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目的论视阈下的中国菜谱英译研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3 10:50:57 阅读: 29 次

摘要: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西文化的交流日益频繁,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对中国饮食产生浓厚的兴趣。中国菜谱已经成为我国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将中国菜谱翻译成既有中国韵味又被外国友人接受的译文,对于促进不同民族间的交流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从目的论出发,探讨了中国菜谱的英译策略。

关键词:目的论;中国菜谱;英译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国的饮食文化也逐渐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民众。中国菜谱翻译对于中国饮食文化的传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菜谱的成功翻译,要求译文不但符合目的语读者的审美和价值取向,还能向国外民众传递中式菜肴的文化内涵,使他们了解中西方思维方式的差异以及生活方式的不同。本文试图从目的论的角度出发,探讨中国菜谱的翻译原则和翻译策略。

一、目的论概述

目的论作为功能派翻译理论的核心理论,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该理论认为翻译是一种行为,翻译过程和翻译策略的选择决定于翻译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即“目的决定手段”。传统翻译理论中所强调的“信”、“达”、“雅”、“忠实”或“对等”,都要服从于翻译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或所要实现的功能。目的论强调,翻译是为了实现某种目的而形成的语篇,译者在翻译时,要以目的论为指导,考虑目的语读者的要求和译文要实现的预期目的;然后,结合目的语读者的情况和译文的预期目的,选取适当的翻译策略。在翻译时,还要考虑目的语的各种文化因素和语境因素,以实现语际成功交流为目的。目的原则、连贯原则和忠实原则是目的论对翻译提出的三项基本原则。其中,目的原则是更高原则,即译文的目的决定翻译的策略。译文的主要目的包括译者的目的(如谋生)、译文的目的(如启迪读者、传递文化内涵)和使用某种特殊的翻译手段所要达到的目的(如为了说明原语的语法结构而采用直译的方法)。连贯原则是指译文必须具有连贯性,即译文必须为目的语读者所理解,具有可读性。忠诚原则是指译文必须对原文和原作者忠诚。因此,译者应以译文所要达到的目的为指导,尊重原文和原作者,协调作者意图与目的语译文。

二、目的论对中国菜谱的指导意义

目的论及其提出的三个翻译基本原则为中国菜谱翻译提供了理论依据。中国菜谱翻译要实现的目的是向译文读者提供准确的信息,传递中式菜肴的文化内涵。换言之,中国菜谱的翻译要使信息功能和文化内涵传递功能得以实现,向译文读者传递准确的信息,并使译文读者了解中国菜肴的文化内涵。然而,目前中国菜谱的翻译常常让人困惑不解或啼笑皆非。例如,将“红烧狮子头”直译为“braised lions' head”不但缺乏文化元素,还传递出了错误的信息,不仅不能引起目的语读者的食欲,反倒让他们感到恐惧;再如,金华玉树鸡”这道菜,古语“华”“花”相通,如果照字面译为“Chicken Cooked with Golden Flower and Jade Tree”,可这道菜既无花也无树,这样的翻译会令人生畏,吃不下;再如将“狗不理包子”音译为“Goubuli Baozi”。这种翻译方法虽然简单,却很难传递原文信息,也很难让目的语读者了解原文的文化内涵。可见,在对中国菜谱进行翻译时,译者首先应遵循目的原则,将自己置于译文读者的位置,使译文能够为目的语读者所理解,具有可读性,准确地向他们传递菜肴信息,最终实现传递中式菜肴文化内涵的目的。

三、目的论指导下的中国菜谱翻译原则

(一)目的原则

在目的论中,目的原则是首要原则,翻译原则和翻译策略的选择取决于译者的目的、译文的目的等。中国菜谱翻译的目的主要是向译文读者提供菜肴信息、鼓励消费、实现源语文化内涵传递等。译者在对中国菜谱进行翻译时,要以这些目的为翻译的首要原则,向译文读者准确地传递信息,并鼓励消费,最终实现文化内涵传递功能,使译文读者了解中国菜肴的文化内涵。

(二)连贯原则和忠实原则

连贯原则要求译文语内连贯,能够为目的语读者所理解,具有可读性,忠实原则要求译者尽可能忠实于原文和原作者,实现语际连贯。这两个原则为译者提供了基本的翻译标准,有助于译者较好地完成翻译工作。在中国菜谱翻译中,译文首先要为目的语读者所接受和理解,具有可读性;同时还要忠实地传达菜肴的信息,鼓励消费。

