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发表网电话

全国热线
022-83699069

论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的运用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07 11:52:13 阅读: 97 次

论文发表过程中论文是核心,一篇好的论文决定着期刊发表成功与否。下文就是本站为职称论文发表提供的范文。

论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的运用

 

摘要:古代诗歌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种集中表达方式,诗人将自己的心绪情感、所见所想等融入其中,从而使得古代诗歌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作为我国古代诗歌的重要特征之一,移情手法经常在古代诗歌中得到应用,并对诗人诠释思想情感、释放想象力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帮助作用。在这一背景下,本文将通过结合多首古代诗歌作品,尝试对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中的实际运用进行简要分析研究。

关键词:移情手法;古代诗歌;审美价值

 

引言:在我国古代诗歌创作当中,诗人通常会将自身的思想情感与描绘景物对象进行相互融合,使得主客观能够相互统一,由此完成各种各样的审美活动,创作出极具审美价值的诗歌作品。在此过程中,移情手法的运用一方面将人们各异的情感附在景物身上,另一方面也为诗人充分发挥自身的想象力,灵活运用各种艺术手法完成诗歌创作创造了良好条件。移情手法本身具备的极高审美特性也可以为古代诗歌创作增添艺术魅力。因此研究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中的应用,对人们更好地赏析诗歌、学习诗歌创作手法具有一定的帮助作用。

一、移情的基本内涵

    移情顾名思义即情感的“移动”,具体来说移情指的就是诗人将自身的思想情感、感悟体验等投射或是移注在创作对象身上,为原本毫无生命的物品赋予人的生命与品格,使其也好似如人一般拥有思想情感、意志品质以及行为行动。而诗人也会与事物之间产生心理或情感上的共鸣,使得诗人无论看到何种景物、事物,所见景物和事物身上都会被附加诗人的思想情感。例如李白《独坐敬亭山》中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一句,正是诗人将自身生活体验以及思想情感移注到敬亭山中,所以才会出现如诗句所言人与山长久相互对看也不会心生厌烦的情况,这也是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创作中的一种典型运用。

二、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中的常见表现形式

(一)拟人手法

    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中最为常见的一种表现形式便是直接运用拟人手法。例如在《诗经 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一句,诗歌所描绘的是军人出征,远离故土,怀恋家乡,不舍亲人的场景,但全诗无一句提及出征军人与亲人离别,而是用“杨柳依依”即用多情的杨柳表示出此种依依不舍之情[1]。诗歌通过将杨柳拟人化,并且将人的主观意识与情感移注在杨柳这一自然形态当中,使其虽然仍然表现为杨柳的客观形象,但却拥有人的思想情感。

(二)象征手法

    象征手法同样也是古代诗歌中移情的一大重要表现形式。自古以来,我国古代文人墨客便善用梅、兰、竹、菊象征君子的高贵、高洁品格。如王冕的《咏梅》虽然看似只是对冬日中盛开的梅花进行直观描绘,实则用梅象征诗人自己的高洁品行。而李贺在《马诗》中写道:“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也是通过用骏马难遇伯乐象征自己虽拥有满腔豪情壮志、满腹诗书才华,却始终不得重用。诗歌的主体是马更是诗人自己,其用骏马象征自己,此种物我合一的方式也是移情表达情感、彰显诗人品性品格的一种常用方式。

(三)寄情于景

    纵观我国古代诗歌,其中有大量诗歌作品采用了寄情于景的形式,也就是诗人在景物身上寄托了自身的情感体验,读者在鉴赏诗歌时需要将景物与诗人的思想情感相互联系,才能真正体味诗歌的真谛。而这也是移情手法在古代诗歌中的常用表现形式之一,如王维《淇上送赵仙舟》中的“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一句,诗人在创作诗歌时正值与友人分别,其通过将与友人的依依惜别之情移入远山、日暮、长河等景物当中,为原本无生命的远山、日暮等景物蒙上了一层愁绪。在《文心雕龙》中也曾用“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形容通过寄情于景的形式获得移情效果

三、古代诗歌中移情手法的运用分析

(一)基于联想下的移情

在创作古代诗歌时,诗人通常会将事物表象与时间统一性相互联系,从而在遵循客观时间顺序的基础上发挥自身的想象力和联想力,从而达到移情效果。例如在张若虚的《春江花夜月》中便是通过在春天、春景的基础上展开联想,“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一句便是诗人通过运用移情手法,将人的思想情感附着在明月、梳妆台等客观景物上,借由徘徊的明月衬托出独在楼上梳妆的女子的孤独感,从而表达出诗人的同情、不忍。全诗处处将真实景物与诗人和真情实感相互融合,令移情效果得以发挥至更大,进一步强化了诗歌的审美特性与艺术价值[2]。而王昌龄的闺怨诗《闺怨》中“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一句也是通过借由春日中闺中少妇之眼,用眼目杨柳青青之色引发出有关早春的联想,从而想到在外出征的丈夫,既表达出其对丈夫的深切思念,同时又暗暗后悔当初没有阻拦夫君从军。虽然全诗未着一字谈及闺中少妇看到青青杨柳后的联想,但读者在赏析时却可以通过融入自身的想象力和联想力进而充分感知少妇的思想情感的真实变化,进而使得原本静静立在陌头的杨柳也笼罩了一层愁思。

