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苏·鲍斯与印度国民军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3 16:21:20 阅读: 45 次

摘要内容:印度国民军是二战期间由日本扶持建立并由苏.鲍斯领导的一支以解放印度为目的的军队。本文通过对这支部队建立过程和组成的情况并从中与日本的关系来试图说明国民军的性质。使这支在历史上的有争议的部队真正的意义能够得到其合理的位置。

关键词:苏·鲍斯  印度  国民军 

一. 苏.鲍斯的活动和国民军的产生

许多现代由于得到外部的援助而获得了独立。例如:美国得到了法国的帮助,希腊得到了英国的支援而独立。然而对印度来说,似乎并没有外国势力直接卷入其民族运动。在二十世纪初的某个时间内,却也曾有一些偶尔对英国的南亚政策表示过不满。比如美国就曾对1905年孟加拉分割事件而导致大量人员伤亡表示关切。但从整体来看,这些似乎没有对印度给予过积极的支援。和这种态度相比较,临近战争苏联的一再声明中,以及二战期间日本和德国明确宣布支持印度的自治时,才发生了仅有的重大例外。显然这是由他们背后不可告人的想法所决定的,即通过支援印度的民族主义可以削弱英国的势力,甚至将英国排挤出南亚地区,自己取而代之。换句话说,这些支持印度并不是出于对印度人民自由思想上的关注,以及对印度人民遭受殖民统治和压迫的巨大同情,而是由于看出了站在英国的敌人方面的私利。其中积极寻求外国支援印度民族主义的最重要的民族是苏巴斯.钱德拉.鲍斯[Subhas Chandra bose ]

鲍斯与尼赫鲁同为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国大党新崛起的左翼青年。由于鲍斯在对待如何从英国殖民统治下解放印度的观点上支持采用暴力手段,而遭到甘地,阿扎德等元老和权威的反对。他抱怨尼赫鲁和其他左翼态度不坚决,不但不能和他一起推翻英国统治,相反,还帮助甘地压抑党内的积极因素,以至形成国大党积重难返的局面。虽然1938年他当选国大党主席,次年又连任,但他发表声明要使印度开展更大规模的不合作运动,从而使印度获得完全独立的地位时,因此完全与甘地等国大党元老和其他派别决裂,最终不得不辞去国大党主席的位置。同时他的激进主义态度也引起了政府的注意。终于在1941年1月反对为战争尽力而被捕,但很快苏.鲍斯就从加尔各答的拘留所中潜逃出来,经喀布尔,到达了柏林。

这时已是二战初期,苏.鲍斯感到争取印度独立的更好办法是利用英国此时的虚弱,以及英国在世界各地卷入战争而疲于应付的时机,打击印度帝国的基础。而要实现这个目标,鲍斯认为更好与英国的敌人结盟,争取他们的支持。他曾经说过:英国的敌人就是我们更好的朋友。所以,他首先与德国接近,并着手在被俘的印度士兵中组建自由印度军队,成立了三个营,共两千人,并计划在阿富汗和印度的普什图地区建立机场,用作特别连队渗入印度的前进基地。但是由于德国对印度独立事业一直抱冷淡的态度,使苏.鲍斯甚为不快。1942年初,日本在东南亚地区的进攻吸引了鲍斯的注意,他开始认为日本比德国更能实现他争取印度独立目标的愿望。同时到1941年底,德苏关系改变,德日已经正式达成按东经七十度分割亚洲的协议,整个印度就被置于“大东亚共荣圈”的范围内。而1942年的日本正是其军事成就达到高峰的时刻,但面对偌大的印度以及英国人在印度布置的较为严密的防御体系,日本一时无计可施。鲍斯这时对日示好,日本便顺水推舟提出可以帮助鲍斯推翻英国在印度的统治,并提出希望鲍斯来日本领导东亚地区的印度自由运动。鲍斯欣然同意。这样经过德日间秘密的联络,将鲍斯用潜艇分段运输的办法将鲍斯在1943年5月接到了东京。

