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亚当•斯密与阿马蒂亚•森的经济伦理学思想比较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10:15:26 阅读: 76 次

摘要:亚当•斯密是古典经济学的开创者,而阿马蒂亚•森则是一位经济学与伦理学的集大成者,他在继承斯密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把伦理学与经济学结合起来,提出了以自由为核心的发展观,将平等、自由、公平等概念用于分析福利、发展等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为伦理学和经济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关键词 :自由  责任  发展

 

亚当•斯密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是古典经济学的奠基者,同时他又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他在《国富论》中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想,而在《道德情操论》中又阐述了自己的伦理学思想,由于《道德情操论》成书在前,所以可以说斯密将经济学建立在了伦理学的基础之上,然而由于两本著作对人性的相关描述的差异,使得以布鲁诺•希尔德布兰德为代表的19世纪德国历史学派的多数学者认为这是两本完全没有关系著作,人为地将二者割裂开来,并提出了所谓的“斯密问题”,使得经济学与伦理学长期分离,成为一门单独研究货币财富的学科。阿马蒂亚•森是一位印度的经济学家,同时在道德伦理等哲学领域有重要贡献。森继承了斯密等古典经济学家的思想,力图纠正现代对斯密的误解,重新将经济学与伦理学结合起来,把经济学建立在伦理学的基础之上。

在《国富论》一书中,亚当•斯密认为,每一个现实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其所做出的决策都是一个利己的行为,但是,斯密又在另一部著作《道德情操论》当中塑造了一个利他的“道德人”的形象,导致许多学者误认为斯密两部著作中的人性问题是相互对立的,进而得出了一个“斯密问题”的伪命题。事实上,在斯密眼中,自私自利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质,是先天性的,进一步说,当个体投入到群体生活的中时,自利的本性会伴随着与他人的交往而逐渐显现,在自觉不自觉中以一种“看不见的手”的形式不断地调控着人们的社会生活,使之变得井然有序。以社会性的经济活动为基本分析单位,“经济人”以利己为出发点、利他为重要途径,进而彼此协调以达成一种互利的经济结果,保证经济行为的道德合理性。“经济人”要实现自身的利益,虽然要以利己为起点,但是却不能以利己为终点,因为虽然每个个体都以追求自身利益更大化为更高目标,但是这种更高利益的实现必须在社会交往中通过“交易”才能完成,不突破个体自身的封闭性就不可能有所谓经济活动的展开与经济利益的获得。通过“交易”,“经济人”既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满足了他人的需求,经过这样一种转化,经济行为的指向已从单纯的“利”调整为共同的“善”。因此,斯密所说的“经济人”并非是我们传统意义上所想的不讲道德的“经济人”,而是其行为合乎道德法则的“经济人”。同时也可以看出,斯密的经济学的确是建立在伦理学基础之上的。而现代经济学是一种以逻辑为基础的纯粹经济学,它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理性,人们都在用数学的方法来解释经济学的问题,而对经济学中的一些道德相关的问题变得淡漠。

在阿马蒂亚•森看来,以逻辑为基础的经济学具有与以伦理为基础的经济学完全不同渊源,森在《伦理学与经济学》一书中称之为“工程学”的渊源。“‘工程学’方法的特点是,只关注最基本的逻辑问题,而不关心人类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及什么东西能够培养‘人的美德’或者‘一个人应该怎样活着’等这类问题。在这里,人类的目标被直接假定,接下来的任务只是寻求实现这些假设目标的最适手段。较为典型的假设是,人类的行为动机总是被看作是简单的和易于描述的。”阿马蒂亚•森在这本书中探讨了经济学与伦理学分离的现状和后果。他的出发点就是依据斯密的理论,“在现代经济学的发展中,对亚当•斯密关于人类行为动机与市场复杂性的曲解,以及对他关于道德情操与行为伦理分析的忽视恰好与在现代经济学发展中所表现的经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分离相吻合”。他认为,“通过更多地关注伦理学,福利经济学可以得到极大的丰富;同时伦理学与经济学更紧密的结合,也可以使伦理学的研究大受裨益。”

亚当•斯密生活的年代,正是西方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时代,他主张经济应当在“一双无形的手”的控制下自由发展,反对政府对经济的干涉,认为人们在社会伦理规则的约束和指导下,可以自发地推动经济活动的进行,从而促进经济发展。阿马蒂亚•森在对其自由思想充分吸收的基础上,把自由更加的细化、具体化,指出实质性自由既是发展的目的,又是发展依赖的手段。他指出自由就是享受人们有理由珍视的那种生活的可行能力。自由必然涉及责任,斯密并没有确切的提出责任的概念,他把人的社会责任概括为对于他人的同情,而阿马蒂亚•森就指出,“我们的责任感并非只适用于我们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痛苦,而且还可能一般地适用于我们所看到的、发生在我们周围的、并且我们有能力帮助他人减轻的痛苦”。阿马蒂亚•森认为,自由和责任的关系是双向的,实质自由对责任既是必要的,也是充分的。一方面,责任以自由为条件,没有实质自由和可行能力去做某件事,一个人就不可能为做那件事负责;另一方面,责任是自由的延伸,具有实质自由和可行能力去做某件事,也就向一个人施加了义务去考虑是否做那件事。这与萨特关于追求自由地同时也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的观点相似。

马歇尔认为,经济学既是一门研究财富的学问,也是一门研究人的学问。以人为中心,更高的价值标准就是自由。阿马蒂亚•森的学术思想继承了从亚里士多德到亚当•斯密等古典思想家的遗产,他综合了其在经济学基础理论、经验研究以及道德哲学领域的研究成果,重新界定了自由的内涵,力图纠正现代经济学对亚当•斯密的误解,实现经济学向亚当•斯密传统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