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红楼梦》歇后语翻译——杨氏夫妇译文与霍克斯译文的对比分析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14 17:37:35 阅读: 5 次

 

摘要:在许多翻译研究中,都说杨宪益夫妇在处理《红楼梦》的文化元素的时候,多采用异化策略,而霍克斯多采用归化策略。此文以《红楼梦》中的歇后语作为研究对象,考察杨宪益夫妇和霍克斯对歇后语的翻译策略是否也有如此差异。

 

关键字:红楼梦,歇后语翻译,归化,异化

 

一.引言

中国文化经过千百年的沉淀,累积了许多蕴含中国特色文化的习语,其中有四字成语,谚语,歇后语等等。正如邵志洪所说,歇后语是中国语言的一种特殊形式。它在日常生活中由人民创造,并在中国历史上不断累积下来。作为中国习语的一种形式,歇后语形象生动,朗朗上口。因此,曹雪芹在创作《红楼梦》的时候,也把歇后语应用到不同的角色身上,使各角色的性格更鲜明。

《红楼梦》作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达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的。因此,它吸引了大批文学爱好者对它进行研究,而“红学”也就自此而诞生了。与“红学”一样,当《红楼梦》的2个完整译本——杨宪益夫妇译本以及霍克斯译本,面世的时候,也吸引了大批翻译爱好者和翻译学者来对它们进行点评和研究。这些研究包括:称呼翻译,食物菜式翻译,数字翻译,颜色翻译,诗歌翻译,动物名字翻译,习语翻译等等。从这些研究资料中,研究者大都有着这么一个结论:在处理文化元素的时候,杨氏夫妇多采用异化翻译,而霍克斯则多采用归化翻译。

而此文的作者则想验证,在翻译《红楼梦》歇后语的时候,杨氏夫妇和霍克斯的翻译策略是否也有这样的差异。

 

二.歇后语分类

关于歇后语的分类,最早是陈望道在他所著的《修辞学发凡》中提及。他把歇后语分为两类:谐音类和非谐音类。然而,这种分类法太过于笼统。后来,黄佩文提出,歇后语可以分为三类:诗歌类,习语类,和口语类。但这种分类法的问题在于,很多歇后语可能同时符合其中两类。如此一来,很难归类。再后来,谭永祥提出了以下的分类方法:

歇后语

喻意型

半喻式

全喻式

会意型

本义式

别解式

多义别解式

谐音别解式

                               (谭永祥,1984)

这种分类方法具有系统性,在两大类的基础上进行细化,归类简单,适用于把搜集到的歇后语作归类。

 

三.归化与异化

归化与异化是韦努狄(Venuti)提出的一组翻译策略。根据《翻译研究词典》,归化翻译是指:译文采用明白,流畅的风格,以使目标语读者对外来文本的陌生感降到更低度。异化翻译是指:生成目标文本时会通过保留原文中某些异国情调的东西来故意打破目标语惯例的翻译类型。在翻译文化元素时,译者会根据不同的侧重点而选择其一。下面,作者则用以上的翻译策略来对比分析杨氏夫妇译本和霍克斯译本中的歇后语。

 

四.《红楼梦》两译本中歇后语的翻译策略对比

为了让研究结果更准确,作者通读了《红楼梦》中文完整版以及杨译本和霍译本的完整版,从中找出了34个歇后语,以及它的对应译文。结合歇后语的分类,作者在这一部分,对每一类的歇后语翻译都进行分析举例。

1. 喻意型——半喻式

据谭永祥所述,半喻式歇后语是指歇后语的后半句能独立传达准确意思,前半段的缺失也不会影响读者对歇后语的理解。半喻式歇后语在《红楼梦》里面共15个,如:

原文: 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

直译: Building a long shed over a thousand mile  there is no banquet lasts forever

杨译本: Even the longest feast must break up at last. 

翻译策略: 归化

霍译本: Even the longest party must have an end.   

翻译策略: 归化

在这个歇后语的翻译中,杨和霍都去除了“长棚”这个在西方不存在的文化意象,可见,二者都采用了归化的翻译策略。

2. 喻意型——全喻式

全喻式是指歇后语的后半句用比喻来解释前半句。它真正的意思还得结合上下文去理解。此外,全喻式歇后语的后半句不能撇掉前半句独立使用。若后半句独立使用,会造成意思误解或读者的理解困难。全喻式歇后语在《红楼梦》里共9个,如:

原文: 耗子尾上长疮 —— 多少脓水儿  

直译: A pimple growing on the tail of a rat – how much ichor

杨译本:  But how much can he squeeze out of me? No more than from a pimple on a rat’s tail.  