鲍斯来到日本后,被一致推举为独立同盟主席 ,还被任命为新组建的国民军的更高统帅。

印度国民军 [印地语आज़ाद हिन्दी फ़ौज]是东南亚战争开始后日本在马来亚和新加坡战役的俘虏中组建起来的一支由印度人组成的部队,当时这支部队由50000人组成。 开始时由一名原驻马来亚的英印军队的印籍军官莫亨.辛格领导,由于辛格在处理与日本的关系时表现了较强的独立性,不为日本人所中意,同时也由于部队中各派系间的矛盾[主要由原英印部队士兵和在马来亚服役的士兵],不久即被解散。

由于次国民军组建中的教训,鲍斯决定对这支部队进行整顿,组建一支新的国民军[历史上称为第二次国民军]。他要求国民军的士兵是出于自愿的原因而加入部队,并决心为实现印度的独立而奉献的精神并接受鲍斯的领导。这样虽然一部分人退出了,但经过鲍斯的呼吁及他的个人影响力,许多新加坡和马来亚当地的印度侨民,不分等级,信仰和宗教,也不管是律师,商人还是种植园工人,也不管有无军事经验都纷纷加入国民军,或者向国民军捐款,这样在短时间内国民军的实力得到了加强,士气也明显提高。

二. 国民军的组成   

关于国民军的组织和他的军事力量目前仍然有争议,原因在于1945年6月在撤离仰光之前,国民军已将全部资料销毁。我们目前所依据的主要是一些学者的考证以及一些零星见于其他资料中的信息。

国民军的军由穆罕穆德.拉曼.齐亚妮[Mohammend zaman kiyani]指挥。这支部队中有很大部分是由战俘营中组建同时也是原来次由莫亨.辛格领导的国民军的成员。另外,也吸收了相当数量的东南亚地区的侨民参加。

军基本由四部分组成:

部分,或者称为苏巴斯[subhas]团是由邵伊.纳瓦斯.汗[Shoih nawaz khan]领导的,由三个步兵营组成,这支部队是国民军最仰赖和军中最精锐的部队。

第二部分,或者称为甘地团是在伊纳亚特.希纳尼[Inayat kiani]的领导下,有两个步兵营组成。

第三部分,或者称为阿扎德团由古尔加拉.辛格[Golzara singh]领导,由三个步兵营组成。

第四部分,或者称为尼赫鲁团,这支部队后来由狄龙[Dhillon]领导。

另外,在国民军中也组建了当时亚洲(除苏联)地区支女子部队,称占西女王团[Rani of Jhansi] 由拉克什米.萨加尔[Lakshmi sahgal]指挥,主要是由马来亚和缅甸的女志愿者组成的。

在1944年跟随日军进入印度领土时,又临时组建了一支特种部队,称巴哈杜尔团,由斯阿科特.哈亚特.马利克[Snavkat hayat malik]领导。主要跟随日军进入曼尼普尔邦的山地地区进行特种作战。

在英帕尔战役后,国民军军由于伤亡较大,缺少兵员,在科隆诺尔.阿普杜尔.阿齐兹[Colonel abdul aziz]的领导下又组建了第二军,这支部队的大部分是由国民军中的印度斯坦战斗部队[Hindustan field force] 和新招募的人员组成的。

当然,这里还要说明的,国民军的武器也很落后,许多还是从东南亚战役中英国,荷兰的俘虏中缴获的武器,而且这些武器基本是轻武器,有时就连一些基本的机枪也不能做到每连一支。一些手榴弹甚至只有军官以上人员才有装备。

苏鲍斯内心中其实并不想过多依赖日本的力量解放印度。于是,他建立了Azad[独立的意思]学校,这是一所将普通志愿者培养为新兵的军事学校。另外,在国民军的年轻人中,还选择了45个印度青年人,并亲切的称他们为“东京男孩”[Tokyo boys],送他们到日本的帝国军事学院学习军事理论。

这样苏.鲍斯的印度国民军已初具规模,到1944年3月英帕尔战役开始前,军队人数已达50000人,并且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接受了正规的军事训练。同时,鲍斯向他们灌输强烈的爱国理念,号召他们为祖国的独立和解放奉献自己的一切。所以,这支部队人数不多,武器也不优良,但士气高涨,与战争开始前英印军队中的印度兵[又称西帕依,英文sepay的音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 英帕尔战役中的日军与国民军

