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隐酒—论陶渊明的隐士之道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3 14:36:27 阅读: 35 次

 说到陶潜,古今中外的文人们对他的赞咏,研学可谓数不胜数了。我对他的研学和了解远远不及敬畏他的专家学者们。然而陶渊明的世界是一个自然,清幽的世界,他是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的伴侣。谁都有一个桃花源的梦,我也有。

都说陶渊明是真正的隐士,他隐于世,之后隐于田园,隐于耕作劳动,隐于诗歌,隐于菊花丛中。然而我认为他最喜欢隐在醇香的清酒之中。就拿世人最为熟知的《饮酒》来说:“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这首诗把菊花与陶渊明永远的连在了一起,人们把菊花当做最能代表陶渊明气节的事物。可是为何这首诗要叫《隐酒》呢?如果陶潜先生最喜欢菊的话何不把诗题叫做《采菊》呢。当然如果诗题不是“隐酒”,如果这首诗不是在作者喝醉之后所作,那这诗应该会少了很多灵动的自然之美吧。“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真意,是什么样的真意?是在什么之中的真意?又为何言说不出?我想,答案应该是在“饮酒”之中吧,陶潜隐在了酒中,远离虚荣攀附,陶醉在了有些清苦但又无比甘甜的美酒之中,因此此中真意自然难诉,唯有亲身醉在其中才能感受。饮酒,饮清酒,隐在随性真率的纯净世界里,听不到过往的车马喧,只有庐舍,菊,篱笆,南山,夕阳,飞鸟,在那个飘然自在的世界里,忘了他人,忘了自己,那便是他归隐的地方了吧。

酒或许在当今社会被许多人当做麻醉剂,可是在陶渊明的世界里,我感受到的酒是纯净的,是灵动的,是温暖的,它有时或许也会因为世事的侵扰而变成倾吐苦闷的朋友,但也绝不是烂醉之后发泄情绪的,毫无生气的工具。陶渊明的酒就仿佛一个知己,把他带进一个只有他与它的,相知,明亮,悠然的世界。因此古今人们都会艳羡他的酒,他的醉。

就如初唐的王绩《醉后》所诉“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不知五柳春。素琴本无弦,漉酒用葛布。清风北窗下,自慰羲皇人”又或是杜甫《奉寄河南韦尹本人》“宽心应是酒,谴兴莫过诗,此意陶潜解,吾生后汝期”。或是白居易的“先生去我久------其他不可及,且效醉昏昏。”陶渊明的酒不仅醉了他自己,也醉了中国懂他的文豪墨客们,从东晋醉到了大唐,又从大唐醉至今。

当然陶渊明隐酒的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如今这个和平,安谐的时代我们或许可以不用日日隐酒,只需在忙累了的时候想想他的世界,重返一次田园,在忘我的世界里再感受一次超然物外,把他和它酒的世界放在心中,让它成为一个干净,纯真的乐土,只需在失意时拿出来品一品。我想这也许会是陶潜先生最为乐见的美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