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卡特福德理论对教学的宏观指导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3 11:52:43 阅读: 42 次

摘要:英语教学在中国各个层次的教育中已经非常普及,但其中不乏种种问题。在这其中,中式英语的问题尤为突出。本文将以卡特福德理论中的“系统”这一概念来剖析这一问题,并提出相关的教学法来解决此问题。

关键词:教学;中式英语;卡特福德理论;教学法

一、“中式英语”的反思

英语教学在中国各个层次的教学中已经十分普及,但中式英语的问题尤为突出,这些现象确实需要引起我们对英语教学的反思。

二、卡特福德理论

约翰·坎尼森·卡特福德是的英国语言学家,积极从事非英语的英语教学研究,卡氏论的《翻译的语言学理论》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系统”(system)。(Catford, 1967),从宏观角度指导着语言的形成以及应用。语音,字法,词法,句法和篇章的不同均来自于系统间的差异。

根据以上论述,中式英语的根源是由于学生没有从本质上了解中英两个语言系统之间的差异,在语言应用中将两个系统混为一谈。

(1)语音层面

在语言层面,外国语言的学习者经常用发音相似的母语来为外语做一定的标注,从而指导自己的发音,这种现象在外语学习中是非常常见的。笔者通过在学生中的调查发现,学生习惯将目标语标注为与其发音相似的母语,以达到帮助自己记忆的目的。例如将问候语How are you”标注为“好啊由”。这样通过谐音的方式学习,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记忆,但同时也会带来了一些难以避免的弊端,从而导致日后中式英语的发音问题。

针对此问题,在教学中,教师应该指出中英两中语言系统之间在语音层面的差异。英语音标中元音与中文中的元音虽然在发音上有相似之处,但具体细节是有差别的。例如英文的辅音与中文的拼音,无论从写法以及读音上都尤为相似,但爆破与非爆破一点是容易忽略的一点。所以在教学中,并非要求教师完全摒弃谐音这一方法。教师可以通过谐音让学生进行初期的模仿,但在这一过程中一定要指出其中的差异,使得学生对系统的差异性有足够的敏感度。

2)词汇层面

英语教学进行到词汇这一层面时,最传统的方法为中英对照的单词表式教学。这样的方法清晰且高效,但其中的一个弊端为学生面对近义词难以辨析清楚,究其原因仍为未能认识到两个语言系统的不完全对应性。

卡特福德对于翻译对等词下的定义是,始发语与目的语的文本要对等,必须与他们指称的实体(substance)中的(至少)一些特征吻合。言外之意是,翻译对等词与它们各自所指称的实体特征完全重合是不可能的。这儿所说的实体特征包括所指意义与语法意义。如book与书是翻译对等词,因为它们都共同指向现实世界中的书这种事物,用卡特福德的术语来阐述,就是,两者所指称的实体的特征(所指意义)吻合,但两者更大的区别在于,中文的书必须是印上字的,而英语的book既可以是印上字的也可以是空白的。因此,书在语义上有部分缺失。

从教学角度去研究,我们平时所教授的对等词,其实是所谓的语境对等词contextual equivalents,即在一定的上下文当中意义相当的对等词。而在我们的教学中往往忽视了词的概念意义conceptual meaning,学生很容易将一个词的语境意义误认为是这个词的概念意义,并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对等词完全对等的错误印象。所以我们在教学中需要注意的是,在讲授一个词的词义,特别是几个意义相近的词义时,不能简单的将中文灌输给学生,更需要的是将词义中没有与中文系统相重合的部分提出来,使学生更加准确的理解词义。

3)句法层面

英汉两种语言系统的不同在句法层面体现的也十分明显,学生在遣词造句时的问题也十分显著。通过笔者的调查,学生在作文中造句时倾向于将中文的“流水句”直接照搬到英文中,并且不能察觉这其中的语法错误。要解决类似的问题,需要将中英两种体系下,句法层面的差异向学生解释清。如果学生通过母语系统来遣词造句,就会出现中式英语的问题。

所以在教授写作时,首先将中英双语系统句法层面的差异阐释清楚十分必要。例如:

1)英语是重形合的语言,英语句子常用各种形式手段连接词、语、分句或从句,注重显性接应(overt cohesion)(邵毅, 2011)与此相对的,汉语是重意合的语言,造句少用甚至不用形式连接手段,注重隐性连贯(covert coherence)(邵毅, 2011)。

2)英语句子结构像树状,句子有主干,再有分枝,形成长句。汉语句子结构可以在同一施事或主题语之下按逻辑顺序铺展,像竹节状,一节一节展开。刘勰曾这样定义汉语句子的构成“积字成句,积句成章”(萧立明,2001)

3)现代英语属综合-分析语。所谓综合型语言(莫衡, 2001)是指该语言主要通过词本身的形态变化来表达语法意义(格、数、时态等)。汉语属于分析型语言。所谓分析性语言是指该语言中的语法关系不通过词本身的形态变化来表达,而是通过虚词、词序等手段来表示。其分析型特征也体现在词序和助词的组句功能上。(莫衡, 2001)

除此之外还有英语善用名词而汉语巧用动词;英语惯用被动而汉语习用主动等等。

如果在教学中能够有意识的将以上差异潜移默化的教授给学生,学生在作文中的遣词造句就会流畅自然而不是生搬硬套,从而从根本从原理上让学生了解两种语言系统的差异,从而克服中式英语的问题。

综上所述,在教学中,教师要有意识的将语音,词法,句法等方面在两个语言系统中的差异阐释清楚,使得学生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语言的学习就会更加事半功倍,得心应手。

 

参考文献

J.C. Catford(1967).A Linguistic Theory of Translation[M].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莫衡(2001). 当代汉语词典(第2版)[M].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邵毅(2011.从英汉语言对比探讨英语长句翻译[J].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4 (7),56.

萧立明(2001). 英汉比较研究与翻译, 105-109[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