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浅析苏州古典园林理水艺术与手法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4 11:42:12 阅读: 72 次

  

摘要:通过对苏州古典园林理水艺术形式与造景手法的调查研究,提炼出古典园林理水的精髓,继承古典园林理水对自然水体形式模仿的意境、源头和水尾处理的艺术以及水体空间的分割手法,将其应用到现代园林理水景观设计中,探索出既符合当代可持续发展观念,又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水景观设计方法。

关键词:理水景观;古典园林;现代园林;继承

 

水是中国古典园林造园四要素之一,理水指园林中各种水体的设计营造[1]。在苏州古典园林中,理水的意境和手法,多源于自然界中的湖泊、江河、溪流、深潭、池塘等,师法自然又高于自然。

1. 苏州古典园林理水艺术与手法

中国古典园林理水,多数是以湖、池、泉、溪、潭的静态水景为主,但又能做到静中有动[2]。传统园林的理水是对自然山水特征的概括、提炼和再现。各类水的形态的表现,不在于体量接近自然,而在于风景特征的艺术精髓;各类水形态特征的刻画,主要在于水体源流、水体动静和水面聚分上符合自然规律,创造出源于自然、高于自然的水景。

1.1. 水体形式

不同园林有着不同的水景类型与水体形式,通过实地调研,将苏州古典园林的水体分为:湖泊、溪流、深潭、池塘四个类别。

1.1.1. 湖泊——以网师园中部彩霞池为例

自然界中的湖泊为大型开阔的静水面,而园林中的湖泊则要小得多,基本上是一个自然式的水池。湖泊水面有聚有分,而小园的水面聚胜于分,如网师园中部的彩霞池。

苏州网师园内,园池面积仅二十米见方,但却给人以开阔的感觉。水面集中,位于园的中部,并在池的四周留有适当的空间堆山叠石、种花植树。网师园中对于水面的处理原则,符合于《园冶》中的四字概括:“随曲合方”,水面的形态布局“宜曲则曲,合方则方” [3]。“方”即水体岸线为平直的几何形态,通常用于临水主建筑前的岸线处理;“曲”即水体模拟自然界水体蜿蜒的曲岸线,更好地与园中山石形成紧密的山水布局,营造出山环水抱的景观格局。

在彩霞池的设计中,造园者还巧妙运用了尺度对照手法,使人感到空间的开阔。水池四周的亭廊轩榭等建筑都较低矮:体积小巧轻盈者如濯缨水阁贴近水面,更显池水之开阔;体量稍大者如小山丛桂轩则远离水面,隐于假山之后,这样不仅避免了池水的拥塞,还增加了景深和层次[4]

1.1.2. 溪流——以拙政园西园塔影亭西侧溪流为例

溪流是带状曲折的水面,常作为水景的延续和收尾,给人以蜿蜒无尽之感,如苏州拙政园西园塔影亭一侧的溪流。

塔影亭西侧溪流是一条狭长的南北向带状水域,全长约67.5米。作为拙政园西部水景的收尾,其手法延续了古典园林一贯的曲折形态,并在末端形成小潭,以仿自然之态。

塔影亭西侧溪流周边有三个建筑,分别是留听阁、鸳鸯馆和塔影亭。从塔影亭往留听阁望去是逐渐开阔的一片水域,而从留听阁往塔影亭方向看去,则会产生水流蜿蜒无尽的效果。

 1.1.3. 深潭——以拙政园听雨轩前院深潭为例

深潭是指空间狭窄而深邃的水面。常常被置于建筑围合而成的小庭院中,是古典园林中调节小空间的视觉要素之一。拙政园听雨轩前庭深潭面积仅二十余平方米,是古典园林中典型的小尺度水体,搭配自然山石驳岸与植物能够增加庭院的幽静感,同时水面还使庭院空间显得更加开阔,具有扩大空间的作用。

1.1.4. 池塘——以拙政园东部涵青池为例

苏州古典园林中的水体形式大多模仿自然之态,但也有规整的池塘形态,如拙政园东园西南角的涵青池。涵青池位于拙政园东部西北角,是标准的规整型池塘,总面积约336㎡。水池周边有参差交错的驳岸,配置以花木,使规整的池塘显得自然生动。

1.2.理水手法

1.2.1.源头水尾分析

在苏州古典园林的理水中,对于源头与水尾的处理尤其具有特色。在此以网师园的彩霞池为例,探究古典园林中对于水体源头和水尾的处理手法。彩霞池的水体布局受场地尺度限制,但又要实现小中见大和水流无尽之意,只能通过水源与水尾“隐”与“藏”的处理来实现[5]