诗人自身的成长经历、生活体验或是宗教信仰、政治抱负等也通常会被投射在自然景物、客观事物当中,从而使得诗歌在描写空间或是景物时除了具备纯粹的审美功能,还因有了诗人为其赋予的人的思想情感、行为意志而产生一种别样的移情效果。以骆宾王《易水》为例,诗人当时途径易水,由此联想到战国时期易水前荆轲受命刺秦与太子丹辞别后此去不回的悲壮场景。从而使得即便诗人眼前确是滚滚奔流的易水,也依旧是满目荒凉。“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一句中诗人将对荆轲的惋惜、感叹之情移注在易水当中,用“水犹寒”三个字充分诠释出诗歌的移情效果,奠定了全诗的凄凉基调。除此之外,事物表象之间的相似性也是诗人在古代诗歌创作中运用移情手法的一大着眼点,如郑板桥用“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一句,从夜晚聆听到的萧萧竹声联想到当时贫苦群众发出的“呼救”声,利用两种声响的相似性,使得诗歌在移情手法的运用下更加具有真实情感和深刻内涵。

(二)基于心境下的移情

    朱光潜在《文艺心理学》一书当中指出,当某一种较为持久且带有强烈色彩的情绪状态影响到人的其他思想情绪时,便会产生“心境”。如果一个人本身心境比较愉悦,则其看待事物的眼光以及对事物的评价也大多带有积极、正面的色彩。反之其对于事物的想法和评价也相对较为阴暗、消极。例如李商隐在《二月二日》一诗当中,通过运用移情手法对踏春游玩之乐进行了充分表现,诗歌中“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微暖春风下花、柳和围绕其间盘旋飞舞的蜂蝶“惧有情”,而这也正是因当时享受春游之乐的诗人本身心境愉快,因此其看到、接触到的花柳、蜂蝶等也带有积极愉快的情绪。而在杜甫的《春望》一诗当中,当时正值安史之乱后长安沦陷,诗人有感于败落、家人离散,因此当下的心境极为忧虑、哀伤,此种心境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诗人的思想情感以及其所接触的自然景观,故而使得即便面对春日中的繁花、自然界中鸟的啼鸣,也会感到离恨与“触目惊心”,进而生出“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移情现象。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也曾提及“一切景语皆情语”,在大部分古代诗歌当中,看似只是对景物进行直接描写,实际上是在表达诗人真实的情感思绪。但值得注意的是,因人的心绪情感不尽相同,因此即便心境皆为愉快、愉悦,但在古代诗歌中体现出的移情效果也并非完全一致。例如“红杏枝头春意闹”与“鸟弄歌声杂管弦”两句诗歌,虽然诗人的心境均比较欢快,但前者作者看待鸟鸣则带有积极肯定的色彩,认为是“闹春”的表现,而后者则认为鸟鸣嘈杂,干扰了作者欣赏优美的管弦乐。可见心境的差异会使得古诗中出现丰富多样的移情现象。

(三)心境结合联想移情

    诗人在创作古代诗歌作品的过程中,通过运用移情手法,将自身的联想力与当下的心境进行相互结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令移情效果得到放大。例如李商隐在“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一句当中,通过将诗人对恋人的深切思念之情寄托在春蚕吐丝作茧最终死亡的情景中,由此产生了春蚕吐“情丝”的联想。不仅如此,当时诗人本身的心境较为悲愁、凄苦,因此使得诗人在看到蜡烛一边滴油一边燃烧殆尽直至一抹灰烬时,也会自然而言地联想到人在哭泣流泪直至生命终结[3]。同样,词人李清照在《声声慢》一词当中,开篇连用多个叠词“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反映出其当下孤苦无依、漂泊在外的悲苦心境,而当时正值秋雨绵绵,秋风过境黄花落地,“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一句中,李清照用堆积在地的黄花展现出周遭的寂寥氛围,并由此联想到自身寂寞孤独、凄凉无比的孀居生活,将愁绪移注在黄花上,使得无论是词人自身还是诗词的欣赏者均会在移情作用下体会到当时词人哀伤、凄冷、孤寂的情绪情感。

结束语:在我国古代诗歌中移情手法得到了广泛应用,诗人通常会运用拟人手法、象征手法或是寄情于景等方式达到情景交融、物我合一的移情效果,从而在充分表达自身思想情感的同时,还可以使得诗歌作品更加形象化,更加具有审美价值和文学意蕴。通过全面掌握移情手法,一方面可以有效帮助人们深入完成诗歌的鉴赏和分析,另一方面也为现代诗歌创作、文学创作提供了一种有效的手法,有助于作品强化表达效果。

参考文献:

[1]邹严. 简析唐诗对移情手法的运用[J]. 神州, 2016(5):20-21.

[2]郑杰英. 浅谈古典诗词中的移情现象[J]. 名作欣赏, 2015(29):82-83.

[3]余海娟. 浅议我国古典诗歌中的“移情”[J]. 青少年日记(教育教学研究)2013(3):44-45.