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我国对和社会之间关系的调整策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3 11:35:23 阅读: 37 次

内容摘要:21世纪是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对于各个来讲,若要提高的竞争力,就必须使社会发育成熟起来,而社会的发育不光需要退出某些经营领域,减少对经济的不必要的调控,而且需要建立一定的制度来制约的权力,从而形成社会和的良好互动。

关键词: 社会 转变职能

 

 

一、和社会的关系

在马克思主义里,主要指政治,马克思主义认为是统治阶级在自己内部实施民主和对被统治阶级实施专政的工具。在与政治相对立意义上使用的社会概念,涵指的是与政治相对分离的非政治领域,即市民社会。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观点,市民社会是近代西方工业资本主义社会里,控制之外的社会、经济和伦理秩序,也就是当代社会秩序中的非政治领域。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和社会的处于一个共同体中。德国思想家黑格尔次清楚地表达了和社会的区别,他在其《法哲学原理》中提出不应把本身同市民社会混为一谈,他认为市民社会是跟的更高观点和制度冲突的舞台,致使市民陷入无聊的激情和幻想的角力场之中,为了弥补市民社会的缺陷,就需要一些官吏和行政机构来管理市民社会,因此黑格尔认为是市民社会的基础,政府是市民社会的支柱。他的观点实际上“头足倒置”了。

马克思经典作家认为自始至终都是社会的对立物,是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当社会处在落后的状态时,有可能管理社会的一切活动,但是,把全部社会权力都占为己有,并不有助于社会的正常发展,因为社会的经济活动有着和的政治活动不同的规律。因此,社会总体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是政治和经济的二元化,其实质也就是和社会的二元化。

二、我国和社会关系的演变

我国有漫长的封建统治历史,和社会长期处于一体化中。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经过了短暂的经济恢复,开始了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时代,完全依靠行政手段来管理社会和经济,导致社会和经济缺乏活力,遏制了社会和经济的发展,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和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代化建设轨道上来,开创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1992年,中共14大召开,明确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中国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和社会逐渐分立。

21世纪是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对于各个来讲,若要提高的竞争力,就必须使社会发育成熟起来,而社会的发育不光需要退出某些经营领域,减少对经济的不必要的调控,而且需要建立一定的制度来制约的权力,从而形成社会和的良好互动。

三、调整和社会的关系的方法

1. 完善内部的权力制约制度

我国权力结构是实行立法,行政和司法的横向划分和中央与地方的纵向划分。但在立法,行政和司法的相互制约上做得还不够,在实际中行政权力常常得不到有效的监督,一个真正高效的政府应该是有限的政府,而不应该是无限的或全能的政府,我国要健全对行政权的制约机制,就必须要真正确立人民的权力主体地位,真正建立法律控制行政权,人大监督行政权,司法审查行政权的权利制约体制,此外还应建立政府各部分负责人在重大事件上的失职,滥用职权等行为的引咎辞职的政治责任制度,建立行政机关和公务员因失职等行为向公民或法人赔礼道歉的道义责任制度。

2. 转变政府职能,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在计划经济时代,政府对市场的管理往往是通过指令性计划和行政手段来管理管理,政府扮演了生产者、监督者、控制者的角色,这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发展,从而眼严重制约了社会以及社会组织的发展。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经济逐渐恢复了活力,社会和社会组织得到了飞速的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进一步完善要求政府把微观主体的经济活动交给市场调节。政府由原来对微观主体的指令性管理转换到为企业生产经营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

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将政府管不了,管不好或者不应当去管的事情交给市场去做,政府应当从传统的行政审批型向现代的公共服务型转变。政府的主要职责,应当放在提供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与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上,放在确保市场竞争的公平与维护市场秩序上。

3. 培育独立的社会组织

首先,培育各种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不依赖政府的社会组织。以往的社会关系往往是的行政力量对各种社会组织有很大的约束力,使得各种社会组织都对政府由很强的依赖性,从而失去了活力。若要实现和政府的有效互动,必须从法律制度上保障社会组织的独立性,并对社会组织的成长提供各种帮助。

4. 建立与社会的互动机制

建立与社会的互动机制。比如说:(1)社会利益表达机制,即使社会各个阶层能通过社会组织这个中介向表达自己的合法利益诉求。(2)社会参与机制,即公民能自由平等公正有序地参与社会公共事务。(3)社会监督机制,即社会组织通过一定的制度对各级部门及公务人员的行为进行监督的机制。

 

参考文献:

[1]林毅.中国与社会关系发展现状评析[J].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01).

[2]李婷婷;.当代中国—社会关系研究论域与展望[J].社会主义研究,2011,(06).

[3]吴从环;.改革后的中国社会关系[J].安徽行政学院学报,2010,(01).

[4]徐琳;.当代中国公共政策形成模式的现代转型——基于与社会关系的视角[J].社会主义研究,2012,(05).

[5]张卫海;.马克思市民社会理论的新发展与中国构建“-社会”关系模式的现实选择[J].理论月刊,2011,(06).

[6]王建生;.西方与社会关系理论流变[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06).

[7]连朝毅;.论政治发展进程中的“—社会”二元架构——对马克思政治发展理论的历史诠释[J].科学社会主义,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