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商代晚期青铜器物龙形觥的艺术考察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04 14:23:50 阅读: 36 次

摘要 山西省石楼县地处黄河中游,是一块古老的文明荟萃之地。石楼县出土文物数量很多,本文所要谈到的龙形觥就出土于此。龙形觥是商代后期盛酒器,为稀世孤品,被誉为国宝。龙形觥因其形象酷似龙而得名,距今有三千一百年到三千六百年的历史。本文分别从龙形觥的造型,纹饰来进行考察,文字说明和参阅相关资料等进行分析与研究来认识该器物。总结出龙形觥在器形与纹饰上的造型特征和审美特征以及出土地的文化意义。从而更进一步深入了解该器物。

关键词   ;鼍纹;夔纹   

 

在我国漫长的奴隶社会中,青铜器不仅成了权力的象征,而且也代表了当时社会的综合经济水平,青铜器的种类许许多多,有日常生活用具,也有丧葬祭祀用的礼器,很多传世青铜器都是在商代晚期出土的。龙形觥这件器物出土于山西省石楼县商代墓葬,为商代晚期盛酒器具,它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此件器物造型构思奇特、形象生动逼真,摆放自然生动,纹饰刻画极其精美.因形制及装饰纹样的而备受瞩目,是古代先民智慧的结晶。

那么就龙形觥的整个器形来讲,在古代众多的酒器当中,龙形觥属于“觥”,是一种造型特殊的盛酒器。从之前的古籍中研究可知“觥”的盛酒容量较大,并且“觥”也可作为饮酒器。但就本文研究的龙形觥来说它只能做盛酒器。曾有学者认为有的觥附斗,是盛酒器,而不是饮酒器。纵观历史,长久以来对觥的形状,可以说都没有完全正确的认识,有关的古籍图录中,也从来未发现著录。那么就研究来说,觥的样式有以下几种;①脚形圈足式,当为觥的早期式样。②椭圆体龙首盖圈足式,盖前端为龙首形,顶上有虺龙一条,拱起成环梁。③椭圆体象首盖圈足式,器形稍高,截面椭圆形略短,圈足亦高,盖前端为象首卷鼻,后部为兽面,器腹饰的兽面纹,和盖的造型纹饰不相连接。④或者有虎凫合体式,器体为凫形,凫颈即为凿,两翼居中,后尾延及前流,盖前端为虎头,后端为竖耳的鸷鸟头,造型特异。⑤长方体龙头盖圈足式,体及圈足皆为长方形,流前伸较长,盖前端为大龙头,后端为一大兽面,圈足内收,鋬厚大,作鸟形。⑥长方体垂角兽头盖圈足式,器体长方,盖前端为大垂角兽,似为羊头,后端为大兽面纹,圈足周边较其他样式有所放大。⑦ 椭圆体龙头盖鼓腹内隔式,器体椭圆而长,腹鼓出,龙头盖有钮,附一小斗,体内有一隔层,分为二室。龙形觥脚形圈足式,是早期的觥的形象,其次盖前端为龙首形,顶上有虺龙一条,具备了①②条。之所以说龙形觥是盛酒器而非饮酒器是因为整个器物器浅而且呈近似矩形,有圈足而且有盖,并且内部空间狭而长;龙形觥,也可称为龙形兕觥,这件商代晚期的龙形觥,为我们认识觥,提供了实物根据。觥,就目前所知出土还是很少的,仅有几件。比如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旌介村出土的同样是商代晚期青铜器物的兽形觥。

龙形觥的造型奇特,整体呈牛角状。器物的发展态势为横向延伸.能看到龙形觥的造型取材偏向于浪漫手法。“龙”本身来讲对于古代先民就是一种没有见过的神话动物,古代先民出于对“龙”这种动物的崇拜与喜好而根据其对“龙”的想象力制作出了首部有犄角的龙形觥。

纹饰造型丰富多彩。首先有写实手法,鼍纹就是对扬子鳄这种动物的写照,同时也说明了当时的地理环境适合鳄鱼生存。其次是浪漫手法的纹饰造型艺术,夔龙纹,云纹,旋涡纹和回字形纹都是铸造者为了使器物丰富而刻画的装饰纹样。龙形觥的纹饰遍布器身,刻画清晰明显,但却不是立体感的纹饰造型。无论是鼍纹,夔龙纹还是辅助造型的旋涡纹云纹等都是平展而安静的感觉,并且器物左右两侧纹饰雕刻对称。盖面的龙身纹路与龙首相衔接,巧妙且动感十足。山西省灵石县静升镇旌介村出土的同样是商代晚期青铜器物的兽形觥,它和龙形觥的出土地接近而且铸造时间相同,它的纹饰表现手法则是以浮雕为主,立体感强烈。

龙形觥整体体积感强烈,造型独特,宛如一艘停在水中的龙舟。从龙形觥的对称,均衡,节奏,韵律,等方面都体现着龙形觥的形式美而且传达了当时人类的审美观。比如龙首的形象和夔龙纹的样式,都具有美感,给欣赏者以美的享受。器物整体几何化,近似于圆柱体。而纹饰方面来说观察发现云纹和旋涡纹也都近似几何形中的圆形。无论是器物造型还是纹饰造型都是当时的先民创造的非现实的意向,也就是浪漫主义塑造手法来展现的龙形觥中的抽象美。

龙形觥本身作为一件器物来讲是直观具象的,瞬间永恒的,凝聚着形式美.龙形觥的龙口微张,眼睛圆睁,并且将口中牙齿全部露出,神情生动而略显夸张,无不体现出一种狞厉之美。虽然具有狞厉之美但仍然有贴近生活的因素包含在内,而这种美属于青铜器中特有的审美特征,比如与其出土地和铸造时间想接近的兽形觥同样也具有狞厉之美。器物的纹饰中的鼍纹也是先人通过扬子鳄这一动物的观察来绘画出来的纹样,体现出纹饰的写实性。同时丰富多彩的纹饰变化以及种类体现出“寓动于静”,以瞬间表现出了永恒。总体上龙形觥器物造型比例均衡,器物纹饰虚实相生。整体给人一种规整之美,简洁明了,让人过目难忘。

 

参考文献:

[1]刘泽民等主编《山西通史》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1

[2]张祥等主编 《石楼县志》 太原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4年  

[3]山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山西通志》 太原  中华书局出版  1992

[4]曹金洪主编 《中国通史》北京 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0

[5]马承源主编 《中国青铜器》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

[6]李济著 《殷墟青铜器研究》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

[7]李学勤著 《中国青铜器的奥秘》 外文出版社 2007

[8]马承源著 《中国古代青铜器》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

[9]梁彦民编 《神韵与辉煌——青铜器卷》西安 三秦出版社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