促使美国只能一边调停国共内战,一边不断向国民党提供更多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以增强其实力。马歇尔在谈判中逐渐丧失了中立的调解人地位,对蒋介石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少,而对共产党的压力和职责则不断增多,最终导致国共谈判的彻底失败。

 

三、美国的国内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马歇尔调处前期,国内两方面的因素对他形成影响,导致他在谈判中的角色从前期的中立调停者转变为后期国民党的坚定坚定支持者。

一方面,国内国内民众的厌战情绪和美国有限的军事实力。二战结束后,美国民众渴望和平,舆论界充满了“送孩子回家”的呼声。他们无法接受在战争结束后还要派兵留在中国帮助国民党进行一场与自己看起来毫无关系的战争;经过二战,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由于国内军人复员,军队人数快的快速下降。根据美国的统计数据,从1945年到1947年,美国的陆军、空军总数从830万减少至100多万,海军从380万减少至60万。[ 数据根据《美国统计摘要》整理,转引自资中筠:《追根溯源-战后美国对华政策的缘起于发展(1945-1950)》,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第2版,第11]在这样的现实考量下,美国国内对中国国情有着深刻认识的“知华派”反对无条件支持腐败的、失去民众支持的国民党政府,希望提供政治谈判由国共两党共同组成联合政府来解决中国问题。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的援蒋集团反共立场坚定,要求政府大力支持国民党。这两方面因素的相互作用下,马歇尔的在前期的谈判中尚能做到相对中立。

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马歇尔调处的后期,美国国内援蒋集团逐渐占据了上风,在他们游说和压力之下,虽然马歇尔仍在努力为国共谈判奔走,寻找可以避免内战的办法,但是美国对国民党的军事、经济援助仍在源源不停的到来。这些援助为国民党准备了内战的物质条件,也让国民党很快就看清了美国政府的底牌和对自己的依赖,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民党很快改变了收敛和妥协的态度,开始在谈判中敷衍和变得强硬。美国政府已经无法按自己的意愿掌控国民党的行动,马歇尔对蒋介石的约束力和压力已经被不断来到的美援的负面作用抵消了,美国逐渐被蒋介石牵着鼻子往前走,调停内战逐步变成了助蒋内战,马歇尔的使命最后只能走向失败。

 

四、美国对华政策中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矛盾

美国在国际政治和外交的实践过程中,存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两种指导理念,现实主义秉承实用主义的原则,关注的利益并以军事实力作为保障手段。而理想主义则认为认为美国有义务领导世界其他建立民主制度。基辛格深刻指出了美国在外交和对外政策中的这种矛盾性,他说:“再没有其他社会像美国一样,既坚持绝不允许外国干涉美国内政,又如此一厢情愿地认定美国的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在日常的外交活动中没有比美国更务实的,但在追求其历史传统的道德信念上,也没有比美国更具理想主义的。”[亨利·基辛格著,顾淑馨、林添贵译:《大外交》,海南出版社 1998 年版,第 2 ]

在马歇尔调处国共谈判期间,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冲突和矛盾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从理想主义出发,美国的决策者杜鲁门、马歇尔等人都对国民党的腐败和独裁有深刻的认识,美国希望改造国民党,认为应该竭力促成国共和平谈判,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避免中国爆发内战;从现实主义层面考虑,为了制衡苏联,美国必须争取建立美中同盟,防止中国倒向苏联一方。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矛盾的双重作用下,美国一方面通过马歇尔力促国共和解,又不断违背自己的理想主义理念加大对国民党的援助,造成了美国在中国问题的言行不一、犹豫不决和前后矛盾,以及政策制定的目的和现实实践的脱节。在马歇尔调停后期,美国完全违背了之前制定的政策,对国民党挑起内战的举动完全视而不见,反而加大了美援的力度,最终导致内战爆发。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