1944年3月19日日本在缅印边境发动了代号为“C”[ウ号作戦]的进攻战役。日本军队以三个师团近十万兵力向印度的曼尼普尔邦推进。同时国民军在苏鲍斯的号召下,决心打回祖国,把印度人民从英国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伴随日军一起越过边境,进入印度。国民军这次战斗的主要任务除了掩护日军主力部队免遭英印军队袭击外,还有一个目的是能够突破英帕尔—柯希马的防线,由印度东北山区进入恒河平原,并可以在那里设立游击区,进行游击战,同时以那里的土地为支撑,争取当地百姓的支持。后来的国民军官员,曾为苏鲍斯军事秘书的普莱姆.库马尔.萨加尔[Prem kumar saghal]在红堡审判中曾经解释道:他们的想法是当地百姓的革命可以确保一旦日本在战争失利的情况下,英国人仍无法再次确立对印度的殖民统治。这其实才是国民军和印度自治政府 的真实想法。这说明国民军已经抱定了决心,即使日军失败,只要在印度一立足,国民军的士兵就会像潮水一样涌入印度的土地,使革命的火种一个接一个的燃遍印度的广大土地,解放三亿八千万同胞 。

另外以下几个方面可以更明确地看出国民军的目标。

一.争取平等的作战资格与权力。在这次作战中,日军军事指挥部提出要把国民军分散,附属到日军作战单位下,这种主张遭到鲍斯的反对,他强调国民军与日军是两支军队联合作战,印度国民军既为解放祖国而战,就要作为一个战斗实体出现,鲜明的表现自己独立而坚决的信念。

二.对于违反纪律者坚决惩处。在作战开始后,鲍斯已颁布命令,在进入印度国土后,任何人无论是国民军还是日军都不许抢劫奸淫,有犯者严加惩处,并同时把这一命令通知日本军事指挥官。

三.战场上的顽强作战。这次入印作战国民军主要派出了精锐的苏巴斯团和巴哈杜尔特种部队,虽然兵力不多,但足够顽强。最明显的例子是在进攻途中成功地击溃了陈[chin]和卡西[kashin]的部队的骚扰,使日军得以顺利进攻英帕尔和柯西马。

另外,国民军利用与英印军队中印度兵的特殊关系,耐心做他们的策反工作,希望他们不要为英印军队服务。这一措施在日军攻占新加坡时发挥了明显的作用。虽然在英帕尔战役过程中英国人有意封锁国民军的消息并加大了在军队中的监视力度,使国民军的这一计划大打折扣。但依然可以看出无论是日本还是英国都十分忌惮国民军及其背后巨大的印度人的力量。

四. 红堡审判

战争结束后,余下的国民军士兵陆续投降盟军。而苏.鲍斯已在1945年8月的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英印政府打算以叛国罪的名义审判国民军的士兵。这些国民军的士兵要么面对死刑,要么面对监禁或者罚款。从1945年11月到1946年5月,在大约十个法庭举行,其中最首要而的是对普莱姆.萨加尔,科隆诺尔,辛格,狄龙和纳瓦斯.汗在德里红堡进行的审判。他们的主要罪名是反对英王,折磨,谋杀和教唆谋杀他人。这次审判吸引了许多印度人的关注。由于国民军中许多士兵并不是如日军一样的侵略者,他们有自己的爱国信念,因此获得了公众的同情。国大党和穆斯林联盟还在1945到1946年的独立运动中将此作为政治议题要求释放所有的国民军士兵。与此同时发生的不合作和非暴力运动也在全国爆发。这些运动的范围也迅速波及到英印军队当中,许多士兵拒绝英国上司的命令。在孟买甚至发生了水兵的哗变。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英国人认为有出现全国动乱的风险,最终释放了所有的被告。三个月内,所有国民军11000名俘虏全部被开除军职并交纳罚金的形式予以释放。

但是国民军对于巨大的爱国热情是否可以抵消与法西斯的罪行?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仍然没有结论。红堡审判由于某些原因而被束之高阁,但他背后总有一个日本的影子,让人们对他的评价无法积极起来[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国民军也未必会得到公正的审判]。我想,只有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即印度人民如火如荼的争取独立期间,任何爱国热情都会扩大为一种伟大的洪流在群众中播撒,任何以推翻殖民统治的说辞都会被认为友善的愿望,任何以援助为名侵略为实而进行的战争都可能被美丽的辞藻蒙蔽,所以爱国是一把双刃剑,既会杀敌,也会伤人,变成敌友不分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