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浅析德意志中世纪历史上的家臣阶级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4 10:59:39 阅读: 42 次

家臣(ministerial)是中世纪德意志独有的社会群体[ 汤姆普森认为,实际上,在今天法国边境省份也存在类似的家臣群体,如FlandersLorraine。但是,需要注意到,哈布斯堡王朝位国王鲁道夫一世上台以前,这两个地区大部承认德意志帝国皇帝为宗主。故这个时期的德意志应该包括这两个地区。],被称为“不自由的贵族”(adelige Unfeiheit)。他们是德意志国王的重要依靠力量。在英国和法国,王国和大领主可以找到身份地位较高的附庸从事庄园管理工作和军事职能;而在德意志,特别是11世纪之后,国王和领主却转向仆役阶层。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在13世纪之后,甚至成为新的贵族,影响到德意志历史发展,Karl Bosl认为‘这些下层贵族元素在19世纪之前对于下层社会和统治阶层形成方面都扮演了重要角色。分析和推断‘尊贵非自由人’提供了历史地理解社会发展的重要模式[ The MEDIEVAL NOBILITY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Timothy Reuter North-Holland Publishing Company New York1979p294 ]。但是国内尚未有人关注到家臣阶层和家臣兴起问题。限于资料,本文将简要梳理德意志中古史上这个特殊群体的兴起过程。

一.家臣的起源

家臣,德语中一般称为der ministerialeDiestmann, 来源自拉丁语中的servicus,serviens

ministerServus。它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历史概念,起初指在首领、领主和国王家中服役的一个群体。他们没有人身自由,从事的是各种各样的杂役;没有报酬,但可以获得维持生存的基本物质。

家臣的起源一直以来存在争议。20世纪20年代德意志学者乐意接受家臣起源于奴役,并认为奴役是他们上升的关键。汤普森同意Wittich的观点,认为他们祖先曾经是自由人,为了得到保护成为奴隶(bondmen[ James Westfall Thompson ,Feudal GermanyF.Ungar Pub.Co.,1962,p327]

不管家臣这个阶层起源是出自国王的需要还是自由人为得到保护付出的代价,这个阶层起初并非大富大贵,他们的社会地位不高,经济状况不是很好。

.家臣的各个发展阶段

家臣阶层的形成经历了一个缓慢的历史发展过程,是逐渐演进的而非革命性的。从9世纪一直延伸到12世纪,随着他们取得的巨大成就,重要性突出,队伍逐渐壮大。

家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查理曼时期。在查理曼的庄园和卡罗林王室领地上就已经发现出身低贱的家奴[ 同上 ,p324]。他们主要充当财产的管理人员和保卫人员。他们是一个用于服务而非劳动的农奴阶层,他们不需要耕种,但是需要履行管理和军事职能,会得到庄园产品作为薪金。但是,此时的家臣是奴隶,和后面的家臣在本质存在差异。

910世纪,这个阶层有所壮大,他们转向农奴的最下层,那些没有自己的土地、在领主家庭或是份地上工作的奴隶。这些没有隶属的奴隶每天和他们服务的领主签订合同,听从领主安排。吕特格也认为家臣在10世纪就很大量出现,在国王和公国、贵族和教堂、修道院的村庄被委托征收各种贡赋(行政和军队的人身负担,劳役),他的人身权利还是如同非自由人那样有限。

1112世纪是家臣发展中的一个转折点。亨利四世时期发生的授职权之争加速了德意志社会的封建化,使得社会下层发生分化。势微的自由人沦落为农奴;较为强大的自由人则成为骑士或家臣。同时,亨利四世的战争显示了耕种自己土地并轻装步行战斗的农民无法和施瓦本(Swabia)、阿尔萨斯和洛林的骑士相匹敌。改革修道院的修道院长害怕受到王室攻击,支持国王的主教害怕和教皇联盟的贵族,他们纷纷不再依靠农民的军事支持,开始招募专门战斗的骑士。同时,小的自由土地所有者正遭遇着内战之后的经济灾难,不能够承担军事服务大主教和大贵族越来越依赖于家臣。很多自由人为了避免破产和毁灭,抛弃自由,加入家臣行列。内战完成了家臣解放和兴起的阶段。

萨克森王朝时期,德意志社会再次瓦解。118年萨克森的叛乱摧毁了德意志政治和领土统一的任何希望,它的毁灭伴随着封建主的胜利和德意志贵族阶级的崩溃,一部分由于国王的权力,一部分由于大贵族的兴和家臣的上升。

    霍亨索伦王朝时期德意志贵族社会重建。1180年,弗里德里希.巴巴罗萨承认帝国侯爵阶层——王室的更大佃户——的权利。其它没有称号的贵族和有权势的家臣——有自己的附庸,在自己拥有的帝国封地上实行管理权,构成了领主地产。他们履行军事服务,享有贵族般地位。他们逐渐摆脱奴役地位,获得离开他们领主的自由并成功地将他们用奴役换来的租佃变为封地并在上边建立城堡。弗里德里希一世统治时期,最有名的家臣之一Werner of Bolland地位极高,拥有17个座城堡和1000个骑士[ Geoffrey Barraclough,The oigins of germanyB,Blackwell,1946,p231]

1213世纪独立的家臣是成为上升中的邦国的柱石。但是邦君使用他们的自由的代价是管理者手中转移交给他们的大量行政职务、封地、土地和权利,导致了他们地位的上升。邦君依赖家臣,而对他们的自由附庸冷淡,结果导致自由贵族和家臣阶级之间的不同特征消失。除此之外,自由贵族绝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巴伐利亚在13世纪所有的旧贵族完全灭绝,奥地利的情况类似[ 同上,p325]

14世纪以后,奴役的称呼消失,被好听一些的名字‘Diestherr’取代。15世纪,这个名字的前一半消失,以前的奴役开始成为领主。以前他们受主要涉及到奴役的劳役法或庄园法制约,现在他们的义务由封建法规定。这意味着更大的自由以及封建统治地位赋予的封赐附庸采邑,掌控法庭甚至某些地区和向他们的依附者征税,如梅克伦堡和勃兰登堡边区。

   .家臣在德意志历史上的意义

家臣是封建制度在德意志形成过程中的产物,它的发展正好反映了王权的势弱。在萨克森王朝时期,王权高高在上,教会匍匐在皇冠之下。大主教和修道院长是皇帝最重要的行政人员,他们执行着皇帝的命令。家臣相对而言,并不是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当时限于生产力发展水平,人口数量小,劳动力有限,不允许这个阶层大量脱离土地生产。但是克吕尼运动之后的教皇革命使得德意志境内的教会人员开始和罗马教皇关系密切起来。特别是叙职权之争的发生,皇帝和罗马教会开始处于一种对立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家臣成为皇帝和教皇抗衡的砝码之一。在13世纪血缘贵族存在之前,家臣确实在教俗之争中加强了皇帝的力量。但是,萨里安王朝的皇帝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昔日的臣仆在若干年之后却开始和他们对立,成为帝国权力的新威胁。而当时的战争提供了大量奴隶和依附农,也使得他们从土地中解脱出来成为可能。总而言之,家臣阶级的兴起是当时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结果,见证了强大的德意志王权逐渐走向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