四、目的论指导下的中国菜谱翻译策略

(一)直译法

很多中式菜肴的名称中包含了菜肴的原料、刀工和烹饪方法等信息,有的菜肴也提供菜肴的口味、风味等信息。如,“涮羊肉”、“水煮肉片”、“红烧带鱼”、“北京烤鸭”等。由于中英文中菜肴原料、刀工、烹饪方法、风味、口味等词多数情况下存在对等语,这种情况下可以采用直译方法,使译文准确地传递信息,为目的语读者所理解和接受。直译法在实现信息传递功能的同时,还保留了原文的形式,实现了较高程度的对等。可根据菜名的内容与构成分,利用直译方法对译文进行以下处理:一是烹调手段+主要原料,例如,涮羊肉Instant Boiled Mutton,炸春卷Fried Spring Roll,香辣牛肉Spiced Beef等;二是烹调手段+主要原料+with/in,例如,酱烧排骨Braised Spare Ribs in Brown Sauce,青椒鸭肠Sautéed Duck Intestines with Green Pepper等;三是产地+(烹调手段)+主要原料,如北京烤鸭Beijin roasted duck等;四是烹调方法+主要原料+style,例如,川味烧蹄筋braised pig tendonsSichuan style,杭州风鹅Air-Dried Goose, Hangzhou Style等;五是刀工+主要原料,如韭黄螺片Sliced Sea Whelks with Chives;六是烹调手段+刀工+主要原料,例如,地瓜烧肉Stewed Diced Pork and Sweet Potatoes等。

(二)意译法

有些中国菜肴名称不反映原料,不反映烹调方法,也不反应刀工、口味等。这些菜肴为迎合食客的审美心理和价值取向,往往根据原料特点、烹调的特点、口味特点和造型特点,被赋予美丽动听、吉祥如意的名字。在翻译这类菜名时,为了达到向译文读者准确传递菜肴信息和中国文化内涵的目的,译者要采用意译法。在具体操作中,译者首先要弄清这些“写意”菜名的真正涵义,然后运用増词、减词、扩展等方法进行翻译,从而准确传递原菜名的信息内容,增强感染力。意译法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译出菜肴的主要原料,如双冬牛肉Beef with Mushrooms and Bamboo shoots,三鲜汤Soup with fish, shrimp and pork balls;二是烹调手段+主要原料,如游龙戏凤Stir-fried Prawns and Chicken,凤足炖甲鱼Stewed Turtle and Chicken's Feet Soup,霸王别姬Broiled Chicken Cutlets with Turtle等;三是烹调手段+主要原料+with/in,例如,红烧四喜肉Braised Brisket with Brown Sauce等。

(三)直译+释义法

在翻译菜谱中意义非常含糊的菜名时,可以采用直译+释义的翻译方法。一些菜肴为了迎合人们图“好彩头”的心理,被赋予了喜庆、吉利的名字。这样的情况下,若采用直译法,译文读者根本无法将译文与菜肴联系到一起,“虽译犹不译也”。例如,若将“鸳鸯戏水”直译为Mandarin duck play in water,很容易让译文读者困惑。遇到这样的情况,译者可以采用直译+释义的翻译方法,首先将菜名直译出来,然后将菜肴的原料、刀工、烹调手法和风味等信息有选择地进行解释。这样就既能传递菜肴的内容,又能实现菜肴文化内涵的传递。例如:全家福Happy Family (mixed meat & vegetables),百年好合Sweet Marriage (Sweet corn soup with lotus),连年有余Lots of Good Wish (Lotus Roots and Fish)等。

总之,翻译的目的论无论在客观策略还是在微观策略上,都为中国菜谱英译提供了理论依据。因此,在具体的翻译实践中,翻译工作者必须学会灵活地运用各种翻译原则,以目的论的理论为指导,力争使翻译的菜名不仅能反映出菜肴的文化特色,而且还符合接受者的审美观和文化价值观。

 

参考文献

[1]刘清波.中式菜单英译的策略和原则[J].中国科技翻译,2003(11).

[2]张美芳.翻译研究的功能途径[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

[3]黄海翔.中餐菜单英译浅谈[J].中国科技翻译, 1999(1).

[4]黄蔷,王微萍.浅谈中式菜名的英译及中国餐饮文化[J].江西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