水源位于彩霞池的东南面,长约6.6米,最宽处跨度1.2米,最窄处跨度仅0.2米,总面积约1.5平方米,占全池总面积不到百分之一。其两岸用高低错落的石峰隐掩,在柔化驳岸线同时也起了一定的衬托作用,使水源幽深迷远。水源要隐藏在深邃之处,强调“入奥疏源,就低凿水”[6] 。彩霞池水源,发端于灵峰秀石之间,小涧曲折而深奥。水源的涧口用花岗岩小桥---引静桥作遮蔽,引静桥仅一米多,缩小尺寸反衬出池水之广,且丰富了水面的层次。

 图片1.png

彩霞池的水尾位于西北角,与水源呈对角线布局。总面积约12平方米,最宽处跨度4.8m,最窄处跨度2.7m。正如《园冶》中的论述:“疏水若为无尽,段处通桥”。网师园水尾的处理,就是通过在水池池岸的前端架设折桥来丰富水面空间,同时在折桥前设置出挑的石矶,又增加了景深。

 

1.2.2.水面分割手法

苏州古典园林中的水面主要由岛、桥、建筑划分为不同空间,其中岛的分割作用最为明显。古典园林中,大尺度的理水常常涉及到分割的手法,从中国文化发展而来的“一池三山”模式作为一种常用的理水手法被造园者广泛应用。拙政园是苏州更大的私家园林,其水面面积约占全园总面积的三分之一[7],尤其以中部水体所占比例更大,为全园的观景重点。拙政园中部布局是非常明显的 “一池三山”模式。中央三岛连同桥将中心更大的水体分割为三个部分,共同构成了中园最核心的山水骨架。拙政园中部园林核心水景中的三岛面积比为153,主次分明并富于韵律感,将水面近似三等分,又因分割位置偏东北,自然形成多种形式的水体与空间。中心整体水陆比为31,形成典型的外向型空间特征,扩大了空间感。

图片2.png

桥对水面的分割也较普遍,如拙政园中部水景的视觉轴线非常明显,从中园主入口梧竹幽居到西园主入口别有洞天,中间有桥隔而不断,形成一条长达104.6米的水景轴线。南北方向的主轴线是从南面的小沧浪到北面的见山楼。两条主轴线的交点便是湖心小岛之一,东西向主轴与南北向主轴的水面均被桥体分割为趋近于1:2的比例。

古典园林理水手法中,岛与桥的分割最为常见,建筑多临水而造,以收水景。但在拙政园中,建筑也参与了对于水面的分割,即中园南面的小沧浪。在拙政园的总体布局中,小沧浪水院位于园南尽端,小沧浪以南至最北端的见山楼,构成了拙政园在主要厅堂远香堂以西的南北方向上的一个纵深的景线。小飞虹的廊桥空间围而不闭,空间通透。与一般的平桥相比,廊桥半廊半桥,可以增加水院空间的围合度,并且由南向北,视线隔而不断[8]

 

2.现代园林理水对古典园林理水艺术与手法的继承

水在现代园林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无论从造景艺术的角度,还是水上活动的要求来考虑,水系应有主有次,有收有散,有虚有实,达到“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效果[9]

通过对网师园、拙政园水景形式、理水手法的综合分析,对古典园林的水景结构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也更明确了对古典园林水景研究的目的不在于所研究的事物本身,而在于如何将研究结果与现实运用相结合。现代水景设计应该继承古典园林理水对自然水体形式模仿的意境、源头和水尾处理的艺术以及水体空间的分割手法,结合当代可持续发展观念和设计形式,创造出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水景观设计方法。

 

3. 结语

古典园林理水的现实意义,如果仅仅停留在文物保护的层面上,抱残守缺,是远远不够的。采用现代的材料与技术一味复古,再造古典水景园林,也不能满足现代人的审美心理及行为活动的需求。在继承的基础上,学习古典园林水景的理水手法,兼收世界园林理水的精华,运用新科技、新材料,强调生态环境及可持续发展的设计思想,塑造出“诗意的栖居”才更具有现实意义。

 

4. 参考文献

[1] 于宁.探究景观设计中水的艺术表现形式 [D].西南交通大学,2006:28-30

[2] 朱钧珍.园林水景设计的传承理念(版)[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436-50

[3] 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第二版)[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440-458

[4] 王丽.网师园空间的图像化体验研究 [D].同济大学,2007:15-20

[5] 毛琦红.拙政园“大”之造园个性研究 [D].浙江大学,2008:35-36

[6] (明)计成原著,陈植注释.园冶注释(第二版)[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218-222

[7] 周红卫.苏州园林的理水艺术[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84:9-11

[8] 刘敦桢.苏州古典园林[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7945-78

[9] 彭一刚.中国古典园分析[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