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试论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影响及启示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22 17:15:24 阅读: 28 次

摘要: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是“五四”之后中国政治思想界继“问题与主义”争论之后进行的又一次思想大碰撞,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场争论使得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被广泛接受,同时共产主义者也得到了理论上的提高,对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今后中国革命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和启示。本文主要探讨了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影响及启示。

    关键词:基尔特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影响;启示

 

    20世纪之初,社会主义思潮伴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开始在中国思想界掀起波澜。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思想转换的特殊时期,思想界也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异常活跃局面,各种思想流派形成了百家争鸣之势。其中,涉及社会主义的争论主要有三场,即“问题与主义”之争、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争、早期马克思主义者与无政府主义者的辩论。而 20 年代的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间的争论,是三次争论中最耐人寻味的一次。通过激烈的争论,科学社会主义脱颖而出,并逐渐成为日后中国政治思想发展的方向。因此,此次论战具有极其特殊的影响和重要的启示,所产生的思想火花旷日持久。本文主要探讨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影响及启示。

一、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影响

(一)促进了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间的争论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加深认识、识别真伪、充实提高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亦在这种论辩过程中不断扬弃着向前发展。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通过对基尔特社会主义的批判,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更加深刻,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界定更加明晰,并且论战的过程也进一步宣传了中国必须走革命道路的思想,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扩大传播扫除了又一个思想障碍。争论中,马克思主义者坚持以革命的手段来打倒军阀、根本改造社会的观点,批驳张东荪等人的基尔特社会主义改良主张。这些使得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界限得到了清晰的分划,从而为马克思主义的进一步传播打开了局面,更多的进步分子选择并信仰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而张东荪等人的“温和”社会主义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受到了削弱。

(二)丰富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想

在五四运动之后,新思潮大量涌入的形势下,梁启超、张东荪等人所信奉的基尔特社会主义,也是先进的中国人为挽救危亡,探索出路的一种尝试。他们在积极宣扬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同时,也翻译介绍了一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文章,并且对苏俄的政治经济制度以及十月革命的情况也有过一些客观的介绍,这些在当时有着壮大社会主义传播声势的客观效果。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张东荪等人的研究也是从一个侧面打开了中西思想文化交流的一扇窗户,为百家争鸣的学术界增添了一道风景,丰富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想。

(三)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早期共产主义者在论战的过程中,反击了伪社会主义的挑战,坚持了革命的道路,从而使这场社会主义论战起到了一定的划分思想界限的作用,这就为正式创建一个共产主义的政党准备了必要条件。而这种准备不仅仅是思想上的,更是组织上的,信仰共产主义的坚强斗士在激烈的论战中,辨明了思想,为其日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埋下了伏笔。同时,伪社会主义分子也被从中国共产党队伍中分流出去。这场争论也使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坚定地打出了反对“温和的社会主义”、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鲜明旗帜。这与 1919 年夏秋时的“问题与主义”之争相比,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这场争论的影响甚至已不限于国内思想界,而且波及到国外,影响了中国留学生和外国人士。

二、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启示

(一)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间的争论,不仅扩大了传播的范围,更加深了传播的程度,使人们意识到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以陈独秀、李大钊等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建立共产党,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把握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方向,这是这场社会主义论战最有意义之处。他们开始用初步接受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中国国情,否定中国发展资本主义的前途,认为中国已经有了日益壮大的无产阶级,具备了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条件,驳斥了张东荪、梁启超等人对中国阶级状况的分析。真理越辩越明,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通过论战,深刻认识到资本主义有其自身无法克服的弊端,实行社会主义可以从根本上救治,从而坚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增强了自身抵抗外界干扰的能力,提高了对其它各种社会主义思想、资产阶级思潮的免疫能力,为日后在复杂多变的形势下开展革命运动,实践科学社会主义理念,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二)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科学社会主义注重整个社会的协调发展,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可以实现财富的公平分配,可以让人民享有全民福利。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能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有效凝聚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我国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日益多样化,不可避免出现意识形态的多样化,这就更加需要有一个能够代表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社会各阶层广泛认可和接受的共同理想。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凝聚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智慧和力量,打牢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

总之,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对中国发展方向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是积极且合理的思想交锋。它有利于科学社会主义的传播和普及,有利于思想碰撞火花的产生,更有利于广开言路,也使得知识分子敢于发表意见,共商国事。不仅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在中国思想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对以后中国思想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也具有极有价值的启示。

 参考文献

[1]丁守和,殷叙彝.从五四启蒙运动到马克思主义传播[J].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1979.

[2]徐行.重评五四时期有关社会主义的两场争论[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