翻译策略: 归化 + 异化

霍译本: And I am like a boil on a mouse’s tail: there’s a limit to what can be squeezed out of me.  

翻译策略: 归化 + 异化

在两个译文中,译者都同时采用了归化和异化:首先,两个译文都保留了这个歇后语的意象——耗子,尾,这就是异化;而同时为了把整句的意思很巧妙地融合在这个比喻里面, 两者都去除了“脓水”这个比喻解释,而把本义翻译了出来。

3. 会意型——本义式

会意型——本义式歇后语是指歇后语的前半句描述一种现象,而后半句则像谜底一样揭开意思。此类歇后语在《红楼梦》里共6个,如:

原文: 狗咬(苟杳)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直译: The dog that bit Lv Dongbin – unable to recognize the good intention

杨译本: Like the dog that bit La Dongbin -- you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 you.

翻译策略: 异化 + 归化

霍译本: (You’re like) the dog that bit La Dong – bin: you don’t know a friend when you see one.

翻译策略: 异化 + 归化

在这两个翻译中,译者对前半句都保留了原文的“吕洞宾”和“狗”,这是异化;而对后半句,译者都采用了倾向于西方读者理解的方式表达,这是归化。

4. 会意型——多义别解式

会意型——多义别解式歇后语是指歇后语的前半句描述一种现象,后半句表达现象带出的本义,而歇后语的真正意思是后半句的常用意义。此类歇后语在《红楼梦》里共1个:

原文: 焦了尾巴梢子 —— 绝后  

直译: A burnt tail – (no descendant) nothing behind

杨译本: Shes died sonless, leaving only one daughter.  

翻译策略: 归化

霍译本: She died without giving birth to an heir; she only ever had a daughter.

翻译策略: 归化

    这两个版本的翻译均丢弃了原歇后语的形式和比喻,采取倾向于目标读者的归化翻译策略,把“焦了尾巴梢子”的真正所指意义表达出来。

5. 会意型——谐音别解式

会意型——谐音别解式是指歇后语的前半句描述一种现象,后半句用谐音来表达真正的意思。此类歇后语在《红楼梦》里共2个,如:

原文: 站干岸——(不沾事[湿])

直译: Standing on the dry bank  dont get bothered (wet)

杨译本: Watching people drown from a dry bank  

翻译策略: 归化

霍译本: (They will) look on safely from the bank while you are drowning in the river  

翻译策略: 归化

    对比原文和译文后,大家不难发现,由于语言之间的差异,译文很难达到原文的谐音效果,译者均采用归化的翻译策略,选择只传达歇后语的所指意义。

    作者在对34个在《红楼梦》中搜集到的歇后语进行如上的分析后,整理得出下表:

类别

数量

杨译本

霍译本

归化

异化

归+异

归化

异化

归+异

喻意型

半喻式

15

6

8

1

7

7

1

全喻式

9

3

6

1

4

5

1

会意型

本义式

6

3

1

2

3

1

2

会意别解式

多义别解式

1

1

0

0

1

0

0

 谐音别解式

2

2

0

0

1

1

0

总数



34

15

15

4

16

14

4

 

五.结语

    从上述例子和分析统计中,我们不难看出:杨宪益夫妇和霍克斯翻译歇后语的策略大致相同。那么是什么促使他们作出类似的判断呢?这或许是因为歇后语的语言特色:由于歇后语独特的前面像谜语,后面像谜底的特色,使译者想在保留这种特色的同时,又想准确地传达其意思。然而,中英之间的语言和文化差异,又难使译者如愿。在目标读者能理解的前提下,译者采取异化的策略——保留歇后语的意向和比喻;而当译者判断采取异化策略翻译歇后语,目标读者难以理解其意思的时候,译者则采用倾向目标读者的归化翻译策略。

   

参考文献

曹雪芹,高鹗著. The Story of the Stone (5 Vol.) (translated by David Hawkes) [M] London: Penguin Classics Press. 1982.

曹雪芹,高鹗. 大中华文库(英汉对照):红楼梦 (6册) (杨宪益、戴乃迭译) [M] 北京:外文出版社;湖南:湖南人民出版社. 1999.

邵志洪. 汉英对比翻译导论 [M]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 2005.

谭永祥. 歇后语新论 [M]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 1984.

[英] Shuttlewords, Mark & Moira Cowie 著, [M] 翻译研究词典. 谭载喜